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媒體7月5日報道,河北省副省長、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劉文璽,7月3日「因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去世,終年54歲。

 劉文璽是5月27日正式就任河北省公安廳長的,上任僅一個月零6天,就「猝死」了。這件事顯得很不正常。

因為劉文璽到河北任職前,肯定做過身體檢查,在確認身體健康、沒有問題之後,才走馬上任的。如果事先已發現他患有可能導致「猝死」的疾病,他就不可能「空降」河北了。

因此,筆者認為,劉文璽「猝死」很可疑。

第一,王小洪當公安部長僅九天,劉文璽就死了?

2022年6月24日,王小洪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五次會議上被任命為公安部長。

作為習近平的親信,王小洪就任公安部長實屬不易。

此前20多年,連續四任公安部長——賈春旺、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都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王小洪的前任趙克志,既不屬於江派,也不屬於習派,而是公安大權由江派轉到習派手上的一個過渡性人物。

這五個公安部長,無一人是直接從公安系統產生的。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趙克志都是由地方大員轉任公安部長的,賈春旺是由國家安全部長轉任公安部長的。

王小洪近20多年來第一位長期在公安系統工作並被提拔重用為公安部長的。

習近平2002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上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直到2022年王小洪成為公安部長,習花了十年時間,才算掌控了公安部。

但是,就在王小洪上任公安部長僅九天,劉文璽就死了。

如果劉文璽確實是因病死亡,對王小洪來說,不會構成太大問題;但是,如果劉文璽不是因病死亡,而是「被死亡」,對王小洪來說,可能是一個巨大威脅。

第二,王小洪對全國公安系統的布局受衝擊?

自從去年11月19日王小洪就任公安黨委書記、成為公安部事實上的第一把手之後,他就著手做兩件大事:第一,清洗「孫力軍政治團夥」;第二,調換各地公安廳局長。

這兩件大事,合而為一,就是把從公安部到各地公安廳局的關鍵崗位儘可能換成「自己人」。

今年4月,前河北省副省長、公安廳長劉凱,被調到吉林省工作。5月,劉凱任吉林省副省長,不再分管公安工作。劉凱等於調離了公安系統。

今年4月,劉文璽由中紀委駐公安部紀檢組副組長,「空降」到河北省,之後,任河北省政府黨組成員、副省長、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督察長。

劉文璽應該是王小洪信任的人之一。劉文璽「空降」河北,應該是王小洪在全國公安系統中布局的重要一環。

因為河北鄰近北京,掌控河北公安系統,對北京的政治安全至關重要。王小洪派劉文璽到河北,很可能有通過他整頓河北公安系統之意。

王小洪派劉文璽到河北時,絕對沒有想到他上任公安廳長僅一個多月就會「猝死」。

第三,王小洪借唐山打人事件「立威」受重挫?

6月10日,河北省唐山市一家燒烤店發生四名女子遭暴打事件。

事件發生後,立即在大陸媒體上發酵,幾十億人關注,成為轟動全國乃至世界的事件。

從國家級大媒體發聲,到公安部、中紀委介入,到異地偵辦案件,到派中央督導組,到很多人實名舉報唐山黑勢力和官員等表明:王小洪或許想借唐山打人事件,在唐山,在河北,在全國,以掃黑之名,搞一次大清洗。

但是,唐山打人事件的初步處理結果,卻讓人大跌眼睛。

6月21日,河北省公安廳通報,被害的四名女子,兩人「輕傷(二級)」,兩人「輕微傷」。

凡看過四名女子被打影片的人,大多不相信這個鑑定結果。

同日,河北省紀委監委通報:唐山市路北區副區長、路北公安分局局長馬愛軍,路北分局機場路派出所所長胡斌,長虹道警務站副站長韓志勇,機場路派出所警官陳志偉,光明裏派出所所長范立峰,正分別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路北分局副局長李某被免職。

上述六人,都是最基層的官員。唐山市一級、河北省一級的官員,無一人被觸及。

在唐山市、河北省,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千方百計將唐山打人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作為河北省公安廳長,劉文璽在處理唐山打人事件上,無疑要跟公安部長王小洪保持高度一致。但從上述處理結果看,他在當地遇到的阻力巨大。

下面,是我的三點簡要分析。

第一,上下都有不願看到王小洪掌公安大權的人。

如上所述,在王小洪之前,中共公安系統長期掌控在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親信手中,這些親信在全國公安系統提拔重用了一批「自己人」,這些人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

比如,原公安部長、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通過他最重要的親信、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在全國一些關鍵地方的關鍵崗位上,安插了不少親信。

現已被查辦並被確認為「孫力軍政治團夥」成員,如龔道安、鄧恢林、王立科、劉新雲、傅政華等,現已查辦但還沒有列入「孫力軍政治團夥」成員的劉彥平、王大偉等,以及尚沒公開宣布被查辦,卻已「被免職」,或「被失蹤」的高官,如曾欣、劉金國等,都是江、曾、孟派系的人馬。

這些人都不願看到王小洪成為全國公安系統的「龍頭老大」。與之相關的官員,上下勾連、暗中使壞、搞陰謀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第二,河北省政法系統非常黑。

27年前,1995年4月27日,年僅21歲的河北石家莊人聶樹斌,被當成「強姦犯」、「故意殺人犯」槍斃。

6年前,2016年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在重審聶樹斌案後,宣告撤銷原判,改判聶樹斌無罪。

在最高法院為聶樹斌平反當天,河北省高級法院發布官方微博稱:「將汲取此案的深刻教訓,並就是否存在違法審判問題展開調查。」

但是,至今為止,河北省公、檢、法無一人因為冤殺聶樹斌,被追究黨紀政紀責任,更無一人被追究法律責任。

古人講:「人命關天」。

在河北省,一個青年的生命,被非法槍殺了,此案全國矚目,世界關注,但是,河北省政法系統,上上下下,全都麻木不仁。

其中很多人都是長期跟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最黑惡勢力保持一致的,他們不買王小洪的帳。

第三,中央與地方利益集團的衝突。

王小洪派劉文璽到河北,肯定不是讓他去當「維持會長」的,而是希望他對當地公安系統生態有所改變。這必然要觸動一些人的利益。

6月25日,劉文璽主持召開全省公安機關視像會議,根據新上任的公安部長王小洪的指令,部署開展夏季治安打擊整治「百日行動」。重點是:「緊盯為非作惡、欺壓群眾、擾亂破壞社會生活秩序、經濟秩序的涉黑涉惡犯罪,聚眾鬥毆、強迫交易、尋釁滋事、敲詐勒索、非法拘禁、組織賣淫、強迫賣淫、開設賭場、故意損壞財物等涉惡渣痞犯罪,侵害未成年人、婦女、老年人合法權益的違法犯罪,電信網絡詐騙等多發侵財犯罪等」,還要開展「打擊整治槍爆違法犯罪專項行動」。

然而,劉文璽的「百日行動」還來不及展開,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就在劉文璽「猝死」當天,7月3日,網上傳出的一段影片顯示,唐山打人事件發生時,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局長馬愛軍就在現場,就坐在被打四個女孩飯桌後邊的桌子上。當女孩被暴打時,馬愛軍紋絲未動,眼睜睜看著陳繼志等人將女孩拖出店門,隨後,馬愛軍回頭對某人說了句:「摟走她。」

唐山市也好,河北省也好,各種黑惡勢力的保護傘是誰?就是各級中共官員。「百日行動」搞來搞去,可能會搞到某些官員頭上。

與其讓你搞我,不如我先把你搞了。中共黨內的政治鬥爭歷來都是你死我活的。

或許,有人在劉文璽施展拳腳前,先使暗招,把劉文璽給「辦」了。

結語

中共一方面要依靠公安官員維持高壓統治,另一方面又擔心公安官員危害「政治安全」。這是一個解不開的結。

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的罪名之一是「非法持有槍枝罪」,「嚴重危害政治安全」。原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的罪名之一是「長期違規領用和攜帶槍枝,形成嚴重安全隱患」。

如果河北省公安廳長劉文璽是被「暗殺」的,王小洪這個新任公安部長今後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