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尾樓風波 銀行中共互相推卸責任

大陸爛尾樓風波,到現在還在不斷升溫。根據GiHub昨日(19日)的記錄,大陸一共有315個爛尾樓樓盤的苦主宣布斷供。中共未有有效措施解決,但是負責做按揭的銀行,就已經與中共的部門吵起來了,說責任在中共身上。中共當然否認啦,還說要追究銀行的責任。

《南方都市報》昨日報道,河南省鄭郎市樓盤康橋玖璽園爛尾業主代表就去了銀行,質問有關巨額資金被挪用的事。銀行負責人就說,其實每筆轉帳都要經過中共的房管局批准,還說自己只是打份工,如果中共不准的話,錢其實是動不了的。而鄭州市房管局的負責人就對《南方都市報》講,銀行的說法與事實不符,還說會追究銀行責任。

銀行與中共部門互相推卸責任,令網民熱烈討論。有網民說,現在他們開始推卸責任啦,這個鍋誰想背呀?如果銀行說自己跟指示做,但是又沒有證據拿出來的話,怎麼會有人承認呢?亦有網民直接用「狗咬狗」形容今次的事件。不過,比較難過的是,最後受害人都是那些拿錢出來買樓的人。

旅美經濟學家Davy在7月18日對大紀元講,問題是出自中共,因為大陸的樓花政策本來是非常嚴格的,原因是他們本身就是抄香港,在發展商可以給小業主產權證之前,所有資金都受到第三方監管,也就是說銀行每用一元錢,都要經過央行的結算中心。所以,不會無端端將那些錢轉來轉去。而發展商賣樓花時,亦要有工程的證書等批核。今次爛尾樓搞成這樣,原因之一可能是中共的人為了照顧發展商的困難,而在樓盤未達標之前就把證批了出去。所以,這個情況就只有兩個可能性,一是銀行違規,一是中共放水。而在Twitter就有網民認為,今次鄭州爛尾樓事件,可能會成為中共破產的導火線。

村鎮銀行風波未完

除了爛尾樓之外,大陸的村鎮銀行事件到現在仍然未解決。雖然之前中共說,會向5萬元存款以下的帳戶先墊付。不過,正所謂「信中共一成,雙眼注定失明」,不少應該收到錢的市民都說,到現在仍然未拿到這筆錢。換言之,在村鎮銀行的問題上,中共又再次反口覆舌啦。

自由亞洲電台日前就訪問到幾個有存款放在村鎮銀行的市民,他們說怎麼都拿不到錢出來,系統會不斷出現不同的原因,令到他們拿不到錢。例如說,他們輸入的卡號碼錯誤,又或者是電腦上顯示「墊付申請已提交」,但是之後就再無人處理等等。這位小姐說:「卡號明明是我複製粘貼上去的,但是就不斷說我輸入的資料出錯,不過,看系統顯示又說我的提款申請正在處理中。我打去客服問,客服就只是叫我等,我等了30幾個小時啦,都沒有錢出來。」那麼有沒有人在最後拿到這些錢了呢?有的,不過是很少數啦。一個化名叫「阿風」的市民就對傳媒講,他在河南那邊的銀行只是申請了幾個小時,就已經拿到錢啦,不過安徽那邊呢?就有一萬元沒有給他。

中共在7月15日開始幫這些村鎮銀行墊付給那些存款在5萬元以下的人。在7月15日當日,不少黨媒都有報道,受影響的市民都很難得到這筆墊付款。系統會在不同的階段,用不同的原因去為難市民。比如說這個電話號碼不在今次的墊支名單裡面,這個戶口未有登記,或者是提供身份證明文件時死機、無反應等等。據了解,7月15日當日,只有300個人拿到這筆錢。但是,僅是河南的受害人就已經有40萬人啦。

有大陸網民認為,中共今次讓那些儲款為5萬元或以下的人拿到錢,是一種分化的手段。因為如果每個市民都按比例取回自己部分的錢,示威的人數就不會減少。但是現在先墊付給5萬元以下的人,中共就是用最少的錢去解決最多的人。剩下的人數不會很多,抗爭的力量亦沒有那麼大。

大陸獨立經濟學者鞏勝利就對自由亞洲電台講,今次的村鎮銀行事件對中共而言,是反映它的監管制度有問題。因為中共的銀行體系很嚴密,所以就算有人拿了100元美金出來,銀行都會看到。現在的問題是,有人拿了錢出來,又可以順利走脫,也就是說中共的法律機制有問題啦。如果中共繼續黑箱作業,這些問題會繼續存在。

正當不少人都心想,中共會用分化的手段去按住村鎮銀行的問題,誰知現在就變成了小市民抽獎一樣,有很少部分人拿到錢,大部分人就拿不到,搞得二次受害的人越來越火大。雖然5萬元對香港人來講未必很多,但是對河南、安徽這些地方,可能已經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啦。網友說,中共繼續這樣下去,隨時會激起更多人上街抗爭維權呀。

大陸現10種變異Omicron

中共面對疫情,不斷要求「動態清零」,寧願犧牲經濟,也不肯與病毒共存。不過「動態清零」的政策並不代表真的能防疫。過去兩星期,中共就公布,它們發現了10種不同的Omicron亞型變異毒株。當中包括在甘肅蘭州發現的BA.38,上海、天津及青島發現的BA5.2.1,廣州、佛山及北海發現的BA2.3,廣東、上海及臨沂發現的BA2.2,西安發現的BA.5.2,大連的BA.5,天津的BA.2及BA.4,珠海的BA5.1,以及成都發現的BA2.12.1。成都的BA2.12.1變異株,更是在大陸第一次發現。Omicron變得這麼快,令科學家有一些擔心。

黨媒《第一財經》就引述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徐建國說,由數據顯示,Omicron的致病能力下降了,但是同時病毒的複製速度亦增加了,而病毒又會自己不斷變種和進化,有機會令現在的疫苗保護力下降,為人類帶來新的挑戰。而隨著越來越多人感染,病毒進化和變種的機會亦會不斷增加。

這幾日,大陸超過20個省份出現疫情,上海、天津和深圳都再次有確診個案。就這麼看,「動態清零」的政策似乎就沒辦法令大陸的疫情平息啦。天津市在昨晚7點就開始全區核酸檢測,在未有任何檢測結果之前,市民都不准出門。深圳白石洲本月15日才解封,但是前晚(18日)又說要封城啦,搞得收到消息的居民,即刻拿著行李逃走啦。在網上流傳的片段顯示,白石洲的村民雖然見到有公安設立防線,但是亦硬是衝破他們,誓死都要離開那裡。

另外,在前幾個月,封城封得市民叫苦連天的上海市,亦出現反彈,黃浦、徐匯及虹口等9個行政區都展開3日的檢酸檢測,而寶山區亦封城了。而被封城的還有廣西北海市、甘肅省蘭州市,以及四川成都市。大陸疫情看上去,真的好像很嚴重?不過,病死率和重症率又好像不是很高。到底是封城所以令大家以為疫情很嚴重?還是疫情真的很嚴重,搞得許多人病危呢?不知大家又怎麼看呢?

韓國外長代尹錫悅悼念安倍晉三

昨日下午,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親自接見韓國外交部部長朴振,上一次日本首相與韓國外長見面,已經是2018年的事啦。朴振就轉達韓國總統尹錫悅對前首相安倍晉三逝世一事的哀悼。他們兩個人見面談了20分鐘左右,外界認為,他們兩人主要都是談下二戰期間日本公司強迫韓國人工作的問題,以及慰安婦的事等等。岸田之後見記者時,被問到雙方會面是否與日、韓領袖會談有關,岸田就不回應有關問題。

1965年,日韓兩國政府簽了一個協定,叫《日韓請求權協定》。日本認為這個協定是解決了二戰時日本逼迫韓國人勞動的問題,但是韓國的最高法院就下令日本企業要賠錢。而韓國方面亦以變賣日本公司的資產去處理這筆賠償。

朴振在前日與日本外相林芳正見面時就表示,韓國會努力在日本企業的資產被變賣之前找到方法解決,同時又希望日韓兩國可以化解以前的歷史問題。林芳正昨日就對傳媒說,如果韓國方面將日本公司的資產變賣,一定會令日韓關係更差,而韓國已經知道這個情況。

另外,林芳正要面對的問題,除了韓國之外,台灣也是其中之一。因為他在早前就疑似因為顧忌中共,而不敢用「台灣副總統」去形容賴清德。雖然執政黨自民黨的外交部會長參議員佐藤正久在Twitter幫林芳正解釋,但是在日本似乎無人接受林芳正的失言。旅日台僑團體全日本台灣連合會會長趙中正就發表聯署聲明,向林芳正及日本外務省抗議,指林芳正的言行是非常失禮,希望日本方面正式致歉和糾正。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一昨日就在記者會說,日本的《外交藍皮書》等等都有寫出台灣政要的頭銜,至於林芳正之前的失言是對還是錯,他就只是說,林芳正在對答的過程當中作出了判斷。而有日本的政論家表示,日本的《外交藍皮書》曾經以台灣總統去形容蔡英文,不明白為何林芳正今次要這樣講。

雖然日本接受賴清德訪問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不過亦可能是中共給了日本很大壓力,而日本《朝日新聞》昨日就表示,日本從未視過台灣為獨立國家,現在接受副總統訪問是特例。林芳正今次的事件,受到日本社會遣責,可以見到日本的民意是怎樣的。加上安倍生前講過,台灣有事,就等於日本有事。網友覺得,日本在未來對於兩岸的取態,將會越來越清晰和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