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月前受航班「熔斷機制」困擾,導致菲律賓及印尼外傭未能抵港,一度鬧「外傭荒」,惟入境處卻以打擊外傭「跳工」為由,去年拒批外傭簽證個案達2,833宗,相比前年上升高達九倍。有外傭工會曾進行調查,結果顯示近半受訪外傭反映曾受苛刻對待,例如長達17至19個小時工作等等,當中竟有六成二人未有終止合約,大部份均擔心遭入境處拒批簽證。工會促請處方停止對外傭的簽證歧視,並為他們提供申訴渠道。

羅致光曾宣稱「外傭荒,露曙光」

前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月前曾在網誌中表示,本港外傭人數在2019年高峰期曾有逾40萬人,但在第五波疫情影響下,一度下降至32萬8千人。由於外傭佔據本港勞動人口約十分一,不少受聘到港工作外傭未能按時抵達,令部份家庭成員要離開勞動市場,留在家中照顧老幼,令勞動力無法釋放,或會成為本港經濟復蘇障礙。

不過,羅致光又宣稱,今年4月共有4,005名菲傭及2,188名印傭到港,是自疫情以來兩地外傭來港人數最多的一個月,形容「外傭荒,露曙光」。當時,航班「熔斷機制」仍然生效,直至特首李家超上任後宣布暫緩至今。

近半受訪外傭曾受苛待 大部份人擔心被指「跳工」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今日(7日)表示,去年11月至今年5月曾進行問卷調查,訪問238名來自菲律賓及印尼的外傭。調查顯示,46%受訪外傭坦言在港做家務工期間,曾經受到至少一種苛刻對待,包括每日高達17至19個小時工作、食物不足、沒有合適地方睡覺,以及受到語言、精神或性暴力。

曾受到苛待的外傭中,高達62%外傭未有因而終止合約,當中72%外傭擔心入境處以「跳工」(提早終止合約轉換僱主)為由拒絕發出簽證,反映絕大部份外傭憂慮。其餘原因包括護照被僱主或中介公司沒收(26%)、被中介告知不可以中斷合約(19%)、擔心找不到新工作(16%)等等。另外,更有高達91%受訪外傭認為入境處對外傭「跳工」指控不公。

根據政府現行外傭政策,外傭如果想轉換新僱主,須要離開香港,並再向入境處重新申請工作簽證,除非合理特殊情況,例如原來僱主外調、移民、逝世或是經濟原因以致不能繼續履行合約,或者有證據顯示該外傭曾遭受苛待或剝削。入境處在審批個案期間,會將懷疑「跳工」的個案交由特別職務隊負責調查,若果外傭涉及「跳工」,簽證申請將遭拒絕。

有外傭犯錯遭僱主責打 有外傭只能吃僱主剩菜

團結家務工工會主席兼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的印尼籍家務工領袖Ratih舉例指,有印傭在服務僱主期間,每日工作約16個小時,並需於早上6時起床,導致休息嚴重不足,犯錯時更慘遭僱主責打,令到手臂瘀傷。

至於另一基於宗教原因不能吃豬肉的印傭,由於僱主拒絕提供其它肉類,在工作時只能吃僱主剩下的蔬菜,或者自費膳食。這名印傭工作8個月後遂提出終止合約,並向入境處再申請簽證,以求轉換另一僱主,卻因涉嫌「跳工」被拒申請簽證,最終只能返回印尼。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秘書Jec Sernande則表示,現時工會接獲共11宗有關外傭並非「跳工」,但仍不獲批簽證的求助個案,包括4名菲傭以及7名印傭。工會義工Fish直言,工會曾向處方詢問有關「跳工」的明確定義及指引,但是不獲回覆。

工會促入境處停止「簽證歧視」

入境處近年宣稱加強抽查外傭提早終止僱傭合約的申請個案,故此由2020年到2021年,不論是被懷疑「跳工」而要接受調查,還是被拒絕簽證的個案均是按年飆升。其中懷疑受查個案由1,776宗上升至5,844宗,按年升3.29倍;至於被拒申請個案由319宗上升至2,833宗,更是升達9倍。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再補充,今年首半年內轉介到特別職務隊的申請共有1,454宗,當中高達72%,即1,052宗個案被拒絕。

工會促請處方停止對外傭的簽證歧視,並為曾遭受苛待的外傭提供申訴渠道,同時要求平機會調查入境處拒批簽證,是否構成對婦女和少數族裔潛在歧視。@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