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8月2日至3日旋風式訪問台灣後,中共除了發起大規模環台軍演外,台灣的政府網站、國防部、車站和超商電子屏幕都遭到黑客入侵。分析認為,中共對台內外夾擊,台灣須提高警覺充份檢討,專家並想辦法如何破解中共網攻。

中共黑客襲擊台總統府、國防部等多部門

台灣國防部於8月8日召開記者會證實,中共除圍台軍演、大秀武力外,也透過網絡攻擊,威脅台灣民心,包括總統府、國防部等多個政府部門的官網都遭到分布式拒絕服務攻擊(DDoS),其中,網絡IP地址來路不明的大量數據試圖阻塞國防部網絡傳輸,所幸被部內應變小組有效阻止。

在認知作戰方面,台灣國防部政戰局副局長陳育琳少將表示,自8月1日截至8日中午12時,已收到272件爭議訊息搜整,內容包含營造武統氛圍、打擊政府威信、擾亂軍民士氣。

此次佩洛西訪台,台鐵高雄新左營車站大螢幕廣告被換成「老巫婆竄訪台灣」;立場偏向綠營的民視新聞網絡頻道遭蓋台,播起中共愛國歌曲;台灣網媒頻頻傳出「中國漁船登陸屏東東港」等虛假訊息。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在4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說,2日傍晚偵測到大量連線來自中俄的IP,「數量龐大,一分鐘達到850萬次企圖登入,這明顯是蓄意要癱瘓我國相關網站」。

負責電力供應的台電表示,在3日當天受到黑客攻擊次數高達490萬次,超逾過去兩個月的總和。

一個自稱為27 Attack的推特帳號(@APT27_Attack),8月7日公開宣稱這一系列網攻是他們所為,並稱倘若台灣繼續挑起局勢,「我們會再回來」。

有人認為,此次各類攻擊是民間黑客在官方縱容下的小打小鬧。但許多分析人士警告,若兩岸真的進入開戰前緊繃態勢,中共對台的網絡攻擊就會更具殺傷力、也更難以偵知或阻止,需要預先防備。

中共網攻分三波進行 針對五個方面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網絡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曾怡碩對美國之音分析,中共於8月4日軍演前,早就搭配網絡攻擊,對台展開「認知作戰」,且在不同的演習階段,兵分三路展現「三管齊下」的對台威懾。

他說,中共的網攻分三波進行,首波攻擊台灣電力等基礎建設,造成民眾生活不便,第二波則駭入台灣部份的公共屏幕,製造讓民眾「看得見」的文攻,最後一波回到戰狼外交式的言論,目標放在大內宣。

中共的網攻針對五個方面。曾任台灣刑事警察局偵九隊長李相臣對美國之音說,第一個是假訊息認知作戰;第二,針對經濟,比如說,資通訊的基礎設施;第三是政府部門;第四是高科技公司;最後一個是針對軍方的指揮、管制、通訊跟情報系統。

李相臣現任台北永豐銀行資安長,是台灣最早偵辦網絡犯罪的高階警官之一。他認為,在真實的戰場環境下,中共的戰略支援部隊會與從民間網羅的黑客分工,主要著重於癱瘓台灣的國防設施。

中共「戰略支援部隊」是習近平2015年12月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中成立的第五軍種,已逐漸發展為一支包含黑客網軍、對外情搜和對台心戰的新軍種。

中共利用台灣民主 發起心理戰資訊戰

對於中共猖狂網絡攻擊,台灣民主基金會副行政總裁、健行科技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顏建發對大紀元說,台灣實在太自由了,尤其從2008年馬英九執政這八年,很多人都進來了。

「這種認知作戰有時候會讓你心理上受影響。譬如說在SEVEN上面登甚麼統一大業,或對台灣政府批評甚麼,會讓人感到很害怕,會不會是中共勢力攻進來了?那這種心理上的壓力,一旦有的話,台灣人的心防會崩潰,它就很容易進來。」

顏建發表示,相反,「台灣進入中國很難,因為你不可能進去,那邊管制很嚴,但他們進來台灣卻很容易,現在台灣很多機構或者公司,甚至個人都是為中國服務,所以你根本沒辦法完全去防堵這些東西,這很難。」

「即使你的網絡技術發展到跟中國一樣那麼厲害也沒有用,因為它整個深入到你的社會裏,防堵也很困難。」

顏建發說,為甚麼美國從特朗普總統以來一直要把這些人清除出去?美國就是這樣考慮的。而中共在台灣裏應外合,除了技術問題,實質上很多人已經潛入台灣社會了。

台灣人看準中共軍演是大內宣 專家想辦法堵網絡漏洞

不過,通過中共這次網絡攻擊,反而使台灣開始反思國家安全,堵這部份漏洞,顏建發說,「這是一定的」。

從軍事上來說,顏建發認為,中共現在想要拿下台灣很困難,因為美國、日本這麼強,北約把俄羅斯問題解決後,會把力量放在亞太。中共軍事武力不夠,而且打的話會被群毆。

「特別你要打一場仗,後勤補給要做好,可是大陸沒有這跡象。那麼不小心觸發擦槍走火打仗的話,那老共會更慘。所以一般都認為不會打,即使導彈有時飛過外太空,經過台灣島,那根本意義不大。」

「所以台灣其實外部很安全,現在是內部的問題,內部坐穩一點,其實沒有太大問題。」

這次中共環台軍演,好似氣勢兇猛,顏建發說,「其實台灣人很淡定,各方面生活都很正常。很多外國人不理解說台灣好像不在乎。其實是習慣、熟悉老共那一套。」

對於中共網攻,顏建發認為,台灣會跟美國、日本這些國家合作,畢竟需要資訊交流,「它之前網攻不只從大陸進來,也從新加坡、從各個地方、各個角落進來,甚至柬埔寨,所以你防不勝防,你還是要全方位地跟人家合作才容易管制。」

另外就是對台灣內部清除隱患,顏建發說,「因為網絡很容易留下痕跡,比如說你這網絡從哪邊來,這樣慢慢地抽絲剝繭,多少可以找到源頭。所以我覺得任何一次損失,好好的檢討其實是有幫助的,可以加強我們這個免疫力跟防範的力量。」

李相臣則說,台灣網攻的實力在全球名列前茅,他呼籲軍方在改革後備軍人的「教育召集」之際,也應集結散布在民間的網絡高手。

他說,兩岸若走向戰爭,網絡空間一定是比導彈發射更早開打的第一場戰役,台灣唯有強化資安並趁早儲備人才,才能攻破中共的認知資訊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