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定明,香港居民享有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歷年「七一」,在曾經有言論和表達自由的香港,民間多年來都組織表達不同訴求的抗議和遊行——由四五行動和社民連的抬棺材,到以萬計的人參與的七一大遊行,以至反送中期間的勇武抗爭,都是曾經同官方慶「回歸」活動並存在同一個香港的事情。

當中最多人參與的七一大遊行,由早期的支聯會和政黨等團體主辦,到2003年起由民陣接棒,每年都是當年社會問題的縮影,參與的人數亦是政府認受度的寒暑表。

2020年中共強立《港區國安法》後,政府大力打壓公民社會團體,但直到去年,仍然有民間團體向警方申辦七一遊行,惟全遭警方拒絕,各公民團體舉辦的七一活動中,多人被警方以不同罪名檢控。直到「50年不變」走到一半的今天,「七一大遊行」與各種表達對政府不滿的大型集會,已成絕唱。

1997-2002:爭取民主而少人參與

1997年7月1日,在鋪天蓋地的慶「回歸」活動中,支聯會在下午發起「愛國愛港愛民主」遊行,遊行人士舉起「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標語,當時有4,000人參與,比原本知會警方的人數多出一倍,警方口頭警告支聯會。

往後幾年的「七一遊行」,參加人數不多,1998年「平反六四、釋放民運人士」遊行少至40人參與,最多的2000年「董建華下台、爭取民主改革」遊行,有3,700人參與。除了由公民團體和政黨組織的遊行,歷年來不同的團體都借「七一」舉行不同的抗議活動表達訴求,例如「四五行動」多年來都在七一早上升旗儀式的同時,在會場外抬棺材或紙製墳墓,抗議中共「屠夫政權」。

另外,在抗議中共、爭取民主的聲音以外,在2001年,更有新界原居民在「七一」發動反對「雙村長制」遊行,有約5,000人參與。同日亦有由多個民間團體與政黨組成的「支持普選、欽點無恥」遊行,有700多人參與。

2002年主權移交5周年,香港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後的經濟衰退,該年的支聯會等三十六個團體的「七一」遊行主題為「打倒金權政治,堅決捍衞生活尊嚴」,但只有約400人參與。

2003:民怨爆發 50萬人大遊行 扳倒23

中共隱瞞沙士疫情,香港爆發疫症,299人死亡,亦令香港經濟陷入谷底。另外,2002年開始的《基本法》23條立法程序,將在7月初在立法會恢復二讀,引起市民對言論自由的憂慮,負責推銷的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面對反對聲音的強硬態度,加深市民不滿。時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3月被揭發在自己公布大幅增加汽車首次登記稅前,購入凌志房車,種種事件令民怨在7月1日爆發,50萬人上街參與「反對23,還政於民」遊行,同時表達對特區政府歷年施政的不滿、爭取民主,是1989年聲援大陸民運後最大規模的遊行。

50萬人大遊行引來國際關注,亦為政府及建制派帶來壓力。行政會議成員、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在遊行後辭去行政會議職務,代表自由黨不支持立法,法案無法在立法會通過,事後政府擱置23條立法程序,葉劉淑儀及梁錦松辭職。同年年底區議會選舉,當初支持立法的建制派大敗。

此年開始,每年的「七一遊行」,均由多個公民團體組成的民間人權陣線主辦。

2004:人大釋法否決0708雙普選 市民堅持上街爭普選

《基本法》附件一說明,2007年以後特首及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可以修改。但是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在2004年4月釋法,否決07、08雙普選。是年遊行的主題為「爭取07、08雙普選」。民陣稱有53萬人參與,警方則指有20萬人。

2005-2010:董建華下台後遊行人數劇減
往後數年徘徊幾萬 爭普選訴求不變

董建華辭職、人大釋法後07、08無雙普選,加上經濟復甦,民陣稱2005年的「爭取全面普選、反對官商勾結」七一遊行只有2.1萬人參與。是年開始,各界訴求百花齊放,除了普選議題,各團體亦組成隊伍參加遊行,包括勞工團體爭取最低工資、港大校友反對港大醫學院命名為「李嘉誠醫學院」、外傭要求取消外傭稅、市民反對電費貴等。

2006年的七一遊行人數反彈,比對上一年多逾倍,有5.8萬人參與,主題為「平等公對新香港、民主普選創希望」。曾是特區政府第二把交椅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亦有首次參加七一遊行,爭取普選。時任特首曾蔭權被遊行人士批評,未有盡力向北京爭取民主。

2007年的「爭取普選、改善民生」七一遊行有6.8萬人參與,時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首次參加遊行,他過往數年只主持遊行前的祈禱會。遊行另一焦點是爭取公共廣播,及釋放被中共控以間諜罪的資深傳媒人程翔。

2008年,中共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李鵬飛首次參與七一遊行,亦是首名參加七一遊行的前人大代表,他除了爭取普選,亦指出不少長者要拾紙皮變賣糊口,質疑政府「於心何忍」。本年的遊行主題為「同一夢想,同一人權;還政於民,改善民生」,有4.7萬人參與,遊行人士的訴求亦包括反對政府擴大政治委任制度、保育、關注北京奧運前的人權狀況、油價上升、動物權益等。

2009年七一遊行主題為「施政失誤、貧富懸殊、改善民生、還政於民」,有7.6萬人參與。2010年主題為「七一向前走,香港前途在我手」,有5.2萬人參加,是年民主黨的隊伍因早前協助政府通過政改方案被圍剿。

201121.8萬人著曾蔭權下台

2011年,曾蔭權特首任期接近尾聲,但民間對其不滿與日俱增,「還我2012雙普選,打倒地產霸權,曾蔭權下台」七一遊行多達21.8萬人參與,遊行訴求包括撤回替補機制、反對水貨客來港搶購奶粉、反地產霸權等。

2012:梁振英任特首首日 40萬人籲其下台

被質疑是中共地下黨員的梁振英,2012年7月1日就任特首,當日下午即有40萬市民參與遊行,高呼「梁振英下台」。遊行人士針對梁振英在僭建問題上說謊,批評「梁振英、大話精!」,亦有市民表達反對當局硬推國民教育科、希望杜絕雙非孕婦來港等訴求。

另外,湖南工運人士李旺陽之死亦引發關注,支聯會、社民連、保釣行動委員會等團體,早上趁金紫荊廣場升旗禮到場示威,但部份人被警員攔截,社民連成員則抬道具棺材,到中環廣場示威。

2013:佔領中環蓄勢待發

2012雙普選2013年七一遊行大會主題為「人民自主,立即普選;佔領中環,蓄勢待發。梁振英下台!」,民陣稱有43萬人參與。除遊行主題的訴求外,遊行人士亦包括爭取集體談判權、新聞自由、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等。在大陸市場崛起的同時,有藝人仍然參加本次遊行,包括歐錦棠、龍小菌、森美、盧凱彤、藍奕邦等。

2014:預演佔中

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6月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指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治權」,特首人選必須「愛國愛港」。

七一遊行人數創10年新高,民陣公佈有51萬人參與,主題為「捍衛港人自主 無懼中央威嚇 公民直接提名 廢除功能組別」,遊行人士反對白皮書,爭取特首選舉公民提名和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另外亦有人不滿建制派強行通過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免費電視發牌不公等。

七一大遊行後數百人留守,學聯及學民思潮在遮打道「預演佔中」。警方翌日凌晨清場,共拘捕511人,包括3名屬泛民陣營的時任立法會議員李卓人、何俊仁、梁耀忠。

2015-2018:社運低潮

2014年79日的雨傘運動結束,公民社會陷入低潮。2015年「建設民主香港,重奪我城未來」七一遊行只有4.8萬人參與,參加者繼續高呼「梁振英下台」,堅持普選。當時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分析,雨傘運動、政改否決後,不少人感到政治無力。時任民陣召集人陳倩瑩稱,遊行人數少與沒有逼切議題有關。

自2012年梁振英上任後,每年七一遊行的主要訴求均為「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任期最後一年的2016年,民間反對其連任,主題為「決戰689」的遊行人數回升至11萬。

2017年,政務官出身的林鄭月娥取代梁振英出任特首,參與七一遊行人數跌至6萬,遊行主題為「一國兩制,呃足廿年,民主自治,重奪香港」、「法辦梁振英」。參與遊行的人不少諷刺林鄭為「梁振英2.0」,又有人指當局須嚴正調查梁振英的UGL事件,並提出「我要真普選」等訴求。

2018年,雖然經歷民選立法會議員被DQ、政府強推高鐵「一地兩檢」等,但仍然只有5萬人參與七一遊行,主題為「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不過當年政府的回應,比過往強硬,指「任何不尊重『一國』、無視憲制秩序、嘩眾誇張、不實誤導的口號,皆不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不利香港的發展」。

2019:和勇不分 無懼警暴 55萬人上街反送中

2019年6月,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在這場主權移交以至歷來香港最大規模的抗爭中,於「勇武」抗爭者7月1日約下午1時半開始衝擊立法會大樓後,「撤回惡法 林鄭下台」的七一大遊行仍然在下午約2時50分出發,有55萬人參與,亦表達重啟政改、釋放所有政治犯、撤銷暴動定性、徹查612鎮壓的訴求。當日警方以金鐘一帶有抗爭者衝突為由,下午一時許向民陣建議延期舉行七一遊行,或將活動改為只在維多利亞公園草坪集會,或將遊行路線終點由金鐘政府總部改為灣仔,民陣全部拒絕。

下午起衝擊立法會大樓的抗爭者,經過同警方的對峙後,晚上原本在立法會內的數百名防暴警員突然撤退,抗爭者最後攻入大樓,多處被破壞,議事廳被噴上「取消功能組別」、「反送中」、「真普選」,香港區徽亦被被噴黑。會議廳外一條白色柱,被噴上「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但同時抗爭者亦在立法會圖書館外,及立法會紀念品櫃外,標明「不可破壞」。

同日較早時間,因應上午8時在灣仔金紫荊廣場舉行舉行升旗典禮,大批市民清晨陸續集結在夏愨道及龍匯道迴旋處抗議,警方派出大批警力持盾牌及警棍加強戒備,警民發生對峙。上午7點30分左右,警方對抗爭民眾噴射胡椒噴霧、揮動警棍,8點左右,現場疑似有多名年輕人在龍匯道被押上警車帶走。

2020:政府以疫情禁制集會遊行

中共肺炎疫情年初爆發後,警方多次以疫情為由禁制集會遊行。同時,中共密鑼緊鼓籌備訂立《港區國安法》,經過一輪「立法」程序,6月30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終強行為香港訂立《港區國安法》,當晚實施。

早於4月,民陣向警方入紙申請舉辦七一大遊行。但警方最後以「限聚令」為由,決定首度禁止民陣舉辦七一遊行,民陣上訴亦被駁回。

一批民主派區議員計劃在6月28日或7月1日遊行,反對《港區國安法》,並因應限聚令,提出以35人一組,每35秒放行一組,並提供口罩及搓手液予遊行人士。但警方最後以疫情和「限聚令」,加上其申請的路線過去曾出現暴力情況為由,反對舉辦。

7月1日早上,社民連在灣仔遊行,參加者在遊行未開始已被警員檢查隨身物品。一小時後遊行終可進行,遊行人士舉起白色花牌,上寫有「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屠夫政權遺臭萬年」、「結束一黨專政」,橫額則表明「廢除國安惡法」。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及多名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當日下午以個人身份發起遊行反對《港區國安法》。下午1時許,大批防暴警察已經在東角道戒備。警方首次展示紫色旗,上面寫有:「這是警方發出的警告。你們現在展示旗幟或橫額/叫喊口號/或其他行為,有分裂國家或顛覆國家政權等意圖,有可能構成《港區國安法》的罪行,你們可能會被拘捕及刑事檢控」。

高壓震懾仍然無阻港人抗爭決心。陳皓桓等人在下午近3時起步,陳持有寫有「反對國安惡法,堅持五大訴求」的橫額,大批市民跟隨。當日中午起,亦有大批市民整日在銅鑼灣一帶聚集,高舉標語、旗幟並叫口號,並在天后、炮台山及灣仔等區遊走。防暴警察在港島嚴密佈防,先強行拆毀民主派人士合法申請的籌款站,並拘捕多名立法會議員,又不斷對記者、市民施放胡椒噴劑、射胡椒球彈,甚至以水炮車發射混入催淚水劑的化學物,至少有兩名記者被水柱射跌。當日警方更首次動用「國安法」拘捕至少10人,全日共以不同罪名拘捕約370人,有人被搜出帶有寫有「香獨」標語的旗幟而被捕,市民唐英傑駕駛插有「光時」旗幟的電單車撞向警員被捕。

事後陳皓桓、前立法會議員胡志偉、梁國雄等8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組織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3罪,當中7人認罪,被判監禁半年至一年。唐英傑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罪,判囚9年。

2021:民陣被警方定性為「無註冊社團」

民陣臨時召集人鍾松輝6月20日表示,今年將不會申請舉辦7月1日的遊行,他直言因「限聚令」及民陣被警方定性為「無註冊社團」,「相信民陣申請任何公眾集會或遊行,都不會獲得批准」。

即使是在疫情和港府的施壓下,4名社民連成員「七一」仍按慣例遊行,要求當局釋放所有政治犯。


2022:七一大遊行成

2021年8月,在《港區國安法》陰影下,自2003年起主辦歷年七一遊行的民陣宣佈解散。

4名社民連成員去年七一仍然按慣例遊行,但社民連主席陳寶瑩6月28日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社民連部份義工及友人已遭國安警察約談,因此今年七一不會舉行任何示威活動,「形勢艱難,祈請見諒」。此次是社民連首次不在七一舉辦示威活動,亦代表在公民社會面臨瓦解下,市民多年來的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即使明文寫在《基本法》,香港居民亦不再享有。@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