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齣出色的恐怖片,不單只要讓觀眾在戲院內感到驚嚇,而是要在離場後和在日常生活裏頭也感到恐懼。

1998年日本經典電影《午夜凶鈴》就是最佳的例子,戲中的設定是當有人看過那盒詛咒錄影帶後,便會接到一個電話,隨後觀看者就會受到詛咒,唯一可以避免死亡的方法是將錄影帶複製給其他人觀看,把詛咒轉嫁給其他人。想當年,大家看完電影之後回到家中,都會長期感受到恐懼,擔心自己會否被詛咒,貞子有一天會從電視機裏面爬出來;每次響起電話,都會感受到寒意。

最近Netflix的話題之作、台灣恐怖片《咒》被台灣網友稱為「史上最恐怖的台灣電影」,我認為那些讚賞留言也不算誇張。由於是懸疑片的關係,在此不「劇透」太多。簡單來說,故事講述單親媽媽李若男(蔡亘晏 飾)從社福機構接回已經分開了6年的女兒「朵朵」(黃歆庭 飾),並用攝影機拍攝女兒的日常生活,希望留下珍貴的影像紀念。但兩母女遇上不少怪事,「朵朵」更罹患怪病。為了拯救女兒,李若男必須進行某些手段……

《咒》在恐怖氣氛營造方面最值得一讚,比很多荷里活、日本、泰國和韓國的恐怖片更出色。《咒》主要透過懸疑、詭異和抑壓的氣氛,讓觀眾在111分鐘片長中感到恐懼,而不是透過傳統恐怖片經常使用的「突發驚嚇」(jump scare)技巧,《咒》和其它恐怖片明顯高下立見。某程度上,《咒》不是傳統的「鬼片」,因為戲中幾乎沒有出現「鬼魂」,大約只有兩個畫面出現過「鬼手」,絕大部份的劇情都是關於撞邪的人、詭異事件、宗教或邪教等等。

第二個成功之處是超強的真實感,電影以「偽紀錄片」形式拍攝,戲中的內容都是剪輯自不同人的攝錄機和手機所拍攝的影片。而涉及宗教活動的場景和美術設計感覺都非常寫實,採用大量的佛教密宗與道教元素,充滿台灣民間信仰味道,但導演柯孟融表示戲中的宗教設定、神像、手勢、咒語和符咒都是虛構的,「大黑佛母和所有神像的設計和製作最燒錢,我們把錢都砸在這裏了」。

第三個成功之處是跟觀眾的互動,《咒》跟《午夜凶鈴》在詛咒方面有少少相似,觀眾也會擔心自己會否被詛咒。女主角李若男經常自拍影片,跟觀眾對話打破「第四面牆」,戲中甚至有一些「小遊戲」和「視覺殘留」讓觀眾參與投入其中。

在台灣,《咒》已經成為了今年最賣座的台灣電影,讓人意猶未盡,導演透露續集將以「朵朵」為主角,延續《咒》的世界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