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一種貸款,既非來自黑道也非來自白道,而是來自於灰道——中共官員。官媒自爆,部份中共官員最擅此道。

據中共中紀委國家監察委網站8月5日消息,江西省通報了七位違規的中共官員。其中一位市委書記、一位縣委書記、三位副市長、一位醫院院長,還有一位省農業廳巡視員。他們都是通過「放貸獲息」的方式獲取利益,而且都是高額利息。

其中「獲息」最多的是撫州市副市長方百春,獲利1,650萬元(244萬美元)。「獲息」最少是江西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院長熊漢鵬,獲利也有390多萬元(58萬美元)。

通報稱他們「違規」,並沒有稱「違法」。在中共的法律中,高利貸本身並不入罪。如果放貸利率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超出部份的利息不受法律保護,僅此而已。只有從金融機構借貸的錢,再以較高的利息轉貸出去才有輕罪。

因為不容易定罪,這種「生錢」的方式在中共的中層官員中較為流行。中共紀委去年曝光的放貸官員有20多例。相關報道表示,部份官員已成為「職業」放貸人。

放貸獲息在中共的警察隊伍中更為普遍。去年上半年,中共搞了一次為期三個多月的政法隊伍整頓,官方認定警察違規參股借貸案件達8,251件。

他們的錢是從哪來的?報道表示,有的是從自己管理或服務對像處以低息或者無息「借」來的。有的是挪用的公款或者貪污來的。也有的只需要官員和相關部門「打個招呼」,需要借款的人就可以「得到幫助」。簡言之,所有的錢都是用公權利換來的。

儘管向中共官員借貸不一定需要抵押或者契約,但是違約的後果同樣嚴重。

據中紀委去年12月報道,雲南省文山市統計局副局長蘇灝曾認識一位酒業公司的老闆史某。史某告訴蘇灝可以投資她的公司,每月支付高額利息。蘇灝一聽就動心了,她「借」了30萬元(4.4萬美元),於2013年10月貸款給史某。從第二個月起,蘇灝每月收到史某打來的利息7,500元(1,111美元)。相當於月息2.5%,年息30%。

蘇灝舒舒服服地收了兩年多利息後,到了2016年初,史某的經營狀況下滑,付不起利息了。蘇灝於是要其歸還本金,可是史某找各種理由拒絕。到了後來,蘇灝連史某的面也見不著了,打電話也不接。這讓蘇灝氣急敗壞,但是又無法報官。

2017年初,蘇灝找了一個黑社會的小頭目代某,全權委託向史某要帳,並親自帶路到史某的公司「認門」。此後代某帶著一幫小混混頻繁到史某的公司和商舖騷擾、糾纏、尾隨、靜坐等,史某去哪,他們就跟去哪。有時候在史某的家門口守通宵,嚇得史某要麼不敢回家,要麼在家不敢出門。

在黑社會的軟暴力威脅下,史某三個月後就認慫了,分六次歸還了蘇灝的本金。代某也從蘇灝那裏得到一筆不菲的報酬——16萬元(2.4萬美元)。

還有官員為確保利息收入穩定,直接將錢貸給黑社會人員。江西省上饒市副市長祝宏根就是這麼幹的,因此獲利760萬元(112萬美元)。他順便充當黑社會的「保護傘」。利益鏈上的所有對像通常都是官員的保護對像。 @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