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多年前,一個堅信神的家庭和護士拒絕放棄一個天生沒有大腦的男嬰。他們選擇祈禱,最終奇蹟發生了。他長大後,成為一名擁有強大見證的牧師,並引導他人信神。

44歲的雅各布‧菲利普斯(Jacob Phillips)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西門羅(West Monroe)鎮。他的故事始於1977年12月12日的路易斯安那州博西爾總醫院(Louisiana's Bossier General Hospital)。菲利普斯稱,他是通過剖腹產出生的,出生時就有三大麻煩,醫生對他的生存沒有抱太大希望。

菲利普斯告訴《大紀元時報》,「我出生時患有腦積水,只有部份顱骨,這意味著我幾乎沒有顱骨,更可怕的是,我沒有大腦(中樞神經系統最上層四個腦葉部份)。我的腦幹維持著我的生命。醫生發現了這一切,告訴我的父母和家人,我活不過一小時。我立即被醫院判處了死刑。」

「我今天的成就歸功於我對上帝的信仰。我努力與上帝保持密切的關係,因為他給了我生存所需要的一切。」

(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菲利普斯的母親在他出生前,曾經有過流產經歷,所以父親在得知菲利普的狀況後極其心煩意亂。菲利普斯透露說,「我無法想像,當醫生宣布這個壞消息時,我母親的腦子裏在想甚麼。我爸爸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沒有說過甚麼。」

那天,醫院的病房裏擠滿了支持者,包括菲利普斯祖父母在西門羅教堂的教會成員。菲利普斯的母親不顧醫生的反對,還是堅持要護士將自己推到育嬰室餵她生病的兒子,她得到了支持。

菲利普斯回憶說,「我記得祖母曾經告訴我,她告訴醫生我不會死。她看著醫生的眼睛說,『你不知道上帝的能力!』」

菲利普斯的家人一直堅持在祈禱著。菲利普斯身邊的其他人也被信仰所引領。護士蘇西(Susie)也加入祈禱的行列。由於大家的祈禱,「上帝在我的腦袋裏創造了一個大腦。」

嬰兒時的菲利普斯和母親。(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嬰兒時的菲利普斯和母親。(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菲利普斯和母親。(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菲利普斯和母親。(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菲利普斯通過Facebook信使(Facebook messenger),以書面形式記錄了護士蘇西的回憶,菲利普斯與《大紀元時報》分享了這段回憶。

護士蘇西寫道,「我記得那個沒有大腦的嬰兒。他的頭的形狀像一顆花生。他患有腦積水。我們將他轉移到新奧爾良的奧克斯納醫院(Ochsner's Hospital)。上帝治癒了那個孩子。那天,神經外科醫生稱他為植物人;我被激怒了!嬰兒的頭充滿了液體,醫生不知道手術是否會有幫助。在菲利普斯3歲時,他媽媽帶他回來看我。那天我哭了!我非常感謝上帝讓我看到了他的力量。」

用法律上的概念定義,菲利普斯可以說是一個盲人,他一生中經歷了25次手術,從1周大時的一次大手術開始,在他的頭部安裝了分流器以糾正腦積水。然後,醫生們用骨移植為他建造了一個頭骨。但菲利普斯的抗爭還遠未結束。10歲時,他的分流器可能出現故障,差點死掉。他無法控制進食,在醫院住了26天,分流器被更換,並切除了由故障引起的胃囊腫。

由於他的與眾不同,菲利普斯從學前班到高中都一直受到欺凌,他還必須與消極的人生觀作鬥爭。雖然在家裏有些快樂,但他經常從學校哭著回來。「我生活中的這一部份很難克服,但我大部份時間都把它拋在了腦後。」他說,「我並沒有真正的生活哲學,我只是一天一天地走下去。」

菲利普斯堅如磐石的性格以及幫助他克服困難的動力,來自於家庭有信仰的成長環境。最終他成為了一名獲得執照的牧師。

菲利普斯與妻子夏琳。(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菲利普斯與妻子夏琳。(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菲利普斯的生活已經成為他「信神」的有力見證。如今,他與結婚12年的妻子,42歲的夏琳(Charlene)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菲利普斯回憶道,「我們是在我18歲時認識的,她當時16歲,是通過一個共同的朋友認識的。幾天後我去看她,當我下車時,我看了她一眼對自己說,『總有一天我要娶那個女孩。我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好的了。」

菲利普斯還寫了一本書《天生無腦》(Born Without a Brain),以分享他的人生故事,並激勵他人走向「信神之路」。#

菲利普斯在介紹他的書《天生無腦》。(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菲利普斯在介紹他的書《天生無腦》。(雅各布‧菲利普斯提供)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