近日,河南洛陽爛尾樓業主上街抗議,控訴項目停工8個月。大陸銀行業人士表示,業主只抗議不停貸,不能給銀行、政府帶來痛感,當局就沒意願解決。

鄭州日前推出100億地產紓困基金,業內人士稱,基金規模有限、盤活門檻較高,能發揮多大作用還需觀察。大陸資深媒體人表示,百億基金吸引不到社會資金,也沒辦法刺激消費者購買意願,最終會打水漂。

陸媒報道,地方政府篩選符合條件的項目,「救項目不救企業」。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譽所長明確表示,將重組轉型一批房產公司、破產一批早已經營不善、資不抵債的房產公司。

「洛陽旭輝時代天際」項目爛尾 業主維權

近日網上熱傳的一段影片顯示,河南「洛陽旭輝時代天際」樓盤業主8月9日上街維權,大喊「還我房子」、「我們要查看監管時間」。有部份受害業主下跪求復工。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洛陽旭輝時代天際」的樓花買家近日已曾多次集體維權,9日早上,大約100名「洛陽旭輝時代天際」業主在「洛陽市住房保障和房產服務中心」門前示威抗議。要求當局介入,迫使地產商復工。

業主控訴「洛陽旭輝時代天際」的監管資金被挪用,停工8個月仍不復工,「幾輩人攢的錢全投進去,還要背幾十年的債」,忍無可忍走上街頭。

有業主指責開發商旭輝控股涉嫌「欺詐客戶」,「期間一直哄騙業主」,並涉嫌「挪用監管資金」。「洛陽旭輝時代天際」一期有幾棟還沒封頂,「二期還沒怎麼蓋」,「現在所有項目停工」。

報道說,苦主還在社交媒體上指稱,「該項目總負責人已經辭職,工地關門,連門衛都沒了」;在香港上市的旭輝控股最近「5折甩賣車位」,「甩賣各種資產」,「管理層相繼離職」,他們認為是「跑路前預兆」。

武漢銀行金融業人士吳先生11日向大紀元分析說,洛陽業主維權這事很難有結果。監管資金挪用在大陸房地產界非常普遍,這種事銀行、房地產商甚至當局有關部門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是不說破。

他表示,在當局看來,因違規挪用資金而要求政府給業主們兜底,這是個巨大窟窿。今天填了這個,明天會有更多類似情況的人提出訴求,當局不堪其擾,因此主觀上很不想盡責去管。

他認為,這次洛陽維權業主只是抗議,沒有採取爛尾樓停貸手段,就不會給銀行和政府帶來痛感,當局就更沒有意願去解決問題。

鄭州推出100億紓困基金 分析:就像打水漂

據陸媒「財聯社」8月5日報道,河南鄭州日前推出「鄭州市房地產紓困基金設立運作方案」,由中心城市基金下設專門地產紓困基金,規模暫定人民幣100億元。

吳先生表示,100億規模肯定不夠,房地產業盤子很大,有問題房企很多,這點錢就是杯水車薪,而且門檻又高,問題很嚴重的還拿不到錢,沒有甚麼實質意義。

他認為,清零政策下經濟衰退、房地產融資困難,以及多年來炒作房地產,致使房地產泡沫高企、供過於求。這都是結構性問題,不是單靠資助點錢就能解決。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11日對大紀元說,100億紓困資金確實體量不夠,當局可能想藉此吸引更多社會資金。

「但整個社會房價都在下跌,購買力不振,而且大陸很多人都沒安全感,也就沒有長期定居的恆心,購買意願就很低。房子賣不出去或者現有的房價撐不住。這百億資金吸引不到社會上資金,也沒有辦法刺激消費者購買意願,最終這百億資金就像打水漂一樣,可能也就沒甚麼效果了。」

他舉例,11日看到一個新聞,深圳海景一套別墅,大概估價1,150萬,法拍後打五折就是580萬,結果流拍,沒有人去競價。

黃金秋分析,賣不出去說明甚麼?一是,房價都在跌,越跌越不敢買。另一種情況是,經過幾年疫情,好多企業破產、商舖關門,好多人失業。病毒還沒清零,資產清零了,中產階層不斷減少,進入貧困階層,買房意願低。

他質疑道,現在人們每天做核酸、打疫苗或被隔離,各個行業都沒有安全感。在這個環境下,誰還能一心一意搞經濟呢?「中國人有信心要買房產,要長期安居嗎?有信心結婚、生子嗎?」

加上地方政府早晚要收房產稅,恐怕沒有多少家庭願意承擔或者承擔得起,而且很多富人要變賣資產移民。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是打折賣也找不到人去接盤。

黃金秋說,「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現在這麼多爛尾樓,靠這百億、數億資金就能夠吸引社會投資基金去投資?是否能吸引居民願意去買你的房產,那都得打一個很大問號了。」

「救項目不救企業」 體質欠佳房企恐倒一片

陸媒「東方網」10日報道,鄭州房地產紓困基金暫定100億,中國華融與陽光集團簽署「紓困重組框架協議」,金融資產管理公司(AMC)正式進場紓困地產行業。

報道說,此前市場盛傳千億級國家紓困基金,至今沒有官方消息落地,但從地方政府實踐看,基本上延續了「救項目不救企業」、以有限資金撬動更大槓桿、篩選符合條件的項目公司等思路,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鄭州一家出問題房企工作人員王陽(化名)表示,政府希望通過100億撬動最多800億的資金規模,危困房企收到資金後,應全部用於停工停按揭月供樓盤,儘快實現復工復產。

據王陽了解,100億基金對盤活項目的要求較高:比如項目公司的債權債務關係要比較清楚,不能有查封或凍結等情況,內部也不能存在股東間糾紛擔保,還要看整體項目的貨值,需要比較充足才行,整體換算完之後,資產肯定要超過負債。

「那些賣完的、已經清盤的項目,或者資不抵債的項目,大多是不符合要求的。」王陽稱,按這個標準篩選下來,能申報去盤活的並不多,需要的是那些乾乾淨淨能有盈利的項目。此外基金額度本身也並不大,需要看實際落地情況。

報道稱,無論房企還是機構人士,均有觀點認為目前的紓困基金規模有限、盤活門檻也較高,實際能發揮多大作用還需觀察。若沒有更加系統性解決方案,房地產市場復甦緩慢,困難房企會處於失血狀態,交付樓房問題也難解決。

在近日2022年博鰲房地產論壇上,中共國務院參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譽所長夏斌表示,要分類處理好當下的「爛尾樓」「斷貸」問題,由央行及其它金融機構先拿錢救助是必須的,但必須要有代價。

他表示,選擇怎樣的救助方式,應秉持市場原則,在守住保交樓、穩社會前提下,重組轉型一批房產公司、破產一批早已經營不善、資不抵債的房產公司。#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