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河北省衡水市饒陽縣的存戶發現,他們存在人民健康保險公司饒陽支公司的錢取不出來了,涉及幾十個村數億元的保險存款業務爆煲了。人保公司稱,保單上的印章是假的。有受害存戶8月1日接受大紀元採訪,講述內情。
保險業務員自殺 臨終前寫實名舉報信

今年5月31日,河北衡水饒陽縣留楚鄉人民健康保險公司(簡稱:人保)饒陽支公司業務員尹志華突然上吊自殺。

此前一天,尹志華向饒陽縣紀檢部門寫了一封實名舉報信,舉報「人保饒陽支公司」經理范素霞和原土地局局長艾廣群合作工程,動用了饒陽人保健康支公司的大量資金約四千多萬,沒有歸還,希望對范素霞和艾廣群進行調查處理,歸還老百姓的血汗錢。落款是東尹村尹志華。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存款單莫名其妙變保單

與尹志華同村的林先生8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他打工掙的錢都存在尹志華那裏,但近幾年不知為甚麼,存款單就變成了保單。

林先生說:「四十多年了,人們在這存錢、取錢都方便,都是正規單子。(尹志華)從19歲就在我們村當信貸員,今年65歲了。後面這幾年,他將存單變成了保單。我問他,這個單行嗎?怎麼出這個單?他說,沒事兒,這都是大公司,說縣政府有股(份)。」

記者致電饒陽縣政府詢問有關縣政府參股人保公司的事,接電話人員稱不清楚此事。

林先生表示,很多村民對信貸員非常信任,甚至連存款單上寫了甚麼都不去看。「我們錢給他之後,他就給我們存銀行的單,沒有存摺,就一個單子,到期了就可以取出來,那個單子是正規單子。現在都是保單和建設開發公司的單子。他都有牌子掛著,人們也信任他。」

據林先生回憶,在爆煲之前,曾發生過幾次存款單上的錢數開少了,村民當時都沒有察覺。

他說:「我們村一個老太太,今年七十多了,不認識字,存了三萬塊錢,她就把單撂下了,不到一個月,有人說要借三萬塊錢,她說正好有三萬,把單子拿出來,人家一看說,你這不是一萬嗎?找了那個信貸員,他當時就說,你回去吧,我給你打電話。改了單之後,還說,你這個單子不能讓別人看,這個你得保密。

「再一個是,有一個小伙子幫他爸去存錢四萬元,結果單子寫兩萬,他也沒看。他爸說,給你四萬,怎麼給我兩萬呢,才打電話,又改了。我們村一個老太太,今年79歲了,也是存四萬,單子給寫成兩萬,她也沒看。這事爆了之後,一對單子,才發現單上的錢數開少了。」

林先生表示,「我們就是往上走,上面壓著不讓我們走,我們最終目的就是把錢追回來,都是我們老百姓的血汗錢。」

受害村民四處奔走討說法未果 消息被封殺

饒陽縣東張崗村劉女士8月1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她六十多歲的母親是這次保險存款爆煲的受害者。「從2012年開始,我媽就在這個駐村服務站存款,一直都沒有問題。但是,今年5月份發現,錢不能取現了,涉及饒陽縣以及武強縣周邊大概有四十幾個村子。我媽不是說要投甚麼保險,就是去存款去了。老人幾十年的存款取不出來,損失了幾十萬塊錢。」

劉女士表示,「5月底,我們集體去公安局報案。公安說,今年3月25日,范某霞等人已經被立案了。涉及到本案大概有個幾十個信貸員,基本上是同一時間爆出來的。現在我們通過多種方式,想維護我們的個人權益,爭取能把這個錢討回來。我們前段時間去公安局、政府相關部門、衡水市銀保監局,也去了(人保)公司討要說法,但是到現在效果都不是很好。」

「當時第一時間,我們也找一些媒介或者說抖音、快手,想發送一些文件、資料甚麼的,想引起社會的關注,但是被屏蔽掉了,沒有發出去。」她說。

公章是假的? 人保公司說法受質疑

劉女士說,衡水人保公司聲稱公章是假的,但她對此說法表示質疑。

劉女士說:「5月20多號爆煲之後,我們5月底去了衡水人保公司,當時接待我們的是他們公司在職高管張書記,他當時說,已經立案了,公司在配合調查。我們出示保單給他看,他說,我們的保單是假的,公章也是假的。但是,我們老百姓肯定是不認這個,作為老百姓來講,我去你那存款,我沒有這個識別能力,對吧?」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據「人保健康」駐村服務站的招牌顯示,上面寫著「PICC 中國人保健康」。

據劉女士介紹,這是人保健康兩年來第三次爆煲。「據我們了解,這項業務在開展過程中,2017年的時候(爆煲),在饒陽縣南邊,大概是十多個村莊,一百多戶受損失,涉及將近四百多萬元。

「當時,大家找到北京的總公司,協同當地的「衡水人保」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及饒陽子公司的人員,還有當地的政府人員,他們集體做了一個方案,但是沒有書面材料,當時只是承諾,這個事件發生之後,說給大家在三年之內把錢補回來。當時,只給大家補了21個月的錢,剩餘的15個月的錢,沒有給大家補回來。

「這次已經是第三次(爆煲)了,在去年,武強縣那邊也發生過一次了,已經報案了,這個事情沒有特別的報道出來。在今年5月份,大面積涉及到饒陽縣這邊,有幾十個村整體爆出來,這才在今年3月25日立案。」

劉女士表示,武強縣的受害民眾曾起訴到法院,但訴訟被駁回了。「說這事先民事了,所以刑事不予接受。法院還稱,人保公司聲稱,這個章是偽造的,他們不會承擔責任。」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劉女士說,「現在,我們也通過多種路徑維權。這次涉及的範圍比較廣,光我們一個村子大概就涉及近兩百戶,金額將近三千萬。其它村,大概達到兩個多億,甚至三個億左右的這麼一個金額。我們認為,公司收了這個錢肯定有責任,怎麼可能現在說甩手就甩手了,對吧?而且撇得這麼幹淨,然後對百姓說這個章是假的,單子是假的,一句話就擺平了?」

受害者大多是老年人 損失的不光是錢款

劉女士表示,受害者大多是六十歲以上的老年人。「這個損失太大了,村裏面基本上都是一些喪失勞動能力的老人,平均年齡都六十歲以上的,都是老年人居多。對於老人的這個影響,從心理包括生活方面都比較慘。」

「還有好多老年人到現在都沒有敢告訴子女自己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現在好多人不能正常的生活,包括今年這個麥收,他們連最基本的買農藥、化肥的錢都拿不出來。他們後續的就是醫療,養病的錢,現在也無能為力,還有為子女買房的錢也都陷進去了,基本上就是手裏都空空的。」她說。

東張崗村李女士對大紀元表示,她的父親快七十歲了,對鄉村信貸員一直非常信任。「我父親是賣了糧食、粟米或者是小麥的錢,拿著現金去存的,非常慘。村裏邊有好多這種老人,或者病了,或者沒有老伴,一個人的,都是養老錢。」

李女士表示,這次存款業務爆煲,她的父母損失的不僅是畢生的積蓄,精神上也備受打擊。「我父母非常節省,一年就存那點錢。當時剛出事時,別說我父親了,我母親當時就跟我還有我哥說,不想活了,活不下去了。我父親跟我連著差不多十天半個月沒有吃東西。」

信貸員、范素霞和人保公司之間有撇不清的關係

李女士認為,信貸員、范素霞和人保公司,三者之間有著撇不清的關係。

她說:「據我們村的信貸員給我們看的證據,他這個轉帳記錄都轉給范素霞。信貸員說,前幾年的時候是轉給公司帳號,最近這幾年為了方便,不知道怎麼回事,轉給(范素霞)個人了。我們村這個信貸員,5月25日左右露了一次面,就說這個事已經報警了,讓大家回去等消息,之後誰也聯繫不上他了,他家已經搬空了。」

「官方的說法,就是全推到范素霞一個人身上了,說是她一個人的責任。她原來是饒陽縣人保健康公司的負責人。她的工號在2017年、2018年,在公司還能查到。但出事以後,公司說她已經離職了,這是她個人的情況,跟公司沒有關係,就是這種解釋。」

李女士表示,衡水保險公司和衡水銀監會都曾參與推廣「人保健康」的存款項目,如今項目爆煲,他們能不擔責嗎?

她說:「這個業務從2011年開始開的。中間的時候,包括衡水的(保險)公司的領導、衡水銀監會領導都有參與,都來給大家推廣這個業務,信貸員還鼓勵他們,帶他們去旅遊。據說這個證據都交給警方了。出事以後馬上就說公章是假的。做十幾年的東西,你說是假就是假的呀?」

爆煲逾兩個月 官方未給說法

大城北村受害戶張先生8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他存在人保健康饒陽支公司的錢取不出來,都兩個月了,還沒有個說法。

他說:「今年5月份以後,到期不能支取了。信貸員被拘留了,有跑路的,有一個上吊自殺的。一共是四十多個業務員,26個被捕。業務員都是把錢給范素霞。現在的答覆就是,追全款的去向,鎖定資產,說現在在查。查兩個多月都沒說法,人們挺著急的。」

張先生說,2011年在饒陽縣設的(人保)辦事處,「當時有人保公司的經理等領導到饒陽縣來了。」

大紀元記者致電中國人保衡水支公司,詢問「保險存款」爆煲的情況以及目前處理進展,一名女接電人員聲稱,他們公司沒有這種事情,稱記者打錯電話了。#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