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勢緊張,中共大搞軍演之際,官媒開始宣傳下半年的徵兵工作,鼓勵大學生當兵。觀察人士批官方宣傳造假,認為被煽動的民族情緒不起作用,事實上無論是家庭和青年個人都會站在利益方面考慮而不去當兵。近年官媒經常報道大學生拒服兵役被從重處罰。

中共央視8月8日報道軍方下半年徵兵工作啟動的消息,重點推廣大學生參軍,鼓勵大學生、研究生入伍,會優先批准理工科和具有與備戰、打仗相關技能的參與者參軍。報道還讓一名浙江省應徵青年出鏡,說是因台海局勢而報名。

央視7日的報道稱,浙江省下半年報名參軍的人數超過11萬人,當中5萬人是大學生、2.7萬人有大學學歷。

央視8月7日宣傳浙江省徵兵。(影片截圖)
央視8月7日宣傳浙江省徵兵。(影片截圖)

知情人:央視宣傳造假 中國青年從利益考慮不想當兵

北京法學博士張先生8月9日對《大紀元》表示,央視報道大學生參軍的動機跟台海局勢有直接關係,只能忽悠沒有分析和判斷能力的人。

「報道中那個大學生的表情,一看就是假的,他說的台詞是官方事先準備好了、讓他背誦下來的,這跟民間人士被中共強迫在央視上認罪的那種內心牴觸、極端不自然的表情是一模一樣的。」

張先生說,現實的情況是,不僅中產家庭不會鼓勵自己的子女去參軍,就是普通家庭、底層家庭,但凡有一點出路的,也不會鼓勵自己的獨生子女特別是獨生兒子去參加中共的軍隊。

「我知道今年高考報考軍校就非常的不熱情。那大學生思想更活躍,更不會因為這一次台海的局勢就踴躍地去參軍,完全不合常理和邏輯。」

《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9日對《大紀元》表示,這些年輕人可能有的真是被煽動出民族情緒,但他們也不傻,參軍也是有利益考慮的。真正關係到個人利益的時候,他們也不會非常的盲目。參軍的最後還是那些貧窮人家的孩子。現在也都是獨生子女,家裏有些條件的,也不願意自己的孩子去參軍。

「他一方面為了是表現那種民族主義的氣氛,但是在他個人利益的選擇上,是絕對不含糊的,這些人都是精緻利益主義者,一旦甚麼時候能夠到海外留學或者是在海外大公司能夠找到工作的話,他們(會)毫不含糊地拔腿就走。」

9日,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也表示,中共宣傳徵兵,除了表示它對台灣開戰的決心,還想解決就業壓力。因為今年大學畢業季有一千多萬畢業生,中共的壓力很大,另外順便提升一下部隊的質量。

對於當局讓大學生從軍以降低失業率,陳維健也認為有這個因素,但是他認為,現在軍事不是靠數量上來取勝,現在打的都是科技戰,就不需要大量的軍人。

「他優先吸收大學生、理工科的。這跟解決失業沒有大的關係,因為他需求的是科技人才,數量實際上是有限的。」陳維健說。

重罰之下仍頻現大學生拒服兵役案例

與中共官方宣傳青年參軍熱情不協調的是,近年中國民眾拒服兵役事件頻現,《大紀元》記者在網上搜「拒服兵役」就可看到許多案例。

其中,2021年4月5日,大陸官媒「上觀新聞」報道了地方當局處理拒服兵役的新兵的案例。這個案例來自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該區徵兵辦於2021年3月16日發出《關於2020年拒服兵役新兵劉帥的處理決定》,內容顯示,劉帥是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人,2019年考入安徽農業大學,2020年9月入伍,被分配至新疆軍區某部服役。2020年9月17日劉帥到達部隊後,表現出不適應,提出要離開部隊。2020年11月6日,劉帥被中共軍隊除名。

當局對這名青年的處罰包括:罰款46,866元,金融部門三年內不得給予其信貸優惠政策和利率優惠政策,不得錄用其為公務員或者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工作人員、事業單位人員及國有企業工作人員,安徽農業大學兩年內不得為其辦理復學手續,媒體將其作為「反面典型」通報,在其個人戶籍上永久備註「拒服兵役」字樣,兩年內不得為其辦理出國(境)手續,三年內不得為其辦理經商辦企業手續等。

官方通報的這種案例還有不少。2020年12月,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官方通報,該縣寺灘鄉永安村張文全拒服兵役遭處罰。同月,廣西南寧武鳴區當局通報,廣西演藝職業學院在校生吳政邦因拒服兵役被中共軍隊除名,並在媒體及各級政府部門高調公布處罰決定,而且要求公示15天。

2020年9月,江西省上饒市信州區政府網站公告,信州區東市街道適齡的應徵青年徐文魁拒服兵役遭處以罰款2萬人民幣、兩年內不被錄用為公務員、不能辦理出國手續,以及三年內不能辦理經商手續等八項重罰。

而據官方通報,2019年僅河北省就有16人因拒服兵役遭到處罰。這些官方通報的案例,主要是入伍後的新兵。

李元華認為,中共需要的時候就用媒體來給你洗腦,但是這些青年真的進入軍隊很快就會失望,因為軍隊相當腐敗,中共的軍隊相對來講還比較野蠻。受過現代教育尤其是城市裏的那些獨生子女,很難適應軍隊、去同流合污。

前幾年就有雲南現役軍人回家探親時,因拍攝親人家中被強拆場面,被當地政法委司法和公安系統戴上手銬強行羈押的事件。吉林更有一名中士班長楊帆家中遭到強拆,帶上三名新兵攜槍出走,結果被遼寧特警攔截擊斃3人。此外,退伍軍人近年持續大規模維權,也在現役軍人心中投下陰影。

李元華認為,沒有戰爭時,中共的軍隊還相對來講待遇不錯,真要上戰場,過後就會卸磨殺驢。「我上學的時候,學校有一個高我兩級的,也是去參軍,給炸殘了、炸瞎了,然後他的女朋友就不跟他了,回來也就沒人管,領很低的傷殘軍人金。」

已旅居澳洲的李元華說,中共不像澳洲,澳洲紀念軍人、保家衛國那些人,一戰、二戰的,無論過去多少年了,大家依然能看到這些人的名字,中共如果不是想宣傳的時候根本就看不到。「比如說當年中越戰爭,甭管正義不正義,死的那些人,那些人有名有姓嗎?大家記住了嗎?死了就白死。」#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