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8日晚的MIRROR紅館演唱會發生意外,懸空螢幕跌落導致多名舞蹈員受傷,傷勢最嚴重的李啟言(阿Mo)被送入伊利沙伯醫院,完成手術後在深切治療部留醫。意外引起全城譁然,關注意外成因和責任問題。阿Mo父母得悉消息後隨即預訂由多倫多到香港的班機,昨日凌晨抵港。事件已由西九龍總區重案組調查。

有消息指,阿Mo父母昨日中午前到達伊院,與多位主管醫生見面;下午約1時半,兩人離開醫院,由政府安排小巴接送,有穿著保護衣的人員隨行。

在MIRROR演唱會意外受傷的舞蹈員阿Mo的父母,李盛林牧師及太太於昨早(7月 31 日)7 時許出接機大堂, 隨即由機場職員安排坐專車 離開機場。( 麥碧/大紀元)
在MIRROR演唱會意外受傷的舞蹈員阿Mo的父母,李盛林牧師及太太於昨早(7月 31 日)7 時許出接機大堂, 隨即由機場職員安排坐專車 離開機場。( 麥碧/大紀元)

阿Mo的父親李盛林。(麥碧/大紀元)
阿Mo的父親李盛林。(麥碧/大紀元)

據悉,阿Mo頭部及頸部重創,腦出血及頸椎第4節爆裂骨折,已進行兩次手術。醫管局發言人在7月30日表示,傷者29日接受手術,期間需要插喉麻醉,經長時間手術後須使用呼吸機,情況列為「危殆」,不過局方強調維生指數穩定。不過昨日有消息稱,阿Mo恢復情況未有太大進展,仍處於昏迷狀態。

28日晚,受傷較嚴重的阿Mo由醫護人員推出深切治療部 (ICU) 轉到其它樓層。( 麥碧/大紀元)
28日晚,受傷較嚴重的阿Mo由醫護人員推出深切治療部 (ICU) 轉到其它樓層。( 麥碧/大紀元)

螢幕跌落前已意外不斷

MIRROR原計劃由7月25日起舉行12場演唱會。不過開騷前就被指綵排不足,原定周日(24日)進行的總綵排因舞台技術原因推遲到周一(25日)凌晨,綵排時更有舞蹈員受傷一度中斷,餘下部份直至當日下午才完成,而演唱會周一晚上開幕,相當於開騷前只完整綵排一次。

首場演唱會已出現許多意外情況,包括Anson Kong(江𤒹生、AK)在高台獻唱《虎道門》時,舞台突然晃動令AK一度失去平衡,用手扶地;12子唱《IGNITED》時,他們站著的長升降橋亦出現晃動,多人差點跌倒。

第二場演唱會成員Frankie(陳瑞輝)在個人演講環境一度從1米高的舞台上跌倒,惟幸只是手臂擦傷。事後有人發起「關注MIRROR演唱會安全問題」聯署,近1.5萬人參與聯署,亦有多名市民向康文署投訴。

康文署表示,就舞台意外事件,已要求主辦機構檢視情況及提供改善措施,以確保舞台及表演者安全。主辦方隨即在第三場演唱會改動舞台布置,取消部份環節表演,包括12子合唱表演取消所有吊橋環節。不過不論政府或主辦方在這時都沒有提出要中斷演唱會。

7月28日的第4場演唱會,眾目睽睽之下一塊大螢幕從高處墮下,多名舞蹈員受傷,其中兩人送院,分別是阿Mo和張梓峯,主辦方其後宣布腰斬演唱會。

張梓峯傷勢較輕,在7月29日出院,他之後在社交媒體轉發為阿Mo祈禱的貼文。

政府介入事件 警方昨到紅館蒐證

意外令全城譁然,港府和演唱會主辦方均發聲明指會調查事件。文化體育及旅遊局局長楊潤雄7月29日見記者時表示,初步發現,涉事大螢幕原由兩條鋼索吊著,其中一條鋼索斷裂造成今次意外。康文署會成立小組,聯同勞工處和機電工程署及等部門,以及專家找出事故成因,並檢視現行制度的改善措施,預計需要數星期完成調查。

他說,舞台表演的場地安全一般由租用場地者負責,舞台設備由租用者聘請專業合資格工程師進行認證,康文署在取得相關證明文件後才會批准表演進行。

警方亦介入事件,由西九龍總區重案組展開調查,據悉調查方向包括是否有人失職或嚴重疏忽。警方昨日亦聯同多個部門到紅館搜證。西九龍總區刑事部警司鍾雅倫表示,舞台上較多零件裝置,估計需要較多時間調查,有關證物暫不會搬走。

承辦商互相卸膊

主辦方MakerVille和大國文化7月29日發表聲明,指大會已聯同政府相關部門,以及總承辦商及其次承辦商開會,對今次事故起因作出調查。若發現當中有可疑之處,或有任何人或單位涉及不當行為,會立刻報警處理。

MakerVille母公司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表示,公司會承擔醫療費用及提供協助,並嚴肅跟進事故。

演唱會總承辦商「藝能工程有限公司」在30日發聲明指,該公司會積極配合政府調查小組及相關單位的調查,而整個舞台的設計、製作、安裝等均由多個單位負責,由於尚在調查階段,故公司「暫不便發放任何訊息,引起外界誤會或猜測」。

翻查資料,演唱會的舞台工程有至少三間分判商,包括「協興隆舞台工程」、「菱藝廣告製作」,以及「In Technical Productions」(ITP)。其中「菱藝廣告製作」在29日凌晨已發出聲明,稱該公司「並無參與任何機械工程及/或導致意外相關工程的任何製作、舞台運作」,與意外無關。

ITP於29日晚上9時許發聲明,稱該公司在MIRROR演唱會承辦的工作部份只包括提供視訊器材並安裝到主承辦商提供及指定的結構工程上,「沒有參與任何有關放置巨型懸空螢幕的結構和懸掛鋼索的製作及其機械工程的運作」。

協興隆則發聲明稱,部份舞台工程,包括發生事故的天空螢幕升降威吔機及鋼纜,均透過總承辦商「藝能工程」指定的供應商製造及供應。對於涉事鋼纜斷裂是否與物料品質有關,須留待相關部門查清事故起因。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在Facebook回應指,是次舞台意外是因為監管有漏洞,並非因為有人在場地跳舞表演。工會質疑,政府只讓表演者作靜態演出是將責任推卸給舞蹈員,變相承認政府沒有能力對於場館作出有效的監管。

獨立記者白影在Facebook發文評論事件,質疑協興隆的聲明沒有清楚說明他們沒有參與意外相關的機械工程。他解釋,聲明只說發生意外的工程部份並非協興隆製造及供應,但沒有提到「安裝」這個重要元素,即該公司是否負責安裝涉事屏幕。

翻查資料,2016年黎明原訂在中環海濱舉行戶外演唱會,協興隆是該演唱會的承包商,當時因舞台使用的大陸製帳幕布料不符《消防條例》,不獲發牌照,首場演唱會取消,拆除不合規格的帳幕後才獲發牌。

協興隆公司於2016年7月被中建富通收購。中建富通亦發聲明回應事件稱,中建富通僅為投資者,協興隆的日常工作由其管理層負責。

潘焯鴻:主辦單位和康文署均有責任

沙中綫醜聞吹哨人、建築工程師潘焯鴻29日在其YouTube頻道「中科媒體」表示,主辦單位大國文化、MakerVille有責任規劃場地安全及檢查安全裝置,MakerVille行政總裁魯庭暉,甚至MIRROR經理人「花姐」(黃慧君)都責任重大。他認為,舞台裝置出現了系統性問題,安裝、設計、檢驗三方面可能都出現了嚴重問題,贊成中止演唱會。

潘焯鴻說,紅館是康文署轄下的場館,康文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在總綵排事件後,康文署就應留意,首日表演出意外後又應協同勞工處,完全檢視演唱會所有裝置、流程、機械及升降舞台相關問題,以發現安全隱患。他強調,港府對工業安全、人命安全方面責無旁貸,即使不是政府場地,勞工處也有責任在有安全隱患下介入。他又批評康文署將責任推給工程師是「後知後覺」,認為有危險跡象就應預防。

承辦商方面,潘焯鴻分析指,若鋼索斷裂或鋼索機械裝置出故障,負責舞台機械裝置的協興隆有責任,協興隆又是中建富通(0138)的附屬機構;另一個可能有責任的是ITP,是負責供應LED屏幕。簽發安全證書的工程師也很可能對事件負責。

吳志森:香港倒退 監管出現問題

資深傳媒人吳志森在其網台節目評論認為,香港今時今日的安全標準可能與往日已經不同。以短樁事件為例,吳引述建造界人士指,本港的樁柱安全要求是港英時代留下來的,幾乎是世界最高,形容是在一般安全標準上再提高30%,「比安全更安全」。◇

 

同樣道理,舞台工程的安全標準亦應比「安全更安全」,雖然螢幕用兩條威也(鋼索)已足夠,但一般會用3條,就是預防有威吔斷裂時,還有兩條能頂住。

他指,香港現時演唱會工作多,「現在唯一可以安撫香港人情緒的就是娛樂,所有演唱會、有名氣的活動都爆,一個接著一個」,但相關公司沒有因為賺多了錢就投入更多成本,形容是急功近利。

二來業界人手可能不足,包括移民潮下香港人才流失,以及疫情期間禁辦實體演唱會,缺少工作下不少人可能已經轉行,短期內未能轉回來。

吳志森又指,綵排完後數小時就開騷,即時發現問題也未必能改正,更不要說再做一次檢查。而演唱會上表演者「又唱又跳又飛,又吊上又吊落」 ,非常危險。綵排時間不足的問題主辦方難辭其咎。

吳志森說:「在這種情況底下,看得到那種馬虎了事、慳成本,在演藝娛樂事業紛紛出現,越來越多。香港所謂的沉淪倒退不單是政治,倒退一定會全面倒退……倒退之後監管就會出問題」。

他又指,今次意外值得演藝界,包括電影節深思,因為很多電影特技都是真人完成,應該要全面檢討,「檢討、追究的目的是避免這些慘劇再次發生」。

資深人士:業界人手不足 舊物料重用

《明報》則引述一名資深舞台工作者指,演唱會的工程承辦商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不過演藝界現時普遍不夠人手,引入不少新血,但培訓未必足夠,如果新手零件裝得不好,即使有老手在場,也未必能每個細節都檢查清楚。

他又指,承辦商會重用舊物料,經驗豐富的公司的舊物料愈多。至於物料重用過多少次,只能靠承辦商自我監管,因為他們要承擔責任。而且新手員工亦未必留意到零件有老化或金屬疲勞的問題。

另外,負責驗收的工程師的嚴謹程度也有不同。這位資深舞台工作者說,有些工程師可能看見舞台場地大致沒有問題,布景沒有搖晃、不平衡就簽名,不會特意上上落落檢查零件。而且承辦商未必會知會工程師如何運用布景裝置,會擺動和不會擺動的布景,對於鋼纜的要求也有不同。

受訪者坦言,裝置不穩妥的情況常見,不過過往綵排時就已經可以發現和調整八九成,但今次演唱會遲了一天才開始綵排。他又指,演唱會安裝裝置和綵排時間短很常見,工作人員經常通宵工作,形容「是慳時間、賺最多錢」,但他強調不能因此罔顧安全需要。

楊潤雄7月30日在一個商台節目表示,在調查報告完成前,在康文署場地的表演署方都會審視安全問題,接受較靜態的表現,「企喺度或者坐喺度唱歌」;一些較複雜的設計,尤其是有機件吊上吊落的表現,署方會與主辦方商討,不排除要求刪去,不過不會要求業界停頓等報告出爐。◇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