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29日(上上星期五)香港時間凌晨1:54,便踏入黃曆七月,俗稱「鬼月」。根據傳統習俗,鬼門關打開放出餓鬼,直至黃曆廿九或三十才會關門。

巧合的是,從占星學角度,現時部份行星的走勢可能對現時的局勢產生不明朗的影響。初一當日,火星(15度)、天王星(18度)與北交點(19度)在金牛座合相,即同時與南交點(19度)天蠍座形成對分相,意思是說極端與衝突與行動的能量的結合,既可能帶來新的方向,但同時與習慣及舊有的方向產生對立。在現實世界中產生不穩及震盪。回顧現時全球受制通賬的困擾,源自於俄烏衝突導致國際的原油、農糧及原物料價格大漲的影響:農糧與金牛座有關,原油與原物料與天蠍座有關。換而言之,今次星象可能對個別國家的經濟或政治經濟產生巨大的影響。

若果讀者有閱讀過上上星期(7月25日)關於斯里蘭卡人民抗爭的文章,懂得看星盤的讀者會發現:7月9日當天,天王星(18度)與北交點(20度)均在金牛座已合相,並對分南交點天蠍座(20度)及月亮也在天蠍座(14分),反映經濟困境迫使人民用極端手段捍衛自身的生存權利,結果現政權被推翻;同時,火星進入金牛座(2度),在未來一個多月的時間裏面擔當「加把火」及「火上加油」的角色。

回到香港的情況,針對本港經濟,圖1的星盤顯示黃曆七月初一的星象,當中反映甚麼問題?又會帶來甚麼影響?

[1] 以往香港經濟出現的一連串結構及問題,終於去到臨界點迫使當權者要以嶄新嘅方式以行動來處理,過程中可能出現不穩及動盪的情況。但更符合實況的卻是當權者繼續以極端及快速的方式回應問題,結果前者受制舊有的做法而產生對立;後者受到舊有問題或思維模式的困擾而寸步難行。同時,與公共衛生相關的議題(例如防疫措施)依然以舊有的方式進行,結果要改變的時候出現不穩及衝突的狀況(第12宮火星、天王及北交點在合相金牛座,與第6宮南交點天蠍座形成對分相);

[2]經濟範疇也許受到議會的影響而得到關注,形式上放水救市也不足為奇,市面上的經濟狀況也不致於十分差,甚至可能有回春的跡象(第3宮太陽與月亮獅子座與第11宮木星形成流暢相位);

[3]在貿易、教育、通訊及媒體的範疇,出現來自外國的壓力及批評而做成對立(上升星座雙子座,其守護星水星落在第3宮與第9宮的土星形成對分相)。

從近日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對香港人權與自由狀況的嚴厲批評、到親北京媒體不斷放風因應國際七人㰖球賽及金管局召開大型銀行界峰會,傳11月可能會開關,當然,當到港前後不斷做檢測、抵港後酒店隔離若干天、「安心出行」之後加紅黃碼、隨時封區、出街帶口罩等,加埋新加坡、泰國、南韓等地已經接受與病毒共存,「開關」的傳聞又成為另一個笑話。

最後,大家可以留意圖2 :香港1997年7月1日凌晨零時零分的本命盤(內盤)與今年黃曆七月初一的星盤(外盤)形成的合盤,大家能否發現本文第二段提及的星象,出現在本命盤的第2宮經濟宮?大家為正在來臨的經濟海嘯帶來的衝擊,準備好未?!?◇

(本報專欄作家所提出的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