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WEG(Wealth Enhancement Group)資深副總裁兼執行董事及投資顧問、目前管理逾550億美元資金的李敏華(Mindy Ying)表示,中國大陸自1980年代末期,逐漸緩步開放金融市場,希望吸引外資和人才來完善中國的金融系統,但多年來始終是「走兩步,退一步」,中國金融開放進程如同迂迴前行。

1993年,李敏華受中方邀請,代表美商第一聯美銀行(First Interstate Bank)赴北京參加中共國家體制改革委員會舉辦的金融證劵研討會,她是該次研討會議中唯一的受邀女性,也是唯一的華裔。

李敏華在會議中以「美國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的概況和差異」及「外國公司如何在美國上市」為題進行演講;此外,她也現場與諾貝爾得獎人哈利·馬可維茲(Dr. Harry Markowitz)合作,口譯其得奬作品「現代資產組合理論」(Modern Portfolio Theory)。

當時在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邀請組織下,大陸每一個省負責證券的領導都去參與會議,學習西方證券法,與會者受到很高級別的接待。然而,近三十年過去,大陸的證券系統仍與西方有很大的不同,李敏華8月2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她認為中方想要與國際接軌,仍有很多事項需要「公開透明」化。如果大陸市場是封閉的,外資就不敢進入投資。

李敏華分析,中共的金融市場仍然是由政權控制,表面上是在與國際接軌,但卻始終存在許多問題。所以,儘管大陸已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因人民幣是由政府把持、控制價格,並非如美金是由「市場」機制決定價格,所以人民幣始終很難成為國際通用貨幣。

2014年11月底,上海自貿區的設立,讓該地區取消了外幣最高存款利率和人民幣匯兌限制,當時吸引了23家外資銀行入駐。在此之後,2020年中共又允許外資銀行申請對其合夥企業的全部所有權,這增加了外資銀行更多進駐中國的動力:高盛(Goldman Sachs)於2021年與中國工商銀行合作,貝萊德(BlackRock)與當地的中國合作夥伴成立了一家合資企業,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持有招商銀行財富子公司10%的股份。

然而同時,因大陸是政權主導的經濟體,外資銀行及投資環境有很多不確定性。李敏華說:「中共在開放的同時又要保護本土銀行,例如,2021年的一項法規限制了外資銀行在海外籌集資金並將其轉移到大陸的能力。這都是讓外商、外資怯步,不願貿然赴大陸的原因。」

還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在於,中共政權還決定著扶持行業的資金導向,外資銀行需理解它的意圖,才能進一步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李敏華以近年大陸補教業、房地產接連崩盤為例說,在中共強制政策下,許多企業遭政策打擊,外商若不明白中共的政策,投資了補教業或房地產業,那將血本無歸。李敏華問:「這麼多大型企業,長久努力後,一夜之間就被打垮。以後還有誰敢創業?」

西方大多國家目前都是以與疫情共存為防疫導向,但中共仍堅持動態清零與封城。李敏華說:「姑且不論防疫政策的對錯與否,中共的封城措施,著實造成嚴重供應鏈問題,進而引發通貨膨脹。」

目前大陸房市危機正急遽膨脹,缺乏資金的開發商無法交屋,爛尾樓盤業主被迫停貸,進而波及金融業。標普全球評級公司估計,若停貸潮持續蔓延,中國金融業可能將損失2.4萬億元人民幣;房市危機亦影響了鋼鐵需求,中國鋼鐵業恐將面臨長期緊縮。

李敏華認為,大陸的經濟開放並不徹底,僅是緩慢地解禁,所有的投資公司都不可能在任何一個新興市場注入過多的投資,所以海外市場的資金也不會貿然向大陸市場注資。她說:「投資市場的風險本來就很多了,沒有理由去投入一個系統都不完備的市場;遊戲規則需要公平,才能吸引資金湧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