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區國安法》下,公共圖書館和學校圖書館早前將所謂「政治敏感」書籍下架,與六四和反送中相關的書籍今年亦絕跡於「香港書展」。貿發局近日強調書展沒有預先審查書籍。本報最近訪問了二位學者,他們均認為書展拒絕一些出版社運和政治題材書本的獨立書商參展,已等同預先審查。「書展變成了依附於政權的純粹商業活動,促進知識傳播、反思社會等功用已漸趨式微。」

一年一度由政府貿易發展局主辦的第32屆「香港書展」今年7月20日至26日將於灣仔會展舉行。7月19日,貿發局舉行記者會公布書展入場安排,多次被記者問及會否審查場內書籍、與反送中運動相關的書籍會否被禁、有獨立書商被拒參展會否影響文化推廣等。

貿發局副總裁張淑芬未有正面回應,只強調舉辦書展多年都沒有預先審查書籍,一向有機制處理投訴,「如果收到市民投訴,會記錄和配合執法機構的調查」。她又稱貿發局作為推廣機構,不會判定那些書籍是否違法。不過,她另外強調參展商要守法和遵守參展商守則。

本報記者翻查資料,2021年的書展「展覽會規則」3.4訂明,除了不能展示和售賣根據《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評定為淫褻及不雅(包括暴力)的物品外,亦不容許展示和售賣化妝品、雨傘、玩具、電子遊戲等與書展無關的物品,還有「主辦機構認為與『香港書展』形象不配合的物品」,反映貿發局保留了很大的最終決定權。

多間獨立書商被拒參展

今年5月5日,由「6.12爆眼教師」楊子俊成立、曾參與去年書展的「山道文化」,被告知今年不能在書展參展。楊子俊在今年1月尾申請參與今年書展,並繳交14萬元按金的支票。貿發局在5月3日他接到可以參與5月6日攤位位置選擇會,但在5月5日則被告知因「技術問題」被取消揀位。他曾向貿發局查詢,但貿發局只回覆申請被取消,未能交代更多詳情。

去年書展,「山道文化」在香港書展售賣柳俊江的《元朗黑夜》、《逆權教師》及《如水赴壑──香港歷史與意識之流》等書籍。親共團體「香港政研會」當時指責「山道」涉嫌違法。警察翌日早上到攤位檢查書籍,表示書籍並無問題。

今年書展,除了「山道文化」之外,「有種文化出版社」和「蜂鳥出版」亦被拒參展。以往經常出版政治題材書籍的「次文化堂」今年沒有申請參展,社長彭志銘解釋今年沒有出版新書,去年亦只出版3本新書,所以未有參與任何書展。

最近7月14日,「山道文化」與10間獨立書店原先打算舉辦「香港人書展」,但在7月13日突然收到場地業主通知,以「違反租約」為理由中止租約。書展被迫取消,最後改為舉辦「網上書展」。

楊穎宇:反思社會功用已漸式微

前中學教師、歷史學者楊穎宇在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形容,「貿發局強調舉辦書展沒有預先審查書籍,其公信力等同於中國(中共)政府強調中國(中共)最民主。」

他認為貿發局事前已經「DQ」(拒絕)「山道文化」等出版社參展,效果無疑等同「預先審查書籍」;貿發局又強調參展商要「守法」,等於威脅參展商不要展出政權不喜歡的書籍,亦代表社會上有「禁書」。

楊穎宇形容,書展已經沒有以往的閱讀和資訊自由,市民在書展可以購買的只是「政治安全」的書籍,書展變相成為了政權的洗腦工具。他回憶,香港向來是百花齊放的地方,冷戰期間「反毛」和「毛蔣」的書籍可以互相輝映,亦有馬文輝等作者撰寫的「本土自治」書籍。「但今天,書展變成了依附於政權的純粹商業活動。促進知識傳播、反思社會等功用已漸趨式微。」

黃偉國:貿發局滿口謊言

前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助理教授黃偉國在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直斥書展主辦者貿發局「滿口謊言」,聲稱沒有預先審查書籍,但書展已經沒有「六四」和「反送中」題材的書籍,又拒絕「山道文化」等出版社參展。他批評貿發局羞辱了書本的價值,因為書展只能售賣所謂「政治正確」的書。

當被問及書展是否已經成為洗腦工具,黃偉國回應說如果書展只售賣《習近平思想》、《國家安全教育》和其他親政府人士撰寫的書籍,就等於浪費納稅人的金錢。「香港人是否仍然覺得書展有存在價值嗎?如果香港人有良知的話,就未必會好像以往一樣熱切地支持書展活動。」

六四後舉辦首屆香港書展

學者鍾劍華近日在「時代公民教育平台」網站發文分析,港英殖民政府在1990年舉行第一屆「香港書展」,正是1989年「六四事件」引起人心恐慌的時期。當時政府「挖盡心思」希望穩定民心,扭轉香港當時人心動盪問題,為進一步的經濟發展,開拓更廣闊的出路。

他憶述,灣仔會展在1989年落成,當時有人認為除了作為國際會議、貿易展銷及各種展覽會議場地之外,會展也應該為香港的文化發展提供一個平台。於是,「香港書展」這個概念便由此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