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由十多歲起已討厭母親。親生父母相愛,可惜父英年早逝。母親帶著15歲的他嫁給一名男子做妾侍。那男子與元配已育有兩名兒子。繼父沒有疼愛他,兩位所謂哥哥經常欺負他,虐打他至傷痕累累。他憤恨母親為何不維護他,不保護他。母親只是冷漠地看著他,不發一聲。這是《我們的藍調時光》其中一個故事。他是李東昔,40多歲。在濟州售賣家品雜貨為生。同一市場內,母親則出售農作物。

少年時的東昔不明白母親為何再嫁,而且做別人的妾侍,家中地位低微。他建議母他來打工養活她,不用靠那男人。怎知母狠狠掌摑他,又要求他在新家庭稱她為「姨姨」,與兩位哥哥稱呼她的相同。東昔認為荒謬至極,怎麼把「媽媽」變成「姨姨」?他憎恨母如此遷就這家庭而失去其尊嚴及犧牲母子關係。他不能忍受這種卑微、委曲求全,索性偷取家中財物,離家出走。年過40的他依然不理解母親對他的冷漠。

直至母親患上絕症。她認為人生太苦了,希望上天早日接走她,她放棄一切治療。在她人生最後一段旅程,她希望東昔陪伴她拜祭第二任丈夫。在繼子家,她數十年的委屈終於爆發出來。她大罵繼子沒良心,她當年照顧大婆及丈夫,繼子絲毫沒有感激她。現在反罵東昔當年偷了家中財富。東昔終於感受到母親維護他的滋味,甜在心中。母親與東昔走上雪山時,她又稱這是人生最快樂的光陰。

東昔終於領悟母親的心理。她是文盲,很是自卑。她需要依賴男人養活她和兒子。她認為自己沒有能力養家,年少的兒子更加不能。更何況她僅餘的自尊怎能容忍兒子捱苦賺錢給她?她只好依靠男人,那怕只是妾侍,這是她作為母親唯一可供養兒子的方法。只要她討得丈夫及大婆的歡心,她便有立足之地。因此她不停奉迎他們、照顧他們,而忽略了兒子。她愧疚這樣對待兒子,不敢面對他,從不期望他善待她。唯有保持沉默,才不會激起兒子對她的憤怒。@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