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22日,國際能源署(IEA)發布《2022年世界能源投資報告》。報告顯示,雖然全球能源投資仍以清潔能源為主,但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帶來的能源價格飆升以及供應危機正在刺激全球對化石燃料的投資。

IEA的報告預計,2022年全球針對煤炭、石油、天然氣和低碳能源的供應鏈投資將增至8,520億美元,相比2021年(7,940億美元)增長7%,相比2020年(6,800億美元)增長25%。

其中,全球2022年對煤炭供應鏈的投資預計為1,160億美元,相比2021年(1,050億美元)增長10.5%,相比2020年(950億美元)增長22%。

報告說,這一增長將由全球煤炭市場的主要參與者中國和印度引領。

2021年中國煤炭短缺和限電使能源安全成為近期中共政策的優先事項。儘管中國已承諾停止在國外建設燃煤電廠,但中國市場上仍有大量新增煤電裝機容量。2020年和2021年中共當局批准開發的煤電項目容量超過了2,000萬千瓦,而2022年上半年已批准超過1,500萬千瓦煤電裝機容量。

煤炭面對進口更昂貴的壓力,印度也在尋求增加本國的煤炭供應。印度官員在今年5月6日表示,該國計劃重開100多個關閉的煤礦,以增加煤炭產量。

在截至今年3月底的一年中,印度共生產了近7.8億噸煤炭,燃燒了超過10億噸的煤炭。據能源研究所今年5月的報告,重開的煤礦在未來三年可為印度增加1億噸的煤炭產量。

在包括歐洲在內的其它市場,也正在使用更多的煤炭。

今年6月中旬,俄羅斯能源巨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減少了通往德國的北溪管道的天然氣輸送量。德國經濟部長羅伯特哈貝克(Robert Habeck)在6月19日宣布,將採取措施確保德國冬天的供暖需求和製造業能源供應,除了增加天然氣的儲存量之外,還計劃重新啟動過去為減少碳排放而關閉的燃煤電廠,以減少天然氣的用量。

歐盟委員會承認,擺脫俄羅斯化石燃料的努力可能迫使各國使用煤炭設施的時間比預期的要長。

除了煤炭之外,根據國際能源署統計,2020年以來,全球對於上游石油和天然氣的年投資持續增加,預計2022年將達到4,170億美元,相比2021年(3,840億美元)增長8.6%,相比2020年(3,530億美元)增長18%。

在中東地區,在主要資源持有者的推動下,沙特的國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和阿聯酋阿布扎比國有石油公司(ADNOC)已宣布計劃在2022年將投資支出增加約15-30%。

在西方及國際公司中,2022年針對上游石油和天然氣投資增幅最大的預計為美國企業,計劃在2022年增加30%以上的支出。而歐洲企業2022年對上游石油氣資源的投資基本與上年持平。

歐洲為擺脫俄羅斯天然氣對液化天然氣市場提出了新的需求,不過,由於大多數項目面臨三到四年的建設與投資回報期,使得針對液化天然氣投資的影響變得複雜。

IEA的報告預測,全球2022年對液化天然氣的投資預計740億美元,相比2021年(710億美元)增長4%,相比2020年(370億美元)將增長1倍。

IEA預期,長期的液化天然氣投資增加仍將由亞洲買家主導。從2021年年中天然氣價格上漲以來,只有兩個新的液化天然氣項目最終達成投資決策:澳洲一個110億美元的擴建項目,以及美國路易斯安那州一個130億美元的投資項目。@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