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防疫再度挫敗 上海再現14個高中風險區

中共「清零」防疫政策再度挫敗。國家衛生委員會周日通報新增691人感染,高於前一天;其中154例有症狀,537例無症狀。但由於中共掩蓋疫情、真實數字難以核查。

上海已有2個高風險區、十幾個中風險區、以及一些低風險區。上海官方周日在宣布新的14個高中風險區,沒有提及具體原因。

上海松江區市民鄭先生向大紀元時報介紹,人在松江都不知道為甚麼被劃為中風險區。松江周末兩天要全員核酸檢測,但自己是否去檢測則看需要。如果不出門,就不去做。因爲如果陽性,就得去隔離。

周日,官方通報的新增病例中,廣西、甘肅發現最多。甘肅省省會蘭州周日宣布,主要城區臨時封鎖再延長7天,至7月24日。

西南城市成都因周日報告7例本地病例,酒吧和卡拉OK等娛樂場所被關閉,餐館、電影院和健身室則限制人數。人們還需要出示48小時內陰性檢測證明才能出門。

多地酷暑高溫 「大白」中暑倒下 張文宏反對高溫下穿防護服

中國多地在高溫天氣下仍實施封控、核酸檢測等防疫措施。7月16日,張文宏團隊在其微博公眾號「華山感染」發文稱,近期天氣酷熱,防疫人員穿「大白」,大大增加了中暑的風險,反對在酷暑高溫下穿防護服。

文章指出,一件被汗水浸透的防護服,其防護作用也大打折扣。建議在沒有冷氣機環境中進行採樣等工作時,工作人員原則上只要「一級+」的防護措施就能防止被感染,近距離接觸時戴N95口罩和面屏防護,無需穿著「大白」。

上述建議引起網上熱議,有民眾說:「現在全國大部份地區都是高溫,普通人站在外面一小時都很難受,何況那些穿大白的工作人員,要事實求事,不能一刀切。」

也有民眾嘲諷:「不穿大白,沒有威嚴感,嚇不到病毒。」

在張文宏團隊發出「不穿大白」的科普文章之前,多地出現防疫人員中暑暈倒事件。7月14日,江西省南昌有醫護人員因為穿著「大白」,在38℃的高溫下從事核酸檢測工作,患上熱射病被送醫救治。

知名記者打油詩被禁 官方對號入座自認影射習近平

天氣炎熱,上海知名記者宣克炅近日對盛夏中,蟬(俗稱知了)的吵鬧聲有感而發,在個人微博發表打油詩《致知了》,內容被懷疑影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因此遭到所屬單位批評,目前他的微博已被禁言。

宣克炅是上海廣播電視台(SMG)融傳媒中心旗下記者,其微博有164萬粉絲。他於7月15日在微博貼出一首《致知了》打油詩,詩中說:

「閉嘴!說你呢。高高在上,一片聒噪聲,平添幾分燥熱。自以為聰明,肥頭大耳。土堆裏,蟄伏,5年以上,才爬出陰間,卻只會用屁股,唱夏日裏的讚歌,不知人間疾苦酷暑。」

這首打油詩發布後,很快被舉報「意有所指」,一些民眾甚至對號入座,解讀這首打油詩是在影射習近平。宣克炅因此受到所屬傳媒公司的通報批評。

上海廣播電視台在通報中稱,收到舉報後,「立刻致電宣克炅要求其刪除該篇微博」。

通告還說,經宣克炅本人陳述,7月15日早上7時43分許,其本人在社區外跑步,因頭頂知了(蟬)大叫擾亂心緒,近日天氣又悶熱高溫,於是寫了一首以鳴叫的知了為主題的「打油詩」,發布在其個人微博帳號。

通報還稱,鑑於「從宣克炅的微博到刪除不當信息,前後30多分鐘,但相關信息被截屏,經圈群傳播,已經對外造成不良影響」,「對當事記者宣克炅進行了嚴肅批評教育」,「本人也認識到錯誤」,「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目前,這則打油詩已從宣克炅的新浪微博上消失了,他的個人微博也顯示「因違反相關法律法規,該用戶目前處於禁言狀態」,但他的這首打油詩已經在海外社交網上廣泛流傳。

有民眾認為,記者以知了作詩,當權者自己卻對號入座,「這不就等於,自己認領了嘛」。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政治系教授張鳴在微博發文說:「活了大半輩子,還是做歷史的,從來沒聽說罵個知了還要寫檢討的。」

更多民眾講述自己或家人原本沒看懂宣克炅的這首打油詩,結果在官方的一連串操作之後明白了,認為打油詩的確把某領導刻畫得形象生動。

大陸爛尾樓停貸潮蔓延 供應商也加入停貸大軍

中國「爛尾樓」業主集體「停貸」潮蔓延全國之際,各地業主紛紛發聲訴說自己的心酸遭遇。另一方面,受爛尾樓拖累的供應商,也聲明停貸停工。有分析指出,爛尾樓業主停貸的連鎖反應後果難以估量。

「我期待住進我的新房子,我家裏上有老,下有小特別不容易,我希望快點給我交房,求求你了!」

7月17日的一段影片中,河南上蔡公園道壹號女業主,爬上爛尾樓的樓頂,哭訴自己的遭遇。

河北「爛尾樓」女業主:「求求你們快點動工吧,我每個月薪水5,000,要還3,000的房貸,還要養小孩、還要租房住,真的快堅持不住了。」

某地「爛尾樓」維權男業主:「我現在一家4口,我租個房子是2,500,我還要還6,500。我一個月需要還8,000塊錢,我有病都不敢看。我150萬我買套房子,他不給我他就躺平了?他就沒事了?然後我上街,我就是暴徒,有天理沒有?」

7月14日,上千名西安業主包圍陝西銀保監局維權,要求查辦銀行違規放貸問題,遭到打壓。

而西安「易合坊」社區近300名業主和高新區錦嶺公寓100多名業主,自今年3月搬進了至今復工無望的爛尾樓,在沒水、沒電、沒電梯、沒有廁所的毛坯房中艱難棲身。

影片拍攝者:您是下來幹甚麼?是下來上廁所嗎?
西安「爛尾樓」女業主:是的,上廁所。
影片拍攝者:您這爬13樓也很辛苦的,你上來一趟要多長時間?
西安「爛尾樓」女業主:哎~我也沒有手錶,直接默默地就這麼走。上樓時,總的來說就是慢慢上。

西安「爛尾樓」女業主:「這3年疫情弄得人確實沒有經濟收入了,雖然是毛坯房吧,起碼能擋個風擋個雨,咱在外面租了十幾年房子了,實在掏不起房租了。」

一名西安「爛尾樓」的女業主不知道銀行和地方政府違法將她們交付的房貸,在樓盤沒有封頂的情況下,違法動用了她的房貸。她可以拒絕交付房貸。有民眾悲憤地稱他們是中共「最優質的韭菜」。

拍攝者:房子已經爛尾快十年了,那你還一直還著(房貸)嗎?
西安「爛尾樓」女業主:不還怎麼辦?不還銀行(找你)。欠銀行的錢,不還怎麼辦?

這名女業主和開發商在10多年前簽的購房契約,開發商應該在2015年6月30日之前,就應該完成樓盤建設,讓業主入住新房的。但10多年過去了,簽契約時,1歲的孩子現在都13歲了,女業主的夢中家園還只是一個充滿建築垃圾的一個灰色框架。

有評論指,在爛尾樓現象中,地方政府拿走了土地財政和稅收,開發商拿走了購房款,銀行拿走了高額利息。而老百姓花光全家人的積蓄,住不上房,卻要還房貸。

連日來,遍及25個省份、近300個樓盤的中國爛尾樓業主們集體停貸,以維護自身權益。

有分析認為,爛尾樓業主停貸的連鎖反應後果難以估量:不僅衝擊房地產業,金融系統也將受到猛烈衝擊,並將危及中共政權。

台灣企業家范疇近日,在《經濟日報》上的專欄發文。文中直言,「從2007年開始,中國就踏上一條借來的成長旅程,現在看來,中國不過是一個超巨型的恒大集團。」

針對范疇把中國比成恒大的說法,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撰文直言,中國當前面臨的局面比1990年日本的泡沫經濟更加可怕。謝金河指出,中國房企嚴重資不抵債的狀況如同「長在身上的毒瘤」,但在中共的體制下「這個地雷不能爆」,因此衍生出大批殭屍企業,其後果十分嚴重。

中共公布經濟數據 統計局財政部自打嘴巴

中共極端疫情清零政策對經濟造成重創。不過,大陸國家統計局宣稱,大陸第二季度GDP仍然是正增長。這一數據與財政部等公布的相關數據互相衝突,很難自圓其說。多方質疑,中共又在造假。

7月15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聲稱中國經濟第二季度實現正增長,GDP為292,464億元,同比增長0.4%;上半年GDP為562,642億元,同比增長2.5%。

此前一天,大陸官媒就高調推出放風文章,吹噓「我們的防疫措施是最經濟的、效果最好的」,「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熟知中共政壇運作的人當時就預判,這次中共公布的數據一定是正增長。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大基調已經定了,就是清零政策獲得大勝利,經濟沒有受損失。所以你經濟數字不把中共所要的這個政治任務給完成就不行,所以它才有了一個增長0.4%。那個0.4它也是膽膽突突的,因為它如果太離奇,那大家更不相信了。」

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一經發布,就遭到專家和外界質疑,不久前,大陸中指研究院等相繼發布房地產企業銷售排行榜,顯示中國百強房企上半年的銷售額同比下降50%左右,幾乎腰斬。

同時,另一則中共官方數據顯示,極端清零防疫政策重創大陸經濟。僅封城長達兩個多月的上海,第二季度GDP同比下跌13.7%、吉林則下滑4.5%、北京跌2.9%、海南2.5%、江蘇1.1%。

美國南卡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像這些大面積的封城啊,主要的一些工業城市、商業城市封城。然後房地產經濟作為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現在根本沒有這個能力讓它達到經濟的繼續增長。衰退應該是肯定的,只是一個幅度的問題。」

美國南卡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雖然中國對歐美出口同比有所增長,但進口幾乎沒有增長。在其它行業大面積下滑的基礎之上,大陸經濟第二季度不可能有正增長。

謝田:「你只要看這個進口數字這麼低,就知道這個國內市場的需求非常低迷,再加上房地產市場、銀行業、金融業都醞釀著更大的問題。產業鏈開始大規模的轉移,中國經濟恐怕要進入一個相當長的低迷階段。」

儘管中共國家統計局聲稱第二季度GDP實現了 0.4%的正增長,但是就在前一天,7月14日中共財政部發布的數據,被指是比較真實地反映了經濟急速下落重創中共的財政收入。財政部發布的數據顯示,上半年財政赤字高達50,534億元,上半年全國稅收85,564億元,同比下降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