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受內子影響,多看了Netflix劇集,追看完四季《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後,看《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此電視劇的原型是日本電玩,由於大受歡迎,歷年來改編成電影和電視劇。其內容講及某葯廠研發一種「忘憂丸」,食之讓人解決一切煩惱,甚至刀傷也不覺痛,但葯丸含一種讓人變成喪屍的病毒,大量人口變成喪屍,全球遭逢浩劫。葯廠高層Albert有一對孖生女,Jade努力研發解葯挽救舊社會,Billie則擁抱「忘憂丸」背後創造新社會的理念。

當中有一幕,兩姊妹爭執,Billie說:「Jade,你喜歡你的記憶嗎?我不喜歡。所以我要創造一個更美好的將來,讓世界變得更好。」

這一句話,讓我想起香港與中共之間的記憶之戰。

中共所謂按「歷史唯物主義世界觀」寫歷史,說到底是先有結論再寫歷史、歷史為政治服務。這種史觀下的歷史,是一種「消失的歷史」,歷史記憶在反殖反封建的幌子下被大幅過濾,只剩下對現政權有利的那部份。晚清、民國除了喪權辱國一事無成;中共是抗日中堅力量;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些經漂白的東西都是中共治下的「歷史記憶」。

更有甚者,每一代中共領導都因為政治需要修改歷史記憶。最著名例子莫過於「開國大典」油畫,將油畫中被批鬥下去的高崗、劉少奇塗走(DQ政治人物一直是中共優良傳統)。到了鄧小平年代,毛澤東的地位下降。當年我要跑大陸做研究,聽到不少人說毛澤東是壞人、鄧小平是好人。後來出現「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胡耀邦、趙紫陽等人被批,逐漸遠離炎黃子孫的記憶。到了習近平年代,教科書竟將早已定性為「十年浩劫」的文革說成「艱苦探索」,白事變成紅事,明顯要為極左路線清除歷史障礙。

香港一旦回歸這麼一個視歷史記憶為政治工具的國家,這個城市的「歷史記憶」便不可能成為「高度自治」的一部份,不利於中共統治的歷史記憶都需篡改。港式奶茶、粵劇等「人畜無害」的尚可聽之由之,但百年殖民地不可再稱自己曾是殖民地,2003年沙士只能提祖國的支援但不可以講病毒來自中國大陸。

上述《生化危機》中,Jade在一搜專門研究對付喪屍病毒的海上學府工作。有一幕Jade的女兒表演彈琴,老師致辭時講了以下一段發人深省的話:「為何在這個時候,我們還要讓孩子們學習詩辭、莎士比亞、舞蹈和音樂?嗯,我認為我們都致力於搜集我們過去的一切,並將之保存在我們集體記憶裏,因為這就是藝術在古代一開始時的樣子。這樣做便可以將深刻而富情感的故事烙印在我們的靈魂中。這些都是我們不想失去的故事,因為即使在這樣糟糕的年代,我們就是我們要講的故事。」

文明社會應該保存一切記憶。好的,不好的,都要一併保存。肆意篡改記憶,為政權服務,實屬反人類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