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央到地方監獄系統存在著一條利益鏈,誰想在這條利益鏈上賺大錢,就必須先進入「利益瓜分俱樂部」成為會員。華先生說,監獄把轉化法輪功學員作為頭等大事來抓,因為誰的轉化率高,誰就能撈到政治資本,就被提拔,就能獲得「利益瓜分俱樂部」的入場券。自2000年以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自始至終貫穿了這長長的「血色利益鏈」。

近日,《大紀元》接到投稿,爆料的華先生曾是一位「監獄外協」。中共監獄走向企業化後,與外單位建立了合作關係,獲得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的協助,這些人被稱為「監獄外協」。華先生和監獄打交道了一二十年,現已移民到海外。自2020年疫情爆發後,他開始向外界曝光中共監獄系統對法輪功駭人聽聞的迫害。

接上文:監獄外協爆料:中共誇大轉化法輪功學員人數

「所有獄警都在賊船上」

華先生注意到,不斷有中共監獄系統的官員落馬。有個監獄長頭天還在和他談加工費提升的問題,第二天就被中紀委帶走了。有個監獄長因為行賄和非法減刑等問題,被判了十年左右。此人迫害法輪功毫不手軟。

監獄的獄警們管著罪犯改造,自己卻是更大的罪犯。報道出來的執法違法的獄警永遠是少數。他強調說,「所有獄警都在賊船上」,不同的是有主動的和被動的。

華先生從一個監獄的事務犯(宣傳員)了解到,上頭每年給監獄撥款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經費是幾十萬上百萬元,分到各個監區、各個獄警手裏幾千到幾萬元。雖然大多數獄警對這點錢興趣不大,但是「轉化」卻可以使他們撈到政治資本,就好比領取了「利益瓜分俱樂部」的入場券。

在中共改革開放,把經濟搞活,鼓勵人「悶聲發大財」的政策影響下,監獄從上世紀80年代起逐步走向企業化。他說,如此一來,監獄就成了暴利行業,所幹的勾當都打著「國家機密」的幌子糊弄民眾,同時肆無忌憚地幹著違法的事。

長長的非法利益鏈

每一層監獄管理組織背後都藏著一層牟利公司或者斂財實體。

對此,華先生解釋說,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投入監獄的監區,該監區就是某公司的一個生產部門,監獄就是一個分公司,省監獄管理局背後有集團公司,中共司法部監獄管理局背後有部級的集團公司;中共司法部監獄管理局的法輪功問題由中央「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專管,中央「610」的背後也藏著部級的集團公司;最高層是中央政法委,它背後有國級集團公司。

中共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利益鏈的組織結構。
中共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利益鏈的組織結構。

也就是說,監獄是在這條利益鏈的最下游,說是搞勞動改造,實則是開公司賺錢。

「利益瓜分俱樂部」管理者

華先生還說,監獄系統每層組織裏的一二把手就是「利益瓜分俱樂部」裏面的高管。

比如: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曾是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副總經理,即政法委書記兼任國級集團公司的老闆;第三任中央「610」主任李東生當時兼任中央電視台副台長,中央電視台是部級利益團體,即中央「610」主任同時又是部級的利益集團的高管。

以此類推,他表示,省監獄管理局的黨委書記和局長,就是這個省級某個集團公司的董事長、副董事長;監獄長和政委擔任著集團分公司的總經理、副總經理、監事等職;監區長和副監區長擔任著監獄監區生產部的經理、副經理。

層層有公司或者實體,層層都有管理者。這些管理者就是各層「利益瓜分俱樂部」的會員。

中共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利益鏈的各層管理者。
中共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利益鏈的各層管理者。

浸透血汗的奴工產品

針對「利益瓜分俱樂部」資金來源的問題,華先生說,監獄企業化後生產產品,帶來利潤,它是浸透犯人血汗的奴工產品的剩餘價值,即「利益瓜分俱樂部」的會員的非法利益來源。

他還透露說,人們在衣食住行上用到的很多東西,其實都是監獄犯人做的,如兒童玩具、體育用品、家居用品等等,很多都是監獄犯人日夜加工製造的。

「奴工產品的價格低,但犯人的勞動強度極大,產量極大,犯人報酬卻極低,因而利潤相當可觀。」

華先生曾看到過一張監區的月薪明細表,監區長的月薪最高,基本工資不算,通過奴工產品拿到的獎金每月一千元左右,年終獎可能有幾萬元。這還是基層,再往上走,對奴工剩餘價值的瓜分,一層比一層高。到了省級、中央級,每人每年幾十萬元都是個小數目。

而這部份收入都是監獄以改造犯人為藉口詐取來的。一來在押人員所得的報酬極低,低到不合法的地步;二來這部份收入應該回饋社會,其中包括刑事案件的受害者們。但這些收入只落到了監獄系統的管理者的腰包裏。所以「它既不合理也不合法」,他說。

據《明慧20周年報告》,20年來(截止2019年),法輪功學員成為被奴役生產勞改產品的主要受害者。在中國的勞改營(勞教所)及監獄設施裏,法輪功學員是最大的被關押群體,且遭受最長的關押期、最糟糕的對待。

2014年,美國之音報道,中國勞教所有310個,這些地方廣泛存在不同程度的強制勞動和奴工生產。美國國務院、美國國會美中委員會引述外國觀察家的估計,中國的勞改營(勞動教養所)被關押者一半以上是法輪功學員。

中國的奴工產品遠銷五大洲,其中有歐盟成員國、美國、日本、南韓、台灣等地;中國國內銷售則遍及城市、鄉村。

2012年10月,美國俄勒岡州居民朱麗‧凱斯(Julie Keith)從家中的儲藏室拿出萬聖節裝飾品時,意外發現了來自中國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的一封求救信,寫信人是當時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孫毅。

孫毅請求救信獲得者把信轉交給世界人權組織:「在這裏工作的人們不得不一天工作15個小時,沒有周六周日休息和任何節假日。否則,他們就將遭到酷刑折磨、打罵體罰虐待,幾乎沒有工資(一個月10元人民幣)。」

此信公開後,引發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被認為他可能是後來2013年結束勞教制度的導火線。

灰色收入

華先生還透露,「利益瓜分俱樂部」的會員們都會得到非常可觀的「灰色收入」。灰色收入就是權錢交易所得,現在叫權力尋租所得,即利用職務之便,幫人辦事,從中得到的好處費。

華先生舉例說,原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通過權力尋租,灰色收入多達20多億。李東生曾為北京雷明頓廣告發展中心某實際控制人、北京韓建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等11個單位和個人提供過幫助。2007年至2013年,李東生從他們那兒獲利折合人民幣超過2,198萬元。

灰色收入對「利益瓜分俱樂部」管理者誘惑力極大。近幾年落馬的省級監獄管理局局長以及監獄長所得的灰色收入,金額相當驚人。

中共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利益鏈的非法利益來源。
中共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利益鏈的非法利益來源。

在這條利益鏈中最下游的監獄裏的監區長有灰色收入嗎?華先生說,也有,他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著犯人就吃犯人」。犯人想違規減刑、幹輕活兒、當事務犯等等,監區長就滿足,從中撈取一大筆錢。

明慧網上有大量的報道,為了撈到「政績」,監獄的監區長往往指使那些用錢賄賂得到好處的犯人們,用殘忍的手段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血色利益鏈」

華先生說,獄警為了個人利益,賣命轉化法輪功學員。誰的轉化率高,誰就有政治資本被提拔,誰就有資格加入「利益瓜分俱樂部」,從而進入從中央到地方監獄系統的利益鏈。

他在監獄現場看到的是,監獄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手段用盡,辦法想絕,實施酷刑折磨、造假新聞、情感欺騙、專家洗腦、減刑引誘,藥物摧殘等等。

「從2000年以來,一致持續到現在,為甚麼這場迫害如此殘忍而又如此漫長,因為中共用來驅動這場迫害的,自始至終就是這條集古今邪惡之大全的長長的『血色利益鏈』。」華先生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