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慘無人道的迫害持續至今23年,一個信仰「真、善、忍」的群體遭到滅絕性的打壓。自中共1999年開始迫害佛家修煉法門——法輪功以來,它的所有關押場所成為桎梏這群信仰者的人間地獄,尤其是監獄,鐵窗下發生了不計其數的驚天罪行。本系列意在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及其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猙獰面目。

本篇揭露吉林省女子監獄(下文簡稱吉林女監)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迫害的邪惡手段及機制。

2021年7月25日,長春地區付貴華在吉林女監被迫害致死。她的家人質疑她的突然離世。遺體至今仍在殯儀館裏冷凍著,家人一直在查詢死因無果。

吉林省磐石市第四中學退休教師劉霞,在吉林女監遭受7年折磨,被致殘。六十多歲的她看起來像七八旬老人,生活不能自理,無家可歸。

原吉林省體育學院教師車平平兩次被關進吉林女監,遭獄警操控的惡人強制「轉化」(放棄修煉),曾多次被關進「小號」經受非人折磨。

法輪功於1992年5月在中國大陸公開傳出,以「真、善、忍」原則和五套功法指導人們修煉。1998年大陸醫學界專家的調查表明,修煉法輪功的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8%以上。1996年,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多次登上北京市暢銷書榜單,至今已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在全球公開發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及其法輪功已獲國際褒獎三千多項。

1999年7月,信奉「假、惡、鬥」的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一場血腥的迫害,無數修煉者被迫害致殘、致瘋、致死,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據明慧網消息,吉林女監自2000年非法關押了六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包括七八旬老人,最長冤期19年,最短半年;至少29人被迫害死,5人致殘,9人致瘋。

吉林省女子監獄建於1952年,是該省唯一的一個關押女性服刑人員的監獄,前身曾為吉林省長春黑嘴子監獄,1994年更名為吉林省女子監獄。2012年11月16日,監獄遷入長春市蘭家子。

吉林女監於2002年專門成立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教育監區」。2012年11月監獄搬遷後,該監區被改名為「八監區」,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八監區是個獨立的監區,共四層樓,一樓是嚴管隊,即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加重迫害。一至四樓每層都有一個監房——「攻堅監室」和「特殊包夾」。

「攻堅監室」裏有六個人,專門負責「轉化」法輪功學員。「特殊包夾」是指那些可以不擇手段轉化學員,整死人不用負責的包夾。

監區長、獄警利用殺人犯、詐騙犯、人販子等有減刑的強烈慾望,指使她們必須「轉化」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這些人心理變態,心狠手辣,極盡邪惡之能事虐待學員。

八監區擁有一套邪惡的轉化手段,重複交叉使用,形成機制:

安置「幫教」(曾修煉過法輪功,後邪悟走向反面,被利用來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包夾」(嚴厲管制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人);

設立「嚴管」、「小號」:專門關押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環境惡劣,學員遭受精神和肉體雙重摺磨;

動用酷刑:對學員進行各種殘酷的肉體折磨;

進行「思想改造」:強迫學員寫「思想匯報」,以達到寫放棄修煉的「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為目的。

不到兩個月 付貴華就被害死

付貴華(明慧網)
付貴華(明慧網)

2012年5月27日,付貴華被非法判刑7年半後,被劫持到吉林女監八監區,不到兩個月,於7月25日被害死。

付貴華在八監區一樓被迫害了半個月後仍沒有「轉化」,監區長錢偉就把她關進三樓310「嚴管監室」,作為「轉化」的重點,並指使「大包夾」郭麗華迫害她。郭是詐騙犯,被判23年徒刑,當時已服刑十多年。

郭麗華強逼付貴華每天坐在五六寸高的小凳上12個小時,凳面上全是凸包;讓她雙腿間夾一張紙。一旦紙掉下來,就打罵她,罵得不堪入目。

付貴華的臀部被硌出血。長春的七月天氣很熱,她的傷口很快化膿,褲子外面膿血斑斑。

郭麗華又動用「渴刑」,每天不給她水喝,見她實在嚥不下去飯時,才給她一點點水,潤一下嗓子。

即使這樣,付貴華在「嚴管監室」裏43天仍沒轉化。監區長錢偉又把她調進311「攻堅監室」,配上「特殊包夾」呂金淼,加重迫害她。

呂金淼不讓她喝水、不讓她睡覺。僅三天,付貴華就離世了。

那天夜裏一點多鐘,參加輪班迫害她的16歲的殺人犯紀可心交班後,還得意地對一犯人說:「我一個半小時都沒讓付貴華閉一下眼睛。」夜裏3點多,付貴華被抬出去了。

在她離世的第二天,「大包夾」郭麗華嚇得大病一場,兩天不能起床。兩天之後,郭又說:「反正我是老犯,就整死她了,能把我咋地?」

錢偉逼迫310監室所有的人寫假證明,說付貴華有病沒說,病死了。付貴華的家人不相信她是病死。

劉霞在死亡邊緣上煎熬了七年

被迫害致殘的63歲的劉霞(2016年)。(明慧網)
被迫害致殘的63歲的劉霞(2016年)。(明慧網)

劉霞在吉林女監遭到二千五百多天的折磨,原本1.65米的個頭,出獄時不到1.5米。骨髓天天疼,腿抽筋,生活不能自理,靠弟弟照顧。她出獄後,在恐懼和巨大的社會壓力下,丈夫和兒子離她而去。

她曾自述道,吉林女監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何謂『轉化』?就是逼良為娼!實際上,整個轉化過程,就是一個靈魂在逼迫無奈中走向死亡的過程。邪惡的標誌是:你甚麼時候能真正地去打人罵人了,就證明你才是徹底的『轉化』了。你不但要去罵別人,更要去罵你的師父。」

在監區(舊址)五樓「小號」裏迫害極其慘烈,監房門窗緊閉,用雙層的白布蒙上,用不乾膠粘上四邊,以防止叫喊聲傳出去,並不讓人看見。

在犯人眼裏,誰不轉化,就往死裏整。犯人包夾韓麗傑說,「人死了只是填一個表,在監獄裏死一個人就像死一隻螞蟻。」「在我手裏沒有不轉化的,最多也就是兩個月。」

自2010年12月28日起15天內,獄警和包夾勾結謀劃,用木棒毒打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

一直到年底,幾個包夾瘋狂折磨劉霞。韓麗傑用木棒持續暴力毆打她,邊打邊問她轉不轉化。她一聲不吭,被打得遍體鱗傷,疼痛難忍。

她們用床單把她的四肢綁在床的四個鐵柱上,「五馬分屍」般懸吊起來,再用木棒打她的四肢,給她灌辣椒水,使她痛苦萬分,直到她右手的綁繩斷了,她們才作罷。

12月31日,韓麗傑用木棒持續毆打她,從中午一直打到天黑。她大口大口地喘粗氣,心臟難受至極,小號在眼前晃動,身子癱倒在地。

次日,即2011年元旦,韓麗傑仍毆打她,邊打邊問:「轉不轉化?」她依然不回答。包夾田淑豔用穿著皮鞋的腳往她胸部猛踢,鞋尖踢進她的胸腔內,她立即昏死過去,受傷的肋骨被打斷。那幫人還說,死了算自然死亡。

當天午飯後,她們又扒光她的衣服,把她塞到桌子下挨凍,逼她寫轉化的「保證書」;一直到1月11日,她們用「凍刑」折磨她,每晚打開窗戶和門通風。東北的臘月三九天寒冷無比,她的身體承受到了極限。

以上只是她遭遇中的冰山一角。

「每一種刑罰都是人的身體難以承受的。我抵制所謂的『轉化』,每天都受到各種酷刑的迫害,處於死亡的邊緣。細說能寫出厚厚的一本血淚書……」劉霞寫道。

車平平兩次在吉林女監遭受苦難

車平平(明慧網)
車平平(明慧網)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車平平,現年約五十歲,東北師大碩士研究生畢業,原吉林省體育學院教師,出生在一個知識份子的家庭。2013年10月18日,她被綁架後遭冤判4年,於2015年11月26日被關進吉林女監八監區。

出獄後不久,2018年1月,她因給路人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再遭冤判3年2個月,又被關入吉林女監。

兩次在獄中,她遭受各種酷刑折磨。獄警高陽曾幾次用「辣椒水」專門對她的眼睛長時間噴,噴射後,不許她清洗,再把她立即投入「小號」加重迫害,致使她的右眼視網膜重級脫落,近乎失明。

她因不「轉化」多次被關進「小號」。小號曾在2017年被「裝修」過,裏面沒有窗戶,牆上有一個不大的通風口,室內靠燈光照明。裏面氣味難聞,夏伏天更是讓人悶得慌,汗流浹背。鐵環被固定在地面上,雙手被鎖在鐵環上,人不能站、躺、蹲,累極了只能跪著。

小號裏沒有水,只有便池裏的水,想要漱口、洗臉,甚至喝的水都是便池水。

2017年3月的一天,車平平被關進小號後絕食抗議,被犯人綑綁在鐵板車上送到醫院灌食,每天兩次。她原本130斤重,後來只剩60斤;原本挺拔的身軀,變得痀僂,她得靠人攙扶著緩行。

2019年8月,監區長錢偉唆使刑事犯張敏(長得五大三粗,是監區出了名的打手)毆打車平平,並構陷她,把她關進小號。

車平平被鎖在廁所邊的地環上,坐臥不得,彎著腰。月經來了,不給衛生紙用。她再次絕食抗議,每天被兩撥人兩次抬進醫院灌食。犯人每次把灌食管從她胃裏抽出來時,管子上都帶血。

從小號出來後,她被「幫教」強制「轉化」。殺人犯鄭丹(殺人碎屍,被判無期徒刑)、詐騙犯孫英傑等人隨時找茬毆打她。人們經常聽到她的喊聲:「打人啦!」「法輪大法好!」

2021年3月25日,車平平第二次出冤獄。

邪惡的「教育轉化」

長春法輪功學員郭文帥曾自述道:「在吉林省女子監獄教育監區的遭遇,讓我終於明白了甚麼是中共『文明監獄』,『教育監區』是怎麼『教育』的了!」

郭文帥被冤判7年,關在吉林女監,遭受一系列酷刑折磨,以「上束縛」即「四肢上繩」、「開飛機」(身體被捆綁懸空吊起來後呈飛機狀)等吊刑為主。她常常疼得死去活來,精神幾近崩潰。

有一次,她徹底崩潰了,妥協了,求她們停止用刑。他們就逼她按要求連夜寫「五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聲明:「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檢舉書」)。每寫一句話,她的心都被「莫大的羞辱和罪惡感蹂躪著」。

她以為那幫人會就此住手,沒想到,她們還要她每天看誣衊的光碟。她不認同後,就被她們繼續綑綁起來「開飛機」,綁得比上次還緊,一吊就是五六個小時。吊完後,她的兩個胳膊就像麵條一樣沒了筋骨,失去了知覺,之後像失去雙手的殘廢人一樣艱難度日。

「在極度高壓下,很多法輪功學員得了嚴重的身體上和心理上的疾病,甚至有的導致突發性的心臟病和心腦血管疾病,嚴重的甚至造成了死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長時間多次的上繩後,留下了終身殘疾……」她寫道。

2015年劉霞出冤獄時,人已殘廢,生活不能自理。她的工資卡在7年就前被磐石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搶走。她失去了生活來源,靠在農村的弟弟照顧,弟弟家生活條件不好,一家人艱難度日。

車平平幾年前第一次出獄時右眼就幾乎失明,還沒來得及做手術就又被關進監獄裏三年多,遭受小號的折磨。再次出冤獄後,她及家人不斷被當地派出所、社區人員騷擾。

付貴華的遺體至今仍存放在殯儀館裏。

明慧網報道,今年7月初,吉林女監獄政科多次打電話給付貴華家屬,目的是要火化付貴華的遺體。她家屬一直要求繼續查死因,但監獄裏所有的人,從監獄長到值班人員對其死因、死亡過程、診療過程等等守口如瓶。(續)#

(參考明慧網案例)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