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媒體稱為「供奉」南京大屠殺日本戰犯的31歲女子吳啊萍,日前已被南京公安以「尋釁滋事」罪名逮捕,之後還在電視鏡頭前懺悔認罪。大多數中国人都認為正義伸張了,實情是什麼呢?

7月21日,中国有網民發布自己2月遊南京玄奘寺時拍下的照片,顯示一個叫吳啊萍的人,在寺內為五個日本戰犯安牌位,照片迅速被廣傳,輿論譁然。許多中国人理所當然以為,這吳啊萍「供奉」日本戰犯,十惡不赦,必須把她揪出來嚴懲。由於群情洶湧,吳啊萍第二天就被公安抓了。

既然「以法治国」,抓人自然得有個罪名才似樣。可惜「傷害中国十四億人民感情」尚未立法,當局唯有動一動腦筋,搜索另一條可以拘捕吳啊萍的罪名。

罪名好比藉口,當然一想就有——「尋釁滋事」這萬能key又大派用場了。但且慢,中国法律的「尋釁滋事」,一般不是指毆打他人、辱駡恐嚇、破壞別人財物、在公共場所鬧事嗎?私下為幾個二戰軍犯裝牌位,請問如何「尋釁滋事」呢?不怕,只要思想不滑坡,罪名總比罪行多。

原來在2018年,中共頒布了「英雄烈士保護法」,已暗中擴大「尋釁滋事罪」的範圍。該法第27條規定:「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蹟和精神,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注1)公安大概是依照這法律中「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一句,將吳啊萍刑事拘留。

前天,南京發布了一段吳啊萍「認罪」影片,她對鏡頭說:「特別想和所有被我傷害到的人道歉,特別想跟所有人懺悔。真的不知道做什麼才能彌補,我也願意接受法律給我的任何制裁。」(注2)至此,「元凶」落網兼認錯,寺院住持被撤換,軍犯牌位也被移除,「邪惡」節節敗退,中国人獲得重大勝利,結局「三觀」甚正,大家可以上天台BBQ了。

但根據中国媒體公布的資料,只要你是頭腦稍為清醒的正常人,都看得出真相根本不是這樣。以下隨便講三點:

一、據吳啊萍供述,她到南京了解到侵華戰犯的暴行後,情緒受困擾,長期發噩夢(以為自己撞邪?)。自2017年3月以來,她就有失眠、焦慮等症狀,先後三次到醫院就診,並服用鎮靜安眠藥物。接觸佛教後,吳相信為幾個日本戰犯設置往生牌位,就可讓他們「解冤釋結」、「脫離苦難」,從而紓解自己的情緒問題。

換言之,吳啊萍只是個情緒病人,由始至終只是按照自己的信仰,做一些她以為「有功德」的儀式而已,從沒想過要「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

二、吳啊萍在寺院安設的牌位,叫「往生牌位」,那是用來超度不能安息的亡魂的——她很可能相信自己被日本兵的亡魂纏上了。「超度」原意,是讓亡靈順利投胎,以免它們徘徊惡道,遺禍人間。若說「供奉」,對象通常是神明或祖先,而非投不成胎的亡魂。現在中国媒體和網民把「超度」說成「供奉」,是陷人於不義。

三、吳啊萍在2017年12月18日往玄奘寺要求設置往生牌位,但現在控告她的「尋釁滋事罪」,如上所述,卻是在2018年才頒布的。中共刑法據說「沒有溯及力(Lex retro non agit)」,那麼吳啊萍怎可能「今日設的牌位,犯了明日立的法」呢?

當然,對於近年已深度了解中国「法治」的香港人來說,這問題其實不難答:只要聲稱該行為「仍持續進行,具有連貫性」就夠了,就像「沒有追溯力」的「国安法」,一樣可以在中国式邏輯下,順利追究到「国安法」生效前的行為。對不對?

然而最重要的問題不是關於追溯期,而是吳啊萍這個患了情緒病兼有點兒迷信的中国人,根本沒「供奉」過戰犯,也沒有「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更遠非「尋釁滋事」;她只是天真爛漫地行使自以為享有的「宗教自由」,就慘被大義凜然的同胞公審、被「依法治国」的政權定罪了。最後還要在全国人民面前認錯。從正常人的角度看,這是一樁民族主義者集體欺凌患病同胞的事件。

見識過「祖国」和同胞的厲害,我相信,吳啊萍女士今後都不會再害怕什麼日本兵惡靈了——她終於從噩夢清醒過來,要面對更可怕的現實。也許,這就是整件事中最「令人暖心」的一點。@

1、https://bit.ly/3RZnoNj

2、https://bit.ly/3ScTqpk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