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老撾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為了擴大出口以及吸引旅遊者,老撾與中共聯合修建了一條中老鐵路(Laos-China Railway),歷時5年,於2021年底正式通車。然而,進入2022年,中國卻陷入經濟放緩、需求萎縮。更嚴重的是,老撾為修鐵路欠下鉅額債務,很可能要用礦產資源償還。

世界銀行今年6月的報告預計,中國經濟將在2022年顯著放緩,實際GDP增長將大幅放緩至4.3%,這意味著中國的進口需求可能下降。這對正面臨高通脹及高債務負擔的老撾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根據世界銀行今年4月的報告,從2021年2月到2022年4月,老撾的通脹從不到2%飆升至9.9%。通脹的上升已威脅到老撾人的生活水平,尤其是低收入城市家庭受影響嚴重。

與此同時,老撾的公共債務水平自2019年以來大幅上升。初步估計表明,2019年,老撾公共債務及公共擔保債務 (PPG)總額佔到GDP的68%(125億美元);到了2021年,老撾的PPG債務已經佔到該國GDP的88%(145億美元),其中約一半的債務由中國投資人持有。

根據世界銀行估算,從2022年到2025年,老撾每年需償還超過13億美元的外債,這相當於老撾國內財政收入的一半。而老撾截至2021年12月的外匯儲備總額也只有13億美元。

老撾近年來一直借錢搞基礎建設,其中大部份資金都來自中共「一帶一路」的資金, 而中老鐵路就是其中一個典型案例。

中老鐵路北起兩國邊境的磨丁口岸(Boten),南至老撾首都永珍(Vientiane),全長418公里,其中六成以上路段為橋樑和隧道,設計時速160公里,總投資近400億元人民幣(約59億美元),中國企業與老撾政府按7:3的股比合資建設。

該項目從施工、監理、第三方檢測,直到動車組的提供,全部都由中國企業包攬。

不僅如此,中老鐵路全線採用中國技術標準、並使用中國設備和材料,在中國境內可直接通過另一條595公里的鐵路抵達雲南省昆明市,再進一步通向中國的多個經濟重鎮。

而且,根據中共泛亞鐵路計劃,中老鐵路僅僅是第一步,後續還將延伸到泰國曼谷、馬來半島和新加坡。

很顯然,中企在該項目獲得好處甚多。而中共當局不僅可以通過中企的七成股份掌控中老鐵路的營運和收益,還可以同時推進地緣政治方面的規劃。

實際上,中共為了推進中老鐵路,不僅主動向老撾提供貸款,還給予了5年的還債寬限期,老撾一直到中老鐵路建設完成,才開始需要還款。

按照約定,老撾應為中老鐵路項目出資近20億美元,並且在投資初期應與中方一起投入工程資金的30%作為啟動資金。而根據The News Lens去年12月1日的文章披露,這兩部份所需的資金幾乎都由中共進出口銀行為老撾提供的貸款所覆蓋。

不過,中方要求以礦產資源作為貸款擔保。如果無錢還貸,老撾將向中國提供鉀礦、鋁土礦等資源來抵債。

中國是老撾最大的出口收入來源國。從2020年到2021年,老撾對中國的出口從20億美元增至26億美元,增幅28%。對中國的主要出口商品包括銅精礦及其它金屬礦產、木漿、紙板、橡膠、水果、堅果、大米、玉米、穀物等。

世界銀行預期,中國的經濟放緩將對包括老撾、泰國、越南等國在內的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國家(EPA)的出口及生產帶來負面影響;疊加烏克蘭戰爭及全球通脹加劇的影響,2022年EPA地區的GDP增長將從去年的7.2%減速至5%。

經濟減速與出口收入減少增加了老撾債務違約的風險。外界也擔心,老撾可能有更多資源被用於還債。此前,老撾對其電力公司的債務處理已經開了「資源抵債」的先例。

由於水資源異常豐富,老撾一直想做東南亞的「電池」,因此致力開發水電。為此,老撾在湄公河上修建了多座大壩,但也因此欠下鉅額債務,其中包括了大量的中共「一帶一路」資金。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到2021年,以老撾電力公司 (EDL) 為代表的能源部門的債務佔到了該國PPG總債務的三成以上。

由於無力償債,老撾政府以類似「債轉股」的還債方式,將該國電網的控制權讓給了中國企業。

2020年9月,老撾電力公司將大部份股權轉讓給了中國南方電力公司。雙方簽署了一份為期25年的特許協議,南方電力公司被允許在特許期內建設和管理老撾的電力網絡系統,包括向鄰國出口電力。

中共在與「一帶一路」經過國家簽訂合同時,通常都有保密協議,這使得舉債國國民無法獲知協議的詳情及存在的債務風險。德國學者克里斯托弗特雷貝施(Christoph Trebesch)去年3月對法廣表示,中共藉由嚴苛的貸款條件試圖控制借款國家的內政,讓它們成為其附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