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遭貿發局無理拒絕參與官方書展的本地出版社「山道文化」,負責人楊子俊本來原訂今日(14日)起舉辦「第一屆香港人書展」,惟遭業主指控違反租約條款,私下則形容活動性質已「升級(Escalate)」,終止租約。楊子俊今日受訪時表示,由於事發突然,估計背後或有有心人向業主施壓,加上媒體疊加效果,令業主斷定活動有政治色彩。他又慨嘆,現時紅線是越來越清晰,但亦令人越見恐懼,也令社會更形灰暗,「原來遵守法例都未足夠,還要考慮政治風險,仍然會有隱藏壓力出現。」

貿發局旗下的「香港書展」原定7月20日至26日舉行,早前在沒有提供任何原因下先後拒絕3間出版社參展,包括「山道文化」、「有種文化」以及「蜂鳥出版」,即使在傳媒追問下仍然僅稱屬於個別事件,過往都會有參展商未能成功申請云云。因此,楊子俊決定以註冊公司「香港人書展」名義舉辦「第一屆香港人書展」,本來原定今日早上10時正開始,在灣仔軒尼詩道與天樂里交界的「Mall Plus」商場舉行,直至7月20日。

楊子俊今日接受商業電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時表示,他於上月初跟業主視察場地,其後於上月中簽約,當時他已在合約中列明租客名稱為「香港人書展」,活動性質亦表明是「書展(Book Fair)」,同時透露自己無法參與書展,故此認為業主方面理應清楚知道將舉辦的活動性質,亦已知悉事件以至他的背景等等。

他形容整個過程中本來非常順利,業主當時向他提及同一場地之前亦曾舉辦大型市集,市集形式固然會有主辦單位,然後劃出攤位以供檔主參與,完全明白運作模式,對方甚至曾向他介紹一些承辦商,教授他應如何佈置單位、如何尋找製作橫幅的商戶等,「所以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整件事情是很順利(Smooth)。」

楊子俊表示,事件的轉捩點在於前晚(12日)約10時許,亦即距離書展僅一日多時間,書展工作人員突然接獲業主代表致電,表示有機會會終止合作。業主代表在通話過程中,憂慮事件已經「升級(Escalate)」,發覺在社交媒體上有很多討論度,並曾提到「山道文化」這間公司存在,坦言活動性質非常敏感,但沒有進一步解釋敏感原因。

由於事發突然,他遂邀約對方昨早(13日)到現場商討,認為當業主代表視察場地後應會覺得場地安全,「一些顧慮應該不會存在」,故此當時仍然抱有信心。同一時間,他亦在現場舉辦記者會暨媒體優先場,會上他仍提出,對於活動安排未有定案。豈料,對方最終沒有現身,並於同日下午透過律師行正式發出終止合作的通知,指控主辦單位違反兩條租約條款。

楊子俊解釋,第一個指控是關於主辦單位有分租情況,但他認為自己只是將場地的使用權利轉讓予其他人,而且在合約中亦已列明活動屬於書展性質,業主應該清楚活動形式有如「香港書展」一樣會尋找參展商,屬於正常商業決定,「即使邀請其他書商參與,但是攤位都由公司管理,所有桌椅、設備,以至要遵守的規則,都是由公司來制訂。故此,他曾詢問法律意見,獲悉有關情況不算分租。

至於另一指控則是有關確保場地安全,不能對其他使用者或活動參加者造成滋擾,或是犯法行為等等。他回應稱,當時活動尚未開始,即使指控活動違法,亦應等待到活動開始後,視乎有否執法人員到場執法而定,「況且業主根本不曾到現場視察過,就已經指控我們有機會犯法。」

對於業主改變立場因素,楊子俊估計如業主代表透過電話所述一般,活動得到一個較大的關注度,業主收到有心人特定壓力或訊息,覺得不能繼續出租場地,故此突然作出決定。他亦坦言,這個決定雙方都有很大損失,對於業主固然造成商譽上的損失,對於主辦單位更是血本無歸,「我想在正常商業社會上,沒有人會想出現這種事情吧?即使過往違反租約,都能透過溝通更改、協商解決。」

至於會否要求賠償,他就透露一直有就活動徵詢法律意見,律師認為主辦單位暫時完全按照業主要求,未來則要留待律師如何處理,亦會繼續尋求更多法律意見。

當被問及為何活動引起龐大迴響,楊子俊則認為,很多過往支持香港社運或是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可能會對活動有所期望,「感到在本港現時政治環境下,不是很多以香港人為主題的活動,或者售賣所謂『政治敏感書籍』都會受到很大的打壓或關注,所以大家就會覺得如果這個活動能夠成功舉辦,等於可以舉辦一個『無審查的書展』,可以讓本身被拒參與貿發局書展的書商有機會展示書籍,亦可以讓一些所謂『政治敏感』,但完全合法的書籍有展出的機會。這個活動大家都是樂見其成,無奈現時實體活動基於場地問題被逼取消。」

他再被問及今次事件最大的問題是來自楊子俊本人、「山道文化」、書籍內容,還是書展的名稱時,他就相信會是各種政治問題疊加下造成的媒體效果,坦言「如果單純是『香港人書展』名義的話,未必屬於『死罪』」,但是活動引起媒體迴響,受很多人關注,而有些人又會感到,活動一定是由過往支持社運的人支持參與,故此似乎具備一定政治色彩。

他也提到,活動主辦方為「山道文化」,參展商亦包括「有種文化」,兩個書商共通點是同樣遭貿發局拒絕,讓人認為展覽一定擺放一些危險或違法的書籍,所以種種問題加在一起,讓人感到可能具有政治色彩,甚至會有違法風險,有心人士覺得這個活動不應舉辦,而對業主採取施壓動作。

對於活動是否具備政治色彩,楊子俊稱視乎是用甚麽角度去看。「香港人書展」的出現,正是源於「山道文化」沒法參與書展,而其背後原因很多人都會認為是政治問題,所以在這個層面下具有政治色彩。不過,他再補充,隨著活動進入舉辦過程,越來越多不同類型的參展商加入,書展已經不只兩個書商的事,「如果你有親身到過現場觀察的話,政治題材書籍可能僅佔當中10%左右,90%屬於香港文化與藝術的書籍,甚至兒童書籍等等。」所以,他覺得與其說書展是否具備政治色彩,更是合理地按比例出現政治書籍,因為香港出版界有這種類型書籍,但是並非佔據書展很大部份。

他亦表明,「山道文化」由去年成立起,及至現在,工作一直非常一致,始終認為香港需要有政治題材的書籍出現,縱使香港現時受多條法例規管下,例如是《國安法》、煽動罪等,仍有出版自由,故此不同政治題材書籍應該繼續出版,只是遵守新的法例、新的規則、新的政治環境便可。

不過,經過今次事件,讓楊子俊憂慮「原來遵守法例都未足夠」,還要審視政治環境、背後會否有人覺得活動危險等等,須要遵守一些隱藏紅線,令他感到屬於不應存在的事之餘,同時超出預期。

他又認為,現時紅線是越來越清晰,但亦同時令人越見恐懼,過往聽取官方說法,只要跟從所有法例,參考所有法律文本,就會知道所謂紅線,「但問題是即使遵守所有規則,仍然會有隱藏壓力出現,日後舉行這些活動不只須要考慮法律,還要考慮政治風險,會不會有有心人在背後推波助瀾等等,所以紅線更為清晰,亦令社會更加灰暗。」

楊子俊解釋,現時將會改於網上舉辦虛擬書展,並正在將展品放到網上,希望活動能如期在早上10時正將大部份展品放到網上,以供所有市民觀賞,提供主辦方想讓公眾看到的展品。

他亦提及,在事件曝光後,很多熱心人士私訊表示,店舖可以提供用作展覽之用,或者能夠提供人手協助,他會認真視乎有沒有尋找下一個場地舉辦書展的可能性,「當然這次都會更加小心,要肯定地知道這個場地可以舉行活動才會去做。」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