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曾分享,每次她給大陸的士司機用支付軟件轉賬,就不小心發現了他們不為人知的信仰與追求。比如有一個胖胖的司機的帳號名叫「隱居人」,還遇到過「常回家看看」,「苦命人」、「滄海一笑」等。

台灣電影《大佛普拉斯》有這樣一句台詞:「現在是太空時代,人類已經可以上月球,但永遠無法探索人們內心的宇宙。」

本來大家只是大海中匆匆相遇的水滴,打個照面就消失在水流中,但這樣的名字卻讓人無意闖入他們的內心宇宙:「隱居人」讀陶淵明嗎,他每天開車穿越在嘈雜的都市中,是「中隱隱於市」嗎?「常回家看看」可能是個愛家之人,是否在外打拼太久未回家?「苦命人」是遇到了怎樣的磨難,希望他能笑對人生;「滄海一笑」也看武俠電影嗎,心中是否也藏了個武俠世界?

看到這些帶有精神色彩的名字,我像無意拾起一片不知從何而來的樹葉,一棵大樹形象在腦中浮現,或鬱鬱蔥蔥,或稀稀落落。

日復一日的平淡生活早已磨去最初的稜角,大家都是苟全性命於所謂「盛世」,總要有點精神追求吧,誰願意整世做一個乏味打工仔,而失去浪漫情懷呢,誰曾不是一位心中藏烈火的少年呢?

畢竟那片土地的獨權政府推崇馬列主義,一直在洗腦全民信奉無神論。中國社會人心乾涸,大多數人沒有信仰,生命如螻蟻之個體,如何在失語的社會中「安身立命」?

遇見不同價觀的司機

我曾在大陸生活過,當時習慣用大陸的「滴滴約車」或者「順風車」約車,每次都會遇到不同性格的司機,這是我觀察中國社會的一個「窗口」。司機們平時的開車生活也許苦悶單調,可能有機會都會和乘客聊上幾句。

政治和宗教幾乎是人類公認最敏感的話題,一不小心就造成爭端。我頗好奇不同人的想法,倒是不怎麼顧忌地去觸碰這些話題。

也許是概率問題,也許是吸引力問題,如果我和遇到的司機有機會「吹水」聊到時事,他們似乎對中國社會的認識都很深刻,幾乎個個都對那個政黨很不滿意,大家都是在時代的巨流下身不得已。其中一位司機,他的家世是因中共的各種政治運動才導致現在的潦倒。

在那個小小密閉空間裏,人們突然有了言論自由,大多數司機都暢所欲言,幾乎沒有了顧忌。他們有些是職業司機,有些是兼職司機。我不知道他們如何在開車的生涯中,培育出了自己的「公民意識」,也許是「行萬里路」帶來的社會經驗吧。

在一次嘈雜的長途火車旅途中,車上要度過近十小時,一位坐我對面的乘客大叔不知怎麼地和我聊起政治。窗外溢進黃昏柔和的日光,車廂內時不時有巡警走動,我們就在巡警眼皮底下,大數歷史上中共的各種罪行,當然音量只有我倆能聽到。

一聊就打開一個時光盒子,原來他當年是六四運動的參與者,還不算是一個小角色,現在仍然是中共監控的對象。他眼神中無不充滿著對自由中國的期待,但時代的侷限下,又不得不收起自己的羽翼。我記得他說「我們是被耽誤了的幾代人」,眼神無不悲痛。

曾和一名胖胖的士司機有過約一小時的「車緣」,他是在南方工作的東北人,性格十分豪爽。我們聊到宗教,當時車子正行駛在一條塵土飛揚的路上,路上各種施工工程,車子不時搖晃。這時,他認真說自己信仰佛教中的一法門,說所有宗教都講究修心,又講述他們那一門修行方法,修行高的人在打坐時能看到「前三世」和「後三世」。

語畢,整個車內空氣似乎都變得有靈性,話中帶出的世界和窗外的工業世界形成一個巨大反差。我似乎能看見一個遙遠的、有著儒釋道文化的「傳統中國」徐徐向我走來,身影越來越清晰。

雖然他的話未必準確,我當時不禁感嘆這個世界的臥虎藏龍,那個複雜的中國亦是臥虎藏龍,這麼一位外表平凡的司機竟對佛教有番自己的領悟。我提醒未來的自己,不要看低世上任何一個生命,要收起自己的偏見與刻板印象,謙卑做人。

下一篇文章,我會分享我在中國的一些高山上,遇到的另一種超脫世俗的「靈魂」。@

大陸城市的夜晚風景。(景明/大紀元)
大陸城市的夜晚風景。(景明/大紀元)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