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中共接管香港25周年,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兩日消息甚囂塵上,但並不留港過夜。作為疫情爆發後首次外訪,中共新華社稱其會出席香港七一25周年慶典,但未有排除「視像出席」的可能,是否親自到港仍未知曉。有學者分析習來港不過夜,是在現時大陸局面複雜的情況下,寧願相信大陸網絡環境的一種工作上的保安安排。

香港方面則如臨大敵,公布封路及封港鐵站的安排,並派出國產裝甲車在市面巡邏。

香港不同傳媒均引述消息,報道習近平訪港的安排。《明報》28日報道,習料於6月30日及7月1日訪港,但期間會到深圳而非在香港過夜。預料習30日會乘高鐵或私家車抵港,先後參觀科學園、出席禮賓府特首林鄭月娥的晚宴,1日則主持灣仔會展舉行的新一屆政府就職禮,及視察機場第三跑道後乘飛機離港。

《星島日報》同日報道,香港疫情回升,但習近平非常關心香港,除非有不可預測的情況,否則會如上述的日子來港。

6月25日,中共黨媒新華社發稿宣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將出席「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大會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政府就職典禮」。

翻查5年前,習近平訪港前,2017年6月25日,中共黨媒新華社發稿宣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於6月29日至7月1日赴香港,出席「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大會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5屆政府就職典禮」,並「視察香港特別行政區」。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認為,現時香港的保安無大問題,「難道真的怕好像鄧炳強所講,有恐怖襲擊嗎?」在抗疫方面亦會「做到足」,相信以其最高領導人「身嬌肉貴」的身份,特別要小心,加上要「清零」,更是「少少風險都不想冒」,在監誓時應該會同香港官員「離開九丈遠」,或是不接觸其他人,這個亦比較容易解決。

鍾相信「不過夜」的考慮,主要是「另一種保安」的問題,即是習在工作上的保安安排。

鍾劍華解釋,現時的國內的情況比較複雜,習可能有些事情要晚上回到深圳處理會比較方便,「他信任國內的那套多過信任香港的那套」,反而在香港很難保證網絡是否安全:「如果有些事情要處理,打電話也好,或者要視像,用互聯網也好,在深圳的保安可能會好點,可能這種安全更加重要」。

他分析,現在國內的環境,第一是經濟出問題,另外習近平一離開北京,政治上亦不見得完全無風險。舉例指出上月底李克強召開「10萬人大會」,當中沒有提過習近平,「所以有些人對他很明顯有意見,他可能不放心,有些事可能要繼續跟得很貼,聽匯報,作出一些行動上的指示,這些在香港的話,可能網絡環境沒有國內那麼穩陣」。

鍾續指,如果在香港的話,「被人hack(駭)又有,被人勾線也有,相信國內的互聯網系統,特別是他的『專線』會穩陣,相信這可能是他不(在港)過夜的其中一個原因」。

擔心在香港工作的保安安排 寧願即日來回深圳

《明報》報道,多名出席七一就職典禮的官員,比原定的周三(29日)早入住隔離酒店,據知部份官員是為免經毋須「閉環管理」的家人染疫。要「面聖」就要「閉環管理」,是否很沒有尊嚴?

鍾劍華直指「香港的官都甚麼尊嚴都全沒有了」,他們是收到指示不隔離不可以,基本上是要配合北京的保安和防疫要求,「阿爺叫他做甚麼他都要做,如果無阿爺怎能夠上到位?」

警方會在習到訪、逗留及途經地區設立核心保安區,周邊範圍則列為保安區,習所途經的地區之行車及行人天橋需短暫封閉,屆時將實施車流及人流管制,又在6月30至7月1日封閉會議道以北、會展中心,港鐵會展站屆時亦會封閉。

鍾劍華批評,警方計劃在習訪港期間的封路、封港鐵站的安排是「找事來做」,滿足國內層層下達的要求,主要是突出領導人的重要性,很多時並無保安上的實際需要,是為了表現出重視、盡忠,「層層加碼越做越過火,現在的做法你說是虛張聲勢又得,靠嚇又得,做到過曬火(做得完全過火)亦都得」。

鍾早前亦批評,警務處處長聲稱3萬名警察總動員,灣仔亦已放置很高的水馬,又派出國產裝甲車在市面巡邏,是「對著空氣展示肌肉」,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不同於殖民地年代王室人員訪港,現時在重重的保安安排下,一般的香港市民應該見不到習近平。鍾劍華說,5年前習近平來港亦是有重重水馬阻隔,示威區要去到一公里遠,今次他來港,「我覺得香港沒有甚麼人想見他,真的想見他的只不過是藍絲,一般人很冷淡」。

警方無保安上實際需要只是表忠 習此行為「拿彩」宣示政績

鍾預計,習近平會藉著七一來港參與主權移交25周年慶典及監誓,宣示香港「二次回歸」,宣示在他的領導下,成功掃除顏色革命,落實全面管治權,以圖將其歷史地位,拉到與鄧小平一樣,「鄧小平促成香港回歸,他(習近平)促成香港二次回歸」。

鍾認為習此行目的是「拿彩」,在二十大之前宣示自己的政績;但相信其訪港要到「最後一刻才公布具體的行程和具體操作安排」,不過相信即使習近平來到現場,亦會與官員和李家超保持很遠的距離。

中共《人民日報》29日發表署名文章,題為《堅定不移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習近平總書記引領「一國兩制」香港實踐行穩致遠》,內容多重申香港在「國家發展大局」的角色及回顧習過去針對香港的講話,指「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站在戰略和全局的高度,就香港工作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為推動『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行穩致遠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