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會想到,商台前度或現在的評論員,會被大公文匯批鬥?共黨媒體所指,他們的言論可能「散播反政府及憎恨中央及特區政府?」林海峰、潘小濤、沈旭暉、陶傑等七人,風格很不同,一小部份人曾經被批評為「建制」;為何兩份共產黨媒體,要那麼「重手」,抨擊他們?

現今的香港,進入文化大革命般的批鬥時刻,不需要講理由。當我們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前,還討論香港是否進入「半威權時代」,現在香港進入「軍管」時期,你也或會同意。

正在獄中的戴耀廷教授,曾經說到:「有司法獨立但沒有達義的法治,正是香港當前的狀況」。筆者絕對同意,而「香港的法官仍能獨立地作出裁決,但沒有民主的制度,即使能勉強維持司法獨立,法治精神也難以得到尊重,令法治不彰。」這一點我同意,但是可圈可點:法官受到的政治壓力,你認為有多少?在比,大家心裏有數。

因《港版國安法》而被長期監押的香港民主鬥士,他們喪失了自由,成就了其他人的自由,我們應該心中有愧。或許我們仍然相信,邪惡政權最後未必贏,全世界睇到中共港共政權全方位施壓,把香港「換血」。香港的投機分子就是不斷為北京「擦鞋」,治港者當中,奴才心態蓋過良知,令人咋舌。

容海恩「為國家、大義滅親」,花生指數極高,政治智慧受到質疑,也相當之嚇人。友人說,要聽話才有飯吃,包括政協人大,各諮詢委員會成員,各勳章得主,入閘競爭者,生意人,甚至揾工做的,很多事情都需要「謝主隆恩」,否則會被DQ或被邊緣化。我心在想,莫非香港現在要走裙帶關係,才可以活?

90後、千禧後的年輕人,隨着香港這幾年的變化,或參與的時代革命,令他們成熟了。恐怕在未來五年,普通話作為主要語言教學,取代廣東話,這是殘酷的現實。未來的街頭抗爭,雖然機會極微,但北京將會實施更嚴厲的打壓。

最後,香港本應不要有藍黃之分,「著數派」或政治冷感者,其實佔大多數。泛民雖然曾經也有地盤之爭,現在已被殲滅,「海外議會」搞手被通緝,香港人像失去了方向。

全世界也看到中共港共的干預已成習慣,變了「高度干預」,香港已沒有價值。前特首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完全不合格,已令香港附上沉重代價;現在的李家超政府,將會更嚴厲,香港人真的需要Be Water, 打醒十二分精神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