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童預言東亞準備迎接戰爭

不少人都覺得很準的印度神童阿南德,最近再有預言啦。他說7月7號到8月7號會有一個最凶的負能量出現,所以提醒在東亞的人要小心,因為隨時有大災難發生。他又叫投資者要小心留意,因為下半年的COVID-19可能會反撲,再次動搖全球經濟。他說,7月7號是小暑,是農曆乙末月的開始,到8月7號立秋這段時間,屬於天剋地沖,是最凶的負能量。因為這段小暑至立秋的時間,疫情和災難的能量會互相加強,他預料COVID-19的疫情將會反撲,而且不再受控。

目前西方國家普遍都認為疫情已經完結,不用再逼迫市民戴口罩,阿南德就希望西方國家可以改變這個想法。他還點名英國、葡萄牙、法國等,在下半年可能會因為疫情而很麻煩。他又說,COVID-19有可能進化成超級病毒,因為乙未月的財星入五黃凶星凶位,兩粒星在五行上都是屬土,可能會加劇這次疫情的危機。疫情再爆發的話,當然會衝擊經濟,令情況火上加油啦。同時,病符星亦會攻入財帛宮,令環球市場不穩定。阿南德呼籲投資者要特別小心,見好就收,千萬不要投機,否則隨時得不償失呀。

另外,阿南德又說,因為屬於戰亂紛爭的凶星會向東邊移動,加上三煞破壞,所以中國、台灣、日本及韓國要格外小心,可能會有災難發生。

阿南德之前的預言,很多人都覺得好準,所以這段時間,在疫情方面,大家也要小心一些。至於有關台海戰爭,
不知會發生甚麼事呢?雖然香港隔了個海,不過這個預言也很令人擔心,希望大家都可以平安渡過啦。

基輔市民享受沙灘


另一邊廂,烏克蘭雖然繼續與俄羅斯在打仗,但是首都基輔的市民似乎已經沒有戰爭開頭那麼傍偟和崩潰,他們現在可以在戰火之下找到地方,讓自己休息一下,不用再那麼緊崩啦。

基輔其實是一個有很多沙灘的地方,所以打仗之前的夏天,一直都是旅遊勝地,人山人海。而今年的夏天,旅客就不見啦,不過,基輔的市民就可以自己獨佔沙灘,不用再與遊客擠來擠去。

一名叫Ivan的街坊本身每年都會去不同的地方度假,未打仗之前,就打算今年會去埃及旅行,想去看下金字塔,不過現在由於戰爭的關係,他就唯有在基輔過啦,享受下基輔的湖和公園。

算一下,原來俄羅斯由基輔撤軍已經是3個月之前的事啦。相比起被俄羅斯集中火力攻打的烏克蘭東部地區,基輔的情況明顯平靜很多。目前烏俄戰爭已經打了4個多月了,Ivan說現在開始習慣了,就算空襲警報響起,也不會再跑去庇護所,亦不會參照「戰爭安全守則」,只希望保持正常的生活。他說,雖然個人希望今次這場戰爭可以在今年年底之前結束,但是相信每個人都覺得這件事沒有可能發生,因為戰爭已經演變成持久戰。

不過,不要看Ivan講得如此氣定神閒,其實在兩個星期之前,基輔市中心就受到兩次炮火攻擊,造成1死4傷。基輔現在雖然很平靜,不像在打仗,但是每晚的凌晨11點和第2日的清晨5點,都仍然在實行宵禁。而市中心裡面的雕像及政府大樓,亦被沙包保護著,就好像在提醒市民,烏克蘭其實還在戰爭狀態。

在基輔沙灘放鬆的還有一名叫Vera的烏克蘭市民,不過就算她多麼放鬆都好,仍散發著一種焦慮。原來她在開戰第一日就帶著自己5歲的女兒離開基輔,去了烏克蘭西部一個村莊避難,在這幾日才返回基輔,不過她現在已經考慮去倫敦啦。Vera說,在精神層面來講,她過得非常辛苦,警報聲和新聞報道,令她每日都哭泣。這種龐大的壓力是她從未經歷過的。

Vera的過去其實也很辛酸,在2014年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時,她當時就在那裡住,可以說是十年內不斷因為戰火而逃亡。她說就算去到倫敦,也不知會逗留多久,因為現在對她來講,有好多事情都計劃不了,就像基輔的市民一樣,無人知道這場仗還要打多久。

在基輔沙灘開Cafe的老闆雅舒克說,戰爭剛剛開始時,有班專家說會在6月28號之前打完仗,之後又說在8月24號之前,現在直接是不知道時間了。雖然他不知道何時才會打完仗,不過他就認為,烏克蘭最後會打贏仗。

在戰火連連的烏克蘭,市民在沙灘放鬆一下,終於可以歇息一下的感覺,很難得及珍貴。這種心情,相信香港人都很明白,前幾年有誰不是日日哭泣?不過,就算環境再差,也要找方法舒緩心情,否則怎樣走更遠的路?

歐美駐華領事在北京批評俄羅斯

昨日(4日),北京清華大學就搞了一個「世界和平論壇」,邀請了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代表,即中共、俄羅斯、美國、英國及法國,就聯合國與國際秩序為主題展開討論。至於台下的觀眾,就由各國的外交人員、中國學生及學者組成。

在論壇上,美國駐華大使伯恩斯形容,俄羅斯向烏克蘭開戰是全球及世界秩序的最大威脅。伯恩斯說,希望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不要再重複俄羅斯的說法,不要再將戰爭開打的責任歸咎於北約,同時又叫他們不要再散播美國在烏克蘭有生物武器實驗室這類的謊言。

而英國駐華大使吳若蘭就說,如果俄羅斯繼續為所欲為,全球就會無秩序可言。法國駐華大使說,今次的烏俄戰爭是違反過往建立國際秩序的所有原則。而俄羅斯駐華大使德尼索夫就說,俄方在烏克蘭的行動是「特殊軍事行動」,目的是想解除烏克蘭的武裝,而且保護烏克蘭人不受法西斯分子殺害。至於中共,今次就只是派了個政府顧問出席,中共代表只是說,不會譴責俄羅斯的攻擊。

不過,就算他講話這麼少,也一樣受到西方國家代表的評擊。因為中共曾經在其它場合講過,歐洲對烏克蘭作出的軍事援助是在延長戰爭,而英、法兩國大使趁這個機會,就在現場直接反駁這類觀點。其實今次的論壇很特別,可以令部分中國人很公開地理解西方國家的觀點和想法,亦給各國提供了平台,在中國學生面前直接辯論。可惜的是,中共只派了一個政府顧問出來應酬,而不是派外交部發言人,要不然,在台下的中國學生和學者,就有機會現場見到是誰蠻不講理、顛倒黑白啦。

用過億留言訓練AI 製造最強吵架機械人

五毛網軍大家就見得多啦,這些人特意在討論區和社交媒體帶風向。有時候大家又會遇到另一種情況,就是那些胡亂留言在賣廣告的AI,相信大家都應該看慣啦。不過有人就創造了一個吵架專用的AI,而且與它吵架的人,沒有一個人在開頭時能發現它是機械人。

知名Youtuber Yannic Kilcher用了1億3千4百萬個在網站4chan裡面充滿仇恨言論的留言,去訓練一個名叫GPT-4chan的AI,說它是有史以來最惡毒的人工智能。這個AI在學會上網聊天不到一日時,就發出了超過1萬5千個充滿暴力的留言。一開始時亦無人發現原來它只是一個機械人,有討論區4chan的用戶就分享與AI對話的經驗,他說他只是對這個AI say hi,這個AI就已經開口罵那些非法移民啦,就好像那些維園阿伯一樣,明明打個招呼,都會突然說年輕人反中亂港,那麼燥狂呀。

而這個AI的開發者就說,這個AI很完美地總結了一些人在4chan討論區裡面的留言,現在他已經根據上文下理,很連貫地聊天啦。他寫的POST,可以說是與人類的模式差不多,令人類分辨不了那些話到底是人寫出的還是AI發的。

聽起來,在AI的發展方面來講,也算是很成功啦。不過,開發者就說,到後來人們會質疑它是不是AI,不過亦有人覺得它是政府官員的臥底。到最後有人認為它是AI,因為這個AI會留下大量沒有文字和空白的留言,而真人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為真人就算不回覆文字,也會發個貼圖出來回應,而AI暫時就做不到這種回應方式。

4chan的用戶在知道真相之後就說,這個AI最後可以變成武器,因為它可以在網上不斷找人吵架,從而左右選舉結果。這個AI實驗亦因為缺乏AI的倫理而被人批評。澳洲AI研究員Lauren Oakden-Rayner說,這個AI實驗永遠不能通過倫理委員會,因為一個AI可以在一個公眾論壇發出3萬個有歧視的帖文或者評論,而它的開發者亦沒有通知論壇的使用者會做這個AI實驗,加上這個實驗在無人同意及監督的情況下進行,這樣做明顯是違反了人類研究的倫理。

開發者Kilcher就說,今次是一個惡作劇,而且就算是AI講的話,也遠不及4chan的留言過分。他說,4chan的用戶沒有一個人因為這個AI而受到傷害,人們知道了和他們聊天的是AI這個真相之後,都在討論讓AI上網與人互動的後果是怎樣。而就算這個AI已經停用了,仍然有4chan用戶會互相指責對方是AI。不過,更加值得留意的是,這個AI曾經有一段時間是可以被人自由下載和使用的,而且已經被下載了超過1000次。有許多人就擔心,這個AI之後會製造很多仇恨。

網絡世界充滿謊言,就連留言的人也隨時一人扮演不同角色,這個AI的出現,只是因為我們人類也會吵架,而由我們身上學習的。如果大家都和平共處,互相讚美和欣賞,這個AI又怎麼會學到那些專門用來吵架的話語呢?其實不止是AI,可能我們今日的一言一行,都會無形中影響其他人。或許透過這件事,我們都能吸取教訓,任何事都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由自身做起,可能不知不覺間,就會改變了一些人和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