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國有34個省級行政區,其中31個省級行政區今年上半年的公共預算收支均為赤字。8月9日,大陸經濟學家分析說,疫情反覆、紓困政策與房地產市場危機拖垮地方財政。

9日,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羅志恆、粵開證券宏觀研究員徐凱舟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聯名發表評論說,今年上半年中國財政同時面臨減收與增支,總體維持緊平衡(短期內維持平衡,但難以持續);部份地區較為困難,各方面壓力與考驗較大。

文章說,中國31省份地方收支淨額全部為負。按照收入減去支出的差額計算,上半年絕大多數省份的財政缺口較去年同期擴大。

比如,浙江、廣東財政缺口分別從2021年同期的205.1618億元(人民幣,下同)增加為1,252.2912億元,增幅均超千億元;上海缺口為18億元,收支差額成為史上同期首次負值。

今年7月14日,中共財政部公布2022年上半年財政收支數據。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05,221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27,968億元,廣義財政收入為133,189億元。

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28,887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支出54,826億元,廣義財政支出為183,713億元。也就是說,上半年財政超支50,534億元,與2021年上半年全國財政超支約7,181億元,今年超支同比去年增加703%。

前述文章指,上半年財政收入總體低迷受疫情衝擊,也受留抵退稅紓困政策的影響。疫情反覆,當前經濟恢復的基礎不牢固,疫情不確定性仍存在。今年上半年,全國共完成1.85兆元留抵退稅。留抵退稅雖然為企業提供現金流支援等,但客觀上卻減少了地方財政收入。

房地產市場低迷與風險也讓財政收入大幅下滑。今年上半年土地出讓收入大幅下降,拖累地方級政府性基金收入大降29.7%。

再加上契稅、土地增值稅、房產稅等地方稅種收入下降。同時,多地發生「爛尾樓」事件,可能還需要地方政府出資協助復工及交樓。

本報評論員郝平上月撰文說,中國的房產業已是明日黃花,幾乎奄奄一息。地方推出樓市鬆綁政策,根本不起作用,供需兩端的預期極其虛弱。

他說,上半年中共搶救經濟主要靠給企業減負、貨幣持續寬鬆、發行專項債搞大基建;但是「寅吃卯糧,不知道下半年經濟該如何刺激」,「逼急了,把明年的專項債額度拿過來發行」。

前述大陸學者文章表示,對於下半年,各級政府還要過緊日子,壓縮非必要一般性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