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出席北約峰會 新戰略將對中共強硬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峰會將於6月29日至30日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召開,非北約成員國的日本、韓國、澳洲和紐西蘭四國首腦也應邀出席這次峰會。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韓國總統尹錫悅均已啟程赴會。

韓國早在2006年已成為與北約進行非軍事領域合作的全球夥伴國家;今年5月,韓國成為了北約合作網上防禦卓越中心的正式會員。為加強與北約的合作,韓國這次還計劃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設立韓國駐北約代表部。

另據日本時事通信社的報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將在北約峰會上向各國傳達「絕不容許藉由武力在全球任何地區,單方面改變現狀」的立場,也期待跟北約組織展開更進一步的合作。

對於日、韓首腦出席北約峰會,中共外交部。6月2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主持例行記者會時,對此表示極力反對。

汪文斌聲稱「亞太地區不是北大西洋地理範疇」,並指控北約作為北大西洋軍事組織「近年來卻跑到亞太耀武揚威」,他還聲稱北約「已經搞亂了歐洲,不要再搞亂亞太,搞亂世界」,並聲稱北約的舉動「必將引發亞太國家和國際社會的高度警惕和堅決反對」云云。

對此,美國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戰略溝通協調員約翰•科比在新聞發布會上回應說:「其他國家出席何種會議,中國(指中共政府)沒有否決權。」

科比還說:「我們在歐洲看到的對領土和主權的攻擊,在印度和太平洋也同樣可能發生」。

中國時政評論人士徐行健日前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說:「亞太國家的參會,意味著北約集體防禦機制在向亞太地區擴展,其針對性是不言而喻的。雖然北約是個防禦性的組織,但對中國(中共)而言,其形格勢禁、騰挪的空間會變得越來越小。」

據日本《讀賣新聞》報道,在這次北約峰會上,應邀出席的亞太四國首腦將聚在一起,針對中共的軍事擴張,確認相互間的合作,以此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

一名白宮官員6月26日證實,北約的新戰略文件中將納入針對中共的「強硬」措辭,對此,北約國家仍在磋商中。

中國女星郝蕾曝北京慘況 感嘆「竟然如此淒涼」

中共的動態清零政策給經濟和民生造成的傷害,對外界來說,僅限於數據上的認識。近日,在北京居住了十幾年的中國女星郝蕾在微信朋友圈發文,描述親眼目睹封控導致企業倒閉,乞討要飯遊民增多的場景,感嘆北京街頭竟然如此淒涼。

6月24日,網上流出郝蕾在朋友圈發的一大段文字。郝蕾講述,到住家樓下的大排檔吃飯,結果看到了令她震驚的三個場景:

首先,有兩個身形較胖的男子拿著塑膠袋出現,打包了隔壁桌的剩菜;接著,一位阿姨撿走店家沒有收走的飲品瓶;最後,她看到一名瘦弱的看起來快60歲的老人家,揹著背包在街上徘徊後,把隔壁桌僅剩下一壺水倒進了自己的水杯,然後坐在一張空桌子邊,面前擺了一個空的一次性飯盒……他在等甚麼?空空的飯盒如他空空的眼神,充滿了無望……

郝蕾說自己在住家附近的街上吃過很多次飯,但「從沒見過如此悲涼的場景」。她直言:「這裏是北京啊,首都的繁華地段都是如此,其它小地方的人怎麼活下去?」

她忍不住地問:「果真是因果?那麼怎樣才能當下種善因,不再繼續食這無味的惡果?」

43歲的郝蕾是是中國知名影星,也是名虔誠的佛教徒。2010年因電影《第四張畫》奪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帖文引發熱議。有大陸民眾嘲諷當局「鬥爭、偉大、感恩,領導英明」,感慨「人民真的太難了,這樣下去,餓殍遍地」。

針對郝蕾的貼文,北京時事評論員華頗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表示,自己好一段時間沒在外面用餐,沒有見過郝蕾描述的景象。

華頗:我認為也是她親眼所見吧。就說明清零政策對經濟、民生打擊很大,尤其是從事臨時性工作的人,因為疫情防控不能工作了,坐吃山空,萬不得已去吃人家剩飯、剩菜。此外,中國社會出現一些遊民階層,四處漂泊,聚集大城市尋求生路,但是沒有生路,只好落到乞食地步,底層民眾真是有些人生活非常困難、悲慘。

華頗說,清零幾個月,使很多人失業,沒有薪水,付不起房貸,得病的病患不能及時就醫。各地政府有很大權限,國務院說防疫「九不准」,到了地方變成了80、90個不准,層層加碼,老百姓苦不堪言。

蔡奇稱北京未來五年常態化防疫 惹怒市民 官媒急刪

在外界關注中共的清零封控何時是盡頭之際,北京日報App報道,北京市委書記蔡奇6月27日,在北京市黨代會上稱:「未來五年,北京將堅持不懈抓好常態化疫情防控」,「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等等。其中,開篇的「未來五年」令北京市民震驚,也引爆了市民的怒火。當局迅速刪除「未來五年」四字。

蔡奇的講話很快在網上熱傳,民眾特別圈出「未來五年」並評論說:「比鬼故事還要嚇人!大中午的一下子給我嚇清醒了。」

該話題引起熱議後,微博平台開始清理民眾對此事的評論,並刪除了「未來五年」這一話題。

在引發民眾憤怒之後,北京日報App報道中的「未來五年」四字當天就被刪去。

同時,北京日報社社長趙靖雲還在社交傳媒上「解釋」稱,這四個字是該社記者「套模板誤加的」云云。不過,該說法無法讓民眾信服。民眾翻出北京電視台的影片報道,發現其中也有「未來五年」四字,於是引起新一輪嘲諷。有民眾質問:「難道北京電視台和北京日報一樣套模板?」

在各種質疑聲中,黨媒「環球時報」前主編胡錫進發微博出來叼盤,稱刪掉「未來五年」的修改是「順應民意」。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蔡奇能當上北京市委書記,依靠的是當初對習近平肉麻的吹捧。在二十大之前,習家軍人馬都在爭先吹捧習近平,都在爭取得到提升。蔡奇表態「未來5年」堅持「清零」,顯然是一種「表忠」之意。但沒想到惹怒了民眾,只好慌忙刪除「未來5年」。

前日本黑幫幹部講述中共活摘器官內幕 活人供體隔壁待取

「山口組」是日本最大的幫派組織之一,前山口組旗下「佐藤組本部長」菅原潮,2015年他金盆洗手,現在是一名經濟評論家,有十幾本經濟方面的著作。他也是一名網上名人,在Twitter擁有22萬粉絲。15年前,他意外發現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內幕。

菅原潮:「醫生說,供體就在隔壁,你要不要看?拉開布簾,我看到供體躺在那,男的,21歲。因為藥物作用,看上去沒有意識。我問他是甚麼人,醫生說他是壞人,被判了死刑的犯人。」

「我又問,他幹啥壞事了,醫生說他是恐怖組織的,是法輪功。」

2007年,菅原潮一名友人的哥哥肝病惡化,需要接受器官移植,朋友通過仲介在中國找到了供體。手術前,朋友請菅原潮在日本採購白蛋白並將其送到北京。

菅原潮因此意外發現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

「仲介說,沒有官員的參與就沒法做,沒法調整複雜的關係,待遇不一樣,從日本到中國後,是走專用通道。有官員專用的通道和地下隧道,都是暢通無阻的。」

菅原潮說,我不知道來接我的官員是甚麼級別,但能感覺他很有權力。有兩輛黑色凌志專車直接開到客機停靠地,有海關官員趕來為我辦理入關手續,之後我們的專車從寫著「貴賓口」的地方開出去。中途經過了幾處專用通道和秘密通道。

菅原潮還說,從中國方面得知,北京武警總醫院接受了日本、沙特和德國的有錢人做活體器官移植手術。

「因為是活人,所以是活體移植,器官被摘掉後,這個人就死了,摘器官的同時做手術效果最好,遺體怎麼處理的,就不知道了。」

菅原潮朋友的哥哥先去中國做了檢查,然後回日本等待。一個月後,醫院說找到供體,費用為3000萬日元。

「(醫生)說供體非常年輕,肝臟很好,我覺得很吃驚,醫生還說,中國人很多,多少供體都能找到,可以找到合適的供體,中國有很多壞人,反正他們也是要死的,應該有效利用他們。」

「手術失敗了,朋友的哥哥死了。」

「供體當然死了,患者也死了。」

菅原潮說,醫院對待供體非常殘忍,醫生們都被洗腦,他們不認為自己做錯了甚麼,認為是在處理死刑犯。想起來都是件很殘酷的事情。

「我看到供體躺在那裏,雙手和雙腳的肌腱被割斷,我問他們為甚麼這樣做,他們說一個是防止逃跑,再有供體會緊張,一緊張身體就會蜷縮,那樣會影響器官的質量。」

菅原潮表示,除了日本人,還有歐美、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和其它中東國家的有錢人去北京做手術。

數百村鎮銀行儲戶聚集鄭州 維權遭鎮壓 多人中暑倒地

4月以來,河南多家村鎮銀行約40萬儲戶無法取款,涉及存款金額400億人民幣,各地儲戶趕到河南鄭州維權,結果健康碼變成「紅碼」,維權受阻。在輿論壓力下,當局取消了「紅碼」的限制,各地儲戶再度聚集鄭州,從25日起,數百名儲戶聚集河南銀保監局門口,舉牌高喊「還我存款」。因天氣炎熱,多人中暑倒地。

現場片段:「還我存款,還我存款,還我存款,還我存款,還我存款,儲戶難友取錢這麼難,老天爺看到嗎?」

河南村鎮銀行儲戶李先生:「到鄭州銀保監局,今天去的第三天了吧,人多啊現在幾百人,儲戶的錢應該怎麼辦?他也不說,就是說等。本地的,線上的一樣啊,取不出來呀,兩個多月了,影響買房月供啦、孩子上學啦,家裏有老人有病的。」

26號的影片顯示,因為天氣炎熱,多名在鄭州維權的儲戶,中暑倒在地上,現場一片哭嚎聲。

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張女士:「維權多長時間了,沒人管,銀行提不出錢來,你不覺得很離譜嗎?去了又花不少路費,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唄。不紅碼嘛,肯定有抓去的。河南40多度,不知道穿白袍從哪兒冒出來的,阻止120搶救那些熱暈的人。」

27日,網上視頻顯示,當局出動特警車和大巴車,以及大批穿藍色防護服的人,早上9點過後,開始清場。多名儲戶被強行抬進或拽進大巴,一名女儲戶被打傷倒在地上。多個視頻裡高喊警察打人。

儲戶:什麼意思?什麼意思?什麼意思?你幹嘛?

有儲戶直播被暴打,搶手機,部分儲戶上天橋喊口號,還有部分儲戶被大巴拉走。

河南村鎮銀行儲戶 張女士:「很多人都有好多錢在裡面,都沒法活了,都想組織起來,一塊上中央,去北京。」

據了解,26日,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的手機銀行App突然短暫開通,但同時官網仍掛著線上交易系統關閉的公告。

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張女士:「昨天中午開通了15分鐘,讓一些人提現了,有一個領導的妹妹提現了100多萬,提現的截圖發出來了,還有上海一個大姐提現38萬,等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打開那個軟件,就是系統在升級中,這公平嗎?」

26日,還有哈爾濱、天津、杭州等地的受害儲戶拉橫幅,高喊「還我存款」的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