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英國內政部數據,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截至去年底,有184人從香港到英國尋求政治庇護,但當中只有15宗個案獲批,30宗申請被拒,51宗被撤回。前葵青區議員、「蘇格蘭香港人」創辦人郭子健表示,現仍然有130多人在審批或上訴過程中,他們的生活都比較拮据,但政府援助的申請門檻相當高。

郭子健在網台節目《珍言真語》表示,他們接觸到尋求政治庇護的人士,是百多人當中的5%左右,遇到過最差的,是尋求政治庇護人士面臨沒有地方住、有機會要露宿的情況。

英國雖然在去年初向港人開放BNO簽證,BNO持有人和家人可以在英國工作、讀書及居留,但1997年後出生、沒有BNO的年輕人未能受惠,他們只有尋求政治庇護以在英國逗留。

郭子健說,尋求政治庇護的人,入境後會獲行街紙(臨時身份證明書)和一份尋求政治庇護的指南,當中提到如何利用英國的資源和制度,完成政治庇護申請和尋求幫助。

不過他表示,內政部提供資源的門檻「比較緊」,例如申請政府經濟援助或住屋支援,條件「可以形容是苛刻」。

當局要求的,可能是尋求政治庇護人士存款只有100英鎊(約934港元)多一點,令尋求政治庇護的手足面臨兩難:「他們到底要花光錢才去申請,還是留下一點錢,用其它方法去維持生計呢?」

申請援助門檻高 有手足面臨露宿

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的人士不能去找工作,沒有工作權,也沒有容易去租屋的權利,他聽聞很多人幾個月就要搬家,「即使他帶了錢過來也不容易找到地方住,很多時候就要經常搬家」,甚至沒人敢租樓予asylum seekers(尋求政治庇護者)。

因為他們很多時候交不了房租,或者他們的經濟情況,「大家可能都會怕了他們,只會有很少數的人,可能對他們有援助」。

即使相關人士獲朋友收留,有時同朋友「相見好同住難」,部份個案是遇到不友善的情況。亦有人沒錢交電話費,可能與英國內政部失去聯繫,亦不知道找誰求助。

困境下,郭子健觀察到有部份人士的精神狀況「是會差一點的」,當他們沒有那麼容易去維持生計的時候,會比較緊張。種種困境下,相關人士難以適應,可能有部份人會萌生回香港的念頭。

不過,郭子健提及英國的部份基本醫療保障上亦包括尋求政治庇護者,例如心理輔導,當情緒、心理狀況面對困難,有需要人士可以尋求協助。

郭子健建議手足如果遇到問題,「就真的不要客氣了」,尋找一些港人組織協助,例如英國港僑協會、英格蘭的「港援」。

郭亦提到他們也會儘量就一些緊急情況,希望能教手足怎樣獲得適當的支援,例如講解基本情況、尋找法律支援、社區支援、如何獲得食物,亦正嘗試組織一些香港人,為他們提供基本協助,例如短期緊急住宿,「在他們得到政府援助之前有一個短期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