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實行「餐飲桌長制」,這引發了全網揶揄,上海「實行餐飲桌長制」的話題很快登上微博熱搜。

6月26日,上海疫情防控記者會宣布,自6月29日起,轄區內無中風險地區且近1周內無社會面疫情的街鎮,將有序恢復餐飲堂食。不過,上海市商務委指導行業協會發布的《本市餐飲服務業復商復市疫情防控指引》(第三版)中的六方面要求之一,對恢復堂食的餐飲企業「實行餐飲桌長制」,桌長負責控制1.5個小時左右的就餐時間,還要監督餐前刷碼餐後戴口罩等。

上海「實行餐飲桌長制」,網民紛紛揶揄:「搞不清楚為甚麼他們要這樣做。桌長,誰委派的?一起吃飯的人選一個,還是政府選一個?」

「估計關了我們2個月,認為我們不知道怎麼吃飯了,吃個飯還出個指導規則。」「又想開放,又不想擔責,還真是優秀政府。」

上海市民黃女士6月28日對《大紀元》表示,微信群裏也都在議論這事,「原來封控在家要選團長、樓長,現在選桌長,以後不知道還有甚麼長,真的很搞笑,怎麼想出來的,這些人整天都是想歪門邪道。可能不是共產黨員還不能當桌長。」

「現在高考結束了,學生考得好,金榜題名後要請客,限制最多5桌,每桌都要選桌長,(萬一)有點情況還要找到那個人(桌長)。」她說:「上海市委書記不是講打贏了大上海的保衛戰了嗎?他們還要一步步打下去?」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6月28日對《大紀元》表示:「餐飲桌長制」是一齣形式主義式的鬧劇,當局通過這個形式主義為自己塗脂抹粉,「經營餐飲業是由於有政府良好的管理,不會使疫情重新爆發。」

「使更多的人覺得共產黨政府對於疫情的管理是有效的,放開是有序的。它們(當局)有所謂各種各樣的有效措施來防止和應對疫情的蔓延,它們是想達到這麼一個目的。」賴建平表示。

「日常生活被政府管著」

上海市民汪先生6月28日對《大紀元》說,歇業3個多月的餐飲行業已經受不了了,都在抗議,官方在壓力下只得慢慢放開。但現在是權力說了算,「他說你是陽你就是陽,他有甚麼證明呢?他們想幹甚麼就幹甚麼,老百姓是待宰的羔羊。」

他認為,官方的目的就是要想盡一切辦法控制人,「你的活動軌跡他們都知道,到處要掃碼,進超市、乘巴士地鐵都要掃碼。」

黃女士批評當局對百姓越來越過份的做法,現在政府甚麼都管,婚喪喜事也有限制,「政府、衛健委和疾控辦那種做法弄得老百姓沒法活了。現在在家和外出都是一樣的,小監獄大監獄,在家也是監獄,出去,整個國家就是一個大監獄,聽說又要用電子身份證,全都是透明人,一點私隱都沒有。」

賴建平也認為,它反映了極權專制背後的政治邏輯,權力任意地延伸到任何領域,嚴密地控制社會生活的每一個方面,「我們的日常生活越來越多地被政府管著,而且管得很嚴、很死,恨不得以後就像那個動物莊園,像《一九八四》那部作品裏面寫的,有個老大哥在盯著你,每時每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