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6月29日),中國國內和國際航線機票的網上搜索量激增。此前中共對其COVID-19禁令鬆綁,將入境旅客的檢疫時間縮短了一半,並將中國人手機中的通信行程卡「摘星」。但很多民眾對此反應謹慎。

通信(大數據)行程卡,於2020年3月13日COVID-19疫情推出,並成為中國人這兩年的出行證。當局利用其來跟蹤每一個中國人的行蹤,包括用戶過去14天內所有到訪過的國家(地區)和連續停留超過4小時的國內城市。

工業部周三稱,將不再用「通信行程卡」帶星號,來標記用戶是否去過有疫情的城市。該公告迅速成為熱門話題,在微博上的瀏覽量超過2億。

星號有助於地方當局實施隔離和COVID-19檢測等控制措施,但引發了大量的投訴。

而此前一天,中共衛健委宣布,海外旅客在抵達中國後,集中隔離的檢疫時間已從之前的14至21天縮短到7天,隨後的家中隔離也從7天縮短到3天。

看上去中共基於病毒清零政策的封控措施有了明顯放鬆,並引發旅遊諮詢激增。

Qunar平台報告說,在周三的公告發布後30分鐘內,機票的搜索量增加了60%,酒店的搜索量增加了一倍。Ly.com網站也報告了類似的增長。

但許多社交媒體用戶對此反應謹慎。

拭目以待

中國市場研究集團董事總經理本‧卡文德(Ben Cavender)說:「現在說這能在多大程度上激發人們的旅行熱情,還為時過早,因為很可能他們在國內旅行時仍然需要應對相當嚴格的檢測要求。」

在世界許多國家嘗試與COVID-19共存之際,中共仍執意堅持極端清零政策,並因此重創經濟,使企業受挫,更激怒了上海等城市中陷入嚴控封鎖的數百萬人。各地抗議事件不斷。

周二,正在武漢考察的習近平重申,清零戰略「正確和有效」,應該堅決執行下去。

許多想去旅行的人在社交媒體和聊天室裏說,他們在訂票之前將採取觀望態度。理由是航班短缺,而且政府限制向那些因「非必要原因」出國的中國人發放護照。

大多數進入中國的航班都被限制在75%的座位使用率。而且,一旦航空公司有一定數量的COVID-19陽性乘客登機時,中共會通過其「熔斷」系統迫使其暫停營運。

根據諮詢公司Variflight周二的數據,今年中國的國際航班數量,包括前往澳門、香港和台灣的航班,約為COVID-19大流行前的4%。

而且,機票價格遠遠高於正常水平。例如,7月至9月期間,中國東方航空公司從新加坡到上海的單程機票價格在人民幣5萬至7萬元(7,460美元至10,590美元)之間。

「航班很少,機票價格高得驚人。事實上,不可能安排國際團體旅行。」上海春秋旅行社副總經理周衛紅(Zhou Weihong)向路透社表示。

「想離境似乎更難」

那些完全有能力離開中國的人想離境似乎更難。一位現在在華盛頓特區的中國企業家在當局限制出國之前逃了出來。他認為自己很幸運,但出於安全考慮,他拒絕向《金融時報》公開身份。

「我在2月份從廣州飛往甘迺迪機場。」他說,「 即使如此,我還是花了四個小時才通過所有的檢查。」

在第一個檢查站,公安局的警察對他進行了詢問,問他「旅行的原因」以及攜帶了多少東西。他說,「他們在檢查人們的行李。」

5月,中共移民管理局宣布將「嚴格限制」非必要旅行,理由是擔心國際旅客會造成感染。但否認完全暫停簽發護照。

他說,其他人就沒那麼幸運了。「我的一個朋友想去紐約送她的孩子上大學,但護照辦公室拒絕向她發放護照。他們說送她的孩子上大學不是離開中國的有效理由。」

根據官方數據,中共當局在第一季度發放的護照,包括新護照和續簽護照,較大流行之前下降95%。

一位來自新加坡的理財顧問說,最近幾個月,她實際上一直在兼職做旅行社。她那些富有的中國客戶試圖規避官方對所有「非必要旅行」的禁令。

「即使人們無法離開,他們也在制定計劃,以便這樣做。」這位同樣不願透露姓名的顧問說,最起碼「他們希望感覺自己有這種選擇」。

她補充說,即使是富有的客戶,在中國找到能夠公證或翻譯海外旅行所需文件的律師也變得越來越困難。

「很多律師都不願意接這些案子……如果你的護照過期了,那就是一場災難。」她說。

北京的規定很可能扼殺了中國人更大規模的外流。然而,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FR)高級研究員黃延中說,人們試圖離開,說明他們對當局「失去了耐心和信心」。

「他們覺得在壓抑的政治氣氛和疲弱的經濟中沒有未來。他們正在用腳投票。」他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