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獄警指使犯人孫麗芝、范桂芝,用塑膠盆碎片來回拉我的脖子,不讓我睡覺、不讓上廁所,撕扯我的頭髮,把我的頭髮薅掉很多,這樣折磨我三天三夜。」遼寧本溪市法輪功學員信淑華2022年寫道。

長春法輪功學員付貴華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311「攻堅監室」,被禁止喝水、睡覺,僅僅三天,於2021年7月25日離世。

2020年7月13日,山東省蓬萊市,龍山店鎮大張家村法輪功學員李玲被中共村支書帶民兵綁架兩周後,被折磨毒打致死。

在2020年至2021年間,這三位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酷刑折磨,其中兩位已被迫害致死。

近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仍採用慘烈的酷刑手段,將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迫害致傷、致殘、致瘋、致死。

明慧網大量案例顯示,中共實施的酷刑手段五花八門、駭人聽聞,如電刑、烙刑、錐刑、吊刑、凍刑、燙刑、銬刑、拖刑、捆刑、抻刑、鞭刑、餓刑、蹲刑、站刑、坐刑、火刑、水刑、姦刑……

具體的手法如:體罰、門框懸吊、上大掛、灌大糞、溺便桶、烈日曝晒、吊鐵環、鎖地環、穿心鐐、開水燙、熱油澆、釘竹籤、薅頭髮、拔陰毛、關監、熬鷹、悶蒸、下毒藥、做奴工、性虐待、活摘器官……

法輪功是1992年在中國傳出的佛家修煉法門,至今已洪傳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修煉者遵循「真、善、忍」原則修心向善,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中共對法輪功發動了一場滅絕性的迫害,延續23年。

中共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是這場迫害的幕後指揮,執行中共江澤民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自上而下,操控各級公檢法司肆意綁架、騷擾、抄家、關押、施酷刑、判刑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截止2019年7月10日,86,050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28,143人被非法勞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綁架關入洗腦班,809人被綁架進精神病院,各種迫害案例518,940。

進入21世紀20年代後,自2020年至2022年6月,兩年半內,法輪功學員仍慘遭中共的迫害:

2022年上半年,至少2,702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366人被非法判刑,92人被迫害離世;

2021年,至少16,413人遭綁架騷擾,1,184人遭枉判,131人被迫害致死;

2020年,至少15,235人遭綁架騷擾,622人被非法判刑,88人被迫害致死。

筆者在明慧網上查詢2020年至2022年上半年間新增遭受酷刑迫害的案例:2020年712例,2021年679例,2022年上半年313例,共計1,704例。以下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給老年法輪功學員下毒藥

2018年8月16日,信淑華在街上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時,被遼寧省本溪市溪湖區彩屯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3年3個月,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老殘隊。

監獄指使犯人24時夾控折磨法輪功學員。犯人不讓她吃飯、喝水、睡覺、上廁所,隨便打罵體罰。她因為不「轉化」(不放棄修煉),遭受「抻刑」(四肢被向四個方向拉扯至極限,即古代的「五馬分屍」)兩個多月。

2020年,犯人不讓她睡覺、上廁所,折磨她三天。

她被綁架時體重146斤,出獄時才90來斤,牙齒脫落,不能站立。

她說,那裏獄警打罵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成家常飯,每天傳出慘叫聲,撕心裂肺。

她聽犯人說,一夥人曾逼一位法輪功學員轉化,打完之後,用棉被裹住她,坐在她身上,把她活活悶死,還說此事要保密。

獄警給法輪功學員的飯裏下一種毒藥,叫「廢功藥」,分一至八號。他們曾給她灌「廢功藥」二、四、八號。

一次,她聽到兩個獄警的對話:

一獄警問:「廢功藥起甚麼作用呀?」

灌藥的獄警答:「用少了渾身無力,用多了失憶,再多就死了。」

付貴華遭受「渴刑」「熬鷹」 冤死獄中

付貴華(明慧網)
付貴華(明慧網)

長春法輪功學員付貴華於2021年5月27日被冤判7年半,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

她被罰坐在五六寸高的小凳子上,凳子面上凸凹不平,每天要坐十二個多小時;並且要用雙腿夾住一張卡片。若卡片掉下來,她就會被刑事犯罵得不堪入耳。

她的臀部被硌出血、流膿。因不轉化,她還遭受「渴刑」的摧殘。他們不給她水喝,渴得她連飯都嚥不下去時,才給她一點點水,只能潤一下嗓子。

付貴華先被關在310「嚴管監室」43天,仍不轉化,又被關進311「攻堅監室」。犯人不讓她睡覺(熬鷹),不給水喝。僅三天,她就離世了。

她離世的那天夜裏一點多鐘,參與迫害她的一個16歲的少年犯得意地對一犯人說:「我一個半小時都沒讓付貴華閉一下眼睛。」

三點多鐘,付貴華就被抬出了「攻堅監室」。原本身體健康的她不知遭受了怎樣的虐待。

她走後,迫害她的一個首犯兩天不能起床。之後該犯人說:「反正我是老犯(有長刑期的犯人),就整死她了,能把我咋地?」

監獄要求310監室的每個人都寫證明,說付貴華是病死的。

付貴華的遺體至今被監獄存放在朝陽溝殯儀館裏,其家人不得見。家屬向醫院多次索要病例,無果。近日,監獄卻急催家屬火化遺體。

李玲被村民兵活活毒打致死

2020年6月28日上午,李玲帶著法輪功真相資料回家,被村書記帶五六個民兵從家中劫持走。為了掩人耳目,他們把她關在鄰村——響呂村山上的一間空房子裏。

在刑訊逼供中,李玲拒絕回答資料的來源。兩個民兵對她暴力毒打,打得她全身青紫。行兇者還拿一根棍子捅在她的心窩處。

她還被踹倒在門前的一個大石頭上,親友給她的遺體換衣服時發現其臀部一片瘀青。

7月13日,李玲被送到響呂村私人診所「救治」。但她已離世,民兵把遺體拖回她家,強逼其家屬當天火化。家屬被迫服從。

她親屬給她換衣服時看到她身體慘不忍睹,兩眼鼓漲,牙齒脫落,嘴唇裂開,前身有傷,渾身青紫……

酷刑折磨的更多實例

藥袋蒙頭

2020年6月18日,河北唐山法輪功學員蔚國申被綁架到派出所。

警察將他背銬在廁所裏,將不明藥水噴在膠袋裏,再把膠袋掛在他的耳朵上,使他的臉部浸在膠袋裏。缺氧和呼吸藥物使蔚國申痛苦掙扎,幾近窒息。

所長還托著膠袋底部的藥水按在蔚國申的下巴上,另一個警察用噴霧藥管直接噴射他的眼睛。

半天時間這樣折磨了他三次。下午他被非法審訊時,整個人迷糊、呆傻。

野蠻灌食

2020年7月,在吉林女子監獄,吉林省舒蘭市天德鄉法輪功學員牛玉輝絕食抗議迫害。

監獄大隊長指使六七個犯人把她拖到廁所走廊,說那裏沒有監控。刑事犯們粗魯地給她灌鹽水。她的牙齒都被撬鬆,人幾乎窒息,痛苦得難以言表。

她們給她灌了四天鹽水,見她還不轉化,就送她到監獄醫院去灌食。獄醫將灌食的管子從她鼻子插進去、再拽出來,然後再插進去、拽出來……她的鼻子內側被插壞,鼻肉幾乎被勾出來,鼻子腫脹嚴重……

戴黑頭套

河北省深澤縣75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小妙於2022年1月10日晚被綁架,當晚全縣多個鄉鎮的17名法輪功學員同時被綁架。

劉小妙被綁架後,被關押在晉州市一個賓館裏十幾天。她被戴上手銬,戴上不露眼鼻口的黑頭套,坐、臥、睡都在鋪著泡沫板的地面上。她身心承受很大壓力,吃不下東西,被輸液,生命垂危,以致多次被送醫院搶救。

戴黑頭套、手銬14天

法輪功學員何紅改,五十多歲,家住河北省石家莊市深澤縣留村鄉李家莊村。2022年1月10日凌晨,一群中共男警察闖入她的睡房,把正在熟睡的她野蠻綁架劫走。

她被抬塞進警車,戴上黑頭套。黑頭套是封閉的,沒有洞口,使她呼吸十分困難。她被拉到深澤縣公安局訊問室,腰部和雙手都被卡在鐵椅子上。她的嗓子發不出聲來,審訊才不得已停止。

她再被戴上黑頭套,拖到一個不知名的賓館裏。房間裏還有十幾個人,都套著頭套和手銬,不許講話。她一直戴著黑頭套、手銬,被關了14天。

開水燙背

2019年3月初,遼寧錦州六十多歲的徐貴賢遭凌河區法院誣判4年;3月19日,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

在監獄裏,她拒絕轉化。2020年6月4日晚,在404監房內,兩個刑事犯合謀將飲料瓶裝滿滾燙開水,殘忍地倒在徐貴賢的後背上,同時一犯人強行按住她,使其動彈不了。

當時監房內很多人目睹了這一幕。第二天,徐貴賢後背淌的血水浸透了外衣。

後來她的後背大約寬10厘米、長20厘米面積的皮膚脫落。

中共實施群體滅絕性迫害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在今年4月25日發布的2022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將中共再次列為「特別關注國」。自1999年以來,中共已連續23年被列為「特別關注國」。

2022年5月5日,歐洲議會通過緊急決議,極大關切中共對良心犯,尤其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持續、系統和國家准許的活摘器官罪行。

美國國務院前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曾在2020年7月20日反對中共迫害法輪功21周年時,發表影片表示支持法輪功學員,說:「我們與你們站在一起。7月20日。21年了,在這期間發生了可怕的事情和無法形容的痛苦。」

近日,前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群體滅絕」迫害。

他譴責道:「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駭人聽聞、令人無法置信,這一罪行真的必須停止。」並呼籲美國、歐洲和國際社會加大力度制止中共的迫害,並對之實行相關的經濟制裁。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針對中國宗教自由持續續惡化的狀況,呼籲美國政府對參與宗教迫害的中共官員和實體機構擴大制裁。

(轉自明慧網)#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