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2022年8月3日19時,在退黨網站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突破4億。這個歷史性的數字,是中國空前的精神覺醒運動,標誌著中國人的人心大解放,中國新生在即。但也有一些人對「三退」人數有不同程度的誤解,不大相信會有那麼多人退出中共黨、團、隊。本文想針對幾個主要的誤解做出說明。

一、四億人是「三退」總人數,包括退黨、退團、退隊人數,不只是退出共產黨的人數

如果有人同時加入中共的上述幾個組織,這裏不作重複計算。比如,有的人是共產黨員,曾加入過共青團、少先隊,現在公開聲明「三退」,只計一次;如果有人是團員,現在公開聲明共青團、少先隊,也只計一次;如果只是少先隊員,聲明退隊,也算一次。有人說中共黨員只有一億人,怎麼會有四億人退,所以這裏需要強調指出四億人是「三退」的總數,而且是過去18年「三退」人數的總和,而在中國,在過去18年裏曾加入過共青團、少先隊的人數是相當大的,下面將作更詳細的論述。

需要說明一個情況:鑒於中共對「三退」的殘酷打壓,為了「三退」者的安全,勸「三退」通常都是在個別、保密的情況下進行的,「三退」者自己也不會輕易告知他人,或讓別人知道,尤其是在中國大陸。所以很多人可能不會意識到其他人,包括自己熟悉人可能已經「三退」。

二、「三退」崇高、嚴肅、神聖,不允許作假

歷時18年,4億人「三退」。這在無形中改變了中國的命運。為甚麼呢?因為「三退」是人發自內心,面對天地神明,抹去入黨團隊所發的毒誓。有了這個「心」,用化名、小名、別名「三退」,都起作用。這就從根本上,使「三退」不同於一般的社會運動、政治運動,而是著眼於人心的真正覺醒,去除「黨性」復甦人性,具有心理、精神、靈性等等層面的豐富內涵。這就絕不容造假。因為造假無效。人能騙得了自己、騙得了神明嗎?從這個意義上講,「三退」是非常崇高、神聖的,每一個「三退」數字都極其嚴肅。

三、「三退」人數都是原生態、隨機的,是真實情況的反映

事實上,退黨網站上每天的「三退」數據,從幾萬人到十幾萬人,都是原生態、隨機的,世界上任何一個數據模型都建構不了。舉例而言。從2004年底《九評》發表到2011年8月,「三退」人數達一億,這一億人「三退」用了6年零9個月的時間;第二個一億人「三退」,用了3年零8個月的時間(到2015年4月);第三個一億人「三退」,用了2年零11個月的時間(到2018年3月),而第四個一億人,則用了四年零五個月的時間(到2022年8月)。如果是要作假,完全可以讓數據變得更加平滑,增長更快。「三退」已長達18年,「三退」的數據特性證明其真實性無可置疑。

四、每一個「三退」數字都凝聚著海內外義工的艱辛

2004年11月起,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直接引發「三退」大潮,席捲神州。至2005年4月21日,在大紀元網站上宣布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突破一百萬;2006年4月25日,突破第一個千萬。

中共極為恐懼,拚命打壓「三退」,大肆抓捕「三退」義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強化網絡封鎖。2005年9月,由哈佛大學法學院、劍橋大學和多倫多大學共同組成的開放網絡促進會(OpenNet Initiative)發表的中國網絡封鎖研究報告指出,只要網站出現「九評」二字,90%遭到中共政府封鎖;相對而言,若網頁包含反共政治主張的被封鎖率是60%,包含六四的是48%,色情網站是10%。

儘管許多大陸法輪功學員因勸「三退」而被抓、被打、坐牢,甚至失去了生命,但更多的無法計數的遍布各階層、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大善大勇、穿越苦難、一往無前,使「三退」大潮「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其中的艱難、苦難與神奇,是人難以想像的。

例如,2005年10月20日,海外明慧網的一則簡訊「從獄中傳出的「三退」名單想到的」說:「幾天前,一位大法弟子的家人去看望正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親人,回來時帶回來一雙新襪子,其中一隻襪子的上邊寫了二十五個名字,是那位大法弟子在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和後來被送勞教所後跟周圍人講真相後,覺醒的人要『三退』名單。」「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這個大法弟子在被酷刑迫害得極其嚴重情況下,心裏想的還是要救度周圍有緣人。」

在明慧網每年召開的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中,類似的例子太多了。而在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同樣也在無私地付出。

例如,加拿大華人毛鳳英有一件每天夜裏必做的事,就是打越洋電話向大陸同胞講真相,她已經做了十多年了。由於時差,「我每天凌晨1時多打到5時多,然後去上班。」她的電話幾乎打遍了中國大陸的各個階層和地區,勸退的人已經不計其數了。又如,退休前是一家儀表廠行政人員的高鳴鳳,2000年定居美國洛杉磯。2004年「三退」大潮興起後,她走向街頭勸華人「三退」。2016年9月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高鳴鳳說:「我出去勸『三退』時,專門有本子,這是第八本了,每次出去退,都有名字、日期,我每次都會上網,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勸退了一萬五千七百多。」

像毛鳳英、高鳴鳳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媒體報道,台灣有三千多名退黨義工,運用網絡、電話、手機、傳真等方式,或面對面和大陸民眾講述真相,「每月幫助約2萬名大陸民眾『三退』」。而法輪功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全球法輪功學員沒有報酬、不辭辛勞,只本著修煉人的善心勸「三退」。湧向中國勸「三退」的信件、電話、傳真、信息等等,如大風呼嘯、如江河滔滔。

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的付出,難以估量。這裏引用一個大陸媒體報道的數據,以資參考。因為電話、信息、彩信等等已成為海內外法輪功勸「三退」的重要途徑,中共以防詐騙、防騷擾之名對此攔截、防控,嚴加封鎖。據「搜狐」2018年9月10日報道,近年來,中國移動累計攔截「國際詐騙電話」約6.1億次;攔截「國內騷擾詐騙電話」120餘億次;攔截「垃圾短彩信」近300億條。據「人民網」今年6月10日報道,工信部稱2021年以來攔截「涉詐電話」20億次、短訊21億條(當然,中國大陸亂象紛呈,的確也有騷擾詐騙電信)。

中共無所不用其極,但「三退」豈是它能阻擋得了的?!正是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的同心,才有了4億人「三退」的輝煌。換個角度看,如果不是中共用各種邪惡殘酷手段阻撓「三退」,今天的「三退」人數將遠高出4億。

五、「三退」獲國際社會的支持

中國民眾的「三退」行動已越發引起國際社會及外國政府的關注。例如,鑒於退黨大潮的規模、中國本身的重要性,以及退黨運動的公民性質和對民眾心靈自由的解脫意義,普京的前首席經濟顧問將之列入俄羅斯經濟分析研究院評選的2011年全球前三大事件。又如,2012年,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ECC)將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提交的報告——共27頁分七部份,詳細介紹中國的退黨運動——收錄進美國國家政府檔案,並藉由美國國家印刷總局(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刊印發行。

今年6月29日,2022年國際宗教自由峰會期間,美國前駐東帝汶大使、前國務院副助卿格羅弗‧約瑟夫‧里斯(Grover Joseph Rees)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所說——「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退出中國共產黨(組織)」;中共或許就像蘇聯一樣,其倒台可能發生在頃刻之間——正日益成為國際共識。

六、「三退」人數相對於黨團隊員總人數的估測

我們通過對2004-2021年中國大陸累計人口、少先隊員數、共青團員數、黨員數的估測,發現4億人規模的「三退」的確可觀,但相對於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數量巨大的黨、團、隊人數(包括曾經加入過的),「三退」尚須進一步推進。

(一)2004—2021年中國大陸累計人口估測:約15.6億

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2004年末大陸總人口為129,988萬人;從2005年至2021年,中國大陸共出生人口26,539萬。兩者相加,則從2004至2021年,中國大陸累計人口為156,527萬。(由於當代中國的特殊國情,中共人口統計存在誤差和錯誤,實際人口數據遠大於此。)

2004-2021中國大陸總人口(單位:萬人)

年度    年末人口    出生人口    備註
2004年    129,988    1593    
2005年    130,756    1612    
2006年    131,448    1581    
2007年    132,129    1591    
2008年    132,802    1604    
2009年    133,450    1587    
2010年    134,091    1588    
2011年    134,916    1600    全面實施「雙獨二孩政策」
2012年    135,922    1635    
2013年    136,726    1640    啟動實施「單獨二孩政策」
2014年    137,646    1687    
2015年    138,326    1655    
2016年    139,232    1786    正式施行「全面二孩政策」
2017年    140,011    1723    
2018年    140,541    1523    
2019年    141,008    1465    
2020年    141,212    1200    
2021年    141,260    1062    公布「三孩政策」
資料來源:中共國家統計局

http://www.gov.cn/shuju/hgjjyxqk/xiangqing/np.html

https://zhuanlan.zhihu.com/p/94118835

(二)2004—2021年少先隊員累計人數估測:約9.28億

中共現行規定,6周歲到14周歲的少年兒童可以申請加入少先隊。而大陸在校小學生,基本都是少先隊員。那麼,大陸現有多少人加入過少先隊呢?這分兩部份計算。

甲、2004-2021年累計小學生少先隊員人數

官方公報,2004年全國共有小學39.42萬所,在校生11,246.23萬人。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計算,從1999年至2015年,共出生人口數為27,891萬;如果按6歲入學計,這些人陸續於2005年至2021年入讀小學,假設小學入學率為90%,則2005年至2021年新增小學生共計為25,101.9萬。由此,我們可以得出2004年至2021年,大陸小學生累計人數約為36,348.13萬(11,246.23萬+25,101.9萬)。(當然,官方數字遠大於此。例如,稱2004年小學學齡兒童入學率達到98.95%。而且,還出了一個怪現象——每年的小學招生人數大於相對應的6年前出生人數,比如2004年出生1,588萬,2010年全國小學招生卻為1,691.7萬人。)

長期以來,少先隊員基本包含了大陸所有在校小學生。例如,2021年全國共有小學15.43萬所,在校生1.08億人;而據全國少工委統計,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國共有少先隊員11,042.5萬名,大於小學生人數(因為14歲以下的中學生仍是少先隊員)。

本文保守估測,假設小學生加入少先隊的比率為90%,則2004-2021年小學生少先隊員人數為32,713.317萬(36,348.13萬*90%)。

乙、其他曾加入過少先隊的人數估測

從2004至2021年,中國大陸共生存過156,527萬人;減去2004年至2021年大陸小學生累計人數36,348.13萬,則為120,178.87萬人。假設這些人中的50%曾加入過少先隊(或紅小兵、紅衛兵之類),則參加人數為60,089.435萬。

甲乙相加,則2004至2021年,大陸共有92,802.752萬人加入過少先隊。本文屬保守估測,實際人數應大於此。

(三)2004—2021年共青團員累計人數估測:約2.3億

按照中共現行規定,共青團申請人的加入年齡必須介於14歲至28歲間,到齡退團。每年都有退團人員,也有入團人員。官方數據,截至2004年底,大陸共有團員7,188萬名,比2003年增加81萬名;其中,2004年發展團員962萬名,比2003年減少6萬名。

截至2007年底,大陸共有團員7,543.9萬名。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共有共青團員8,124.6萬名,其中學生團員5,795.1萬名。截至2021年底,共青團員總數達7,371.5萬名。不過,這些都是片段數據。難以準確測算每年新增共青團員數據。

鑒於2007年、2017年、2021年共青團員總數都大於2004年,而2004年發展團員962萬名;本文假定:2005-2021年,每年平均新增共青團員950萬名。則2005-2021共17年累計新增團員16,150萬名。

2004年底大陸共有團員7,188萬名,2005-2021累計新增團員16,150萬名,兩者相加,則2004-2021年累計共青團員人數為23,338萬。實際人數應只多不少(2004年之前曾入團而到齡退團的人數就未估測,這也是個巨大的數字)。

(四)2004—2021年共產黨員累計人數估測:約1.1億

中共現行規定,入黨年齡為18歲以上。根據中共中央組織部數據,截至2004年底,大陸黨員總數為6,960.3萬名。

根據歷年中國共產黨黨內統計公報,2005年共發展黨員247萬名,2006年發展263.5萬名,2007年發展278.2萬名,2008年發展280.7萬名,2009年發展黨員297.1萬名,2010年發展307.5萬名,2011年發展316.7萬名,2012年發展323.3萬名,2013年發展240.8萬名,2014年發展205.7萬名,2015發展196.5萬名,2016發展191.1萬名,2017年發展198.2萬名,2018年發展205.5萬名,2019年發展234.4萬名,2020年1月1日至12月31日發展黨員242.7萬名,2021年發展黨員438.3萬名。

2005-2021,累計發展黨員4467.2萬名;加上2004年底大陸黨員總數6,960.3萬名,2004-2021累計黨員人數為11,427.5萬名。(中共中組部黨內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中共黨員總數為9,671.2萬名,較2004-2021累計黨員人數少1,756.3萬,這個差額應主要是黨員死亡所致,還有一小部份是被中共清退出黨。)此外,還有數量巨大的全國入黨申請人和入黨積極分子(截至2021年底,兩者分別為2,062.5萬名和1,009.1萬名)。

根據以上估測,則2004-2021年黨團隊人數之和,9.28億+2.3億+1.1億,共為12.68億。當然,黨團隊人數有極大的重疊部份,因為大多數黨員應該入過團、隊,而大多數團員也入過隊。不過,相關數據很難估測,本文權且定為10億。

如果上面的推測尚屬合理的話,「三退」的4億人佔總人口的比例是4/15.6=25.6%;佔黨團隊員總人數比例約為40%。在中共嚴酷迫害和打壓之下,能讓那麼高比例的人「三退」,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充份說明了大陸人心思變,也體現出「三退」義工的了不起。要讓所有可以「三退」的人退出,那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結語

自2004年底「三退」潮起,18年來4億人「三退」,這是一個偉大的成績,也是一份艱難的記錄。不過,「三退」大潮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我們發現,青少年是中共毒害的重點。幾乎所有大陸小學生都入少先隊,共青團員在青年人數中的比重超過20%,而大學校園歷來是新發展黨員的最主要來源(例如,2013年發展的學生黨員人數佔當年發展黨員人數的近四成)。

入黨團隊者,皆發毒誓。入隊宣誓中說「我熱愛中國共產黨」「準備著: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力量!」入團誓詞中說「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入黨誓詞中說「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

如果誓言是會兌現的,如果中共滅亡在即,如果加入(或曾經加入過)黨團隊的人不公開聲明「三退」、抹除上述毒誓,那麼這些人可能就要做中共的殉葬品了。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可貴的!都是可以尋求新生的。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祝願「三退」大潮來得更快更大,5億、6億、7億······儘快到來!

大紀元首發 #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