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打開新聞,四處見到久違了的范徐麗泰,想一想,哦,七一近了。七一像中國傳統節日,特殊日子總有指定活動,如清明拜山,盂蘭燒衣,七一前後的指定活動,當然是出盡奶力歌功頌德,吹奏中共,如湯家驊稱香港是中共「掌上明珠」,「殖民地時代看電影要唱英國國歌、觀眾要起立,今天不用了」,葉國華稱中共用完「霹靂手段」,將顯露「菩薩心腸」。但范徐麗泰今天所說的,貌似讚美,細思卻隱隱有點不妥:

「中央政府多年來,每當香港有任何困難時也是全力以赴,可能她做得不完美、公關技巧不足,但心一直存在,為何我們要這麼討厭中央政府?這25年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教訓,教訓我們所有香港市民,不要再說民主、重視人權,其實我們的基本權利是,做了一定工作,希望得到一定報酬,而這些報酬可令我的生活平穩,甚至有少許增長,如果無法做到這點,甚麼民主也是沒用。」(注1)

以事論事,范太的話雖然句意不太完整,但相比起湯、葉二人,卻比較接近現實,此點值得大家讚賞。為什麼呢?

她說「中央政府多年來,每當香港有任何困難時也是全力以赴」,卻沒有說「全力以赴」做什麼,耐人尋味。以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為例,時任財政司長曾蔭權多年後接受曾鈺成訪問時表示,他當年是在入市後才通知中央財政部,對方並無表示任何意見,儘管當晚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公開說會全力支持香港,「但整個過程都是我們自己安排。」(注2)

1998年任何身在香港,有看新聞的人,都知道當年是港府憑自己的外匯儲備擊退大鱷索羅斯,與北京「協助」無半點關係。但事隔幾年,中国大陸就開始流行一個謠言,指「亞洲金融風暴是中共救港」,現在這種謊言甚至寫進教科書。由此可見,范徐麗泰沒有說出來的話,可能是「中央政府多年來,每當香港有任何困難時也是全力以赴侵吞功勞。」

再數到2003年香港,相信年紀稍長的人都記得,2002年底沙士在中国順德爆發,中央政府首先做的,不是開誠布公,全力以赴阻止病毒蔓延香港,而是「全力以赴封鎖消息」,直到2003年2月,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的退休教授劉劍倫,在17日已驗出肺部霧化的情況下,還若無其事在21日攜同妻子到香港入住京華酒店,將病毒散播到香港社區,才紙掩不住火,令疫症大爆發。結果這一次大疫,導致全球超過8,000人感染,774人死亡,包括不少醫護人員,如香港人都應該記得的謝婉雯醫生。

主權移交後的香港,幾乎每一場劫難都跟中共政治意識形態有關,中央政府「全力以赴」做什麼,范太即使沒有列舉事實說明,答案已呼之欲出。

至於她說這25年的「教訓」,是叫「我們所有香港市民,不要再說民主、重視人權」,只需要知道自己的「基本權利」,是「做了一定工作,希望得到一定報酬,而這些報酬可令我的生活平穩」就夠,倒也沒有講錯,只是略嫌有點高級黑。中共一向聲稱重視人權,為什麼范太叫大家不要再提呢?「生活平穩」一句話就更諷刺了。

我每天都看中国新聞,例如6月21日,遼寧丹東一個41歲的女兒,駕車載着不久前做過十二指腸手術,年屆古稀的老父外出取藥,卻因為中共的嚴密「防疫」措施,途中被警察攔截,即使父女已做了核酸,具社區證明,警察仍不讓他們離開。須知取藥是緊要事,女兒情急之下,與警察爭執起來,結果被推倒在地,老父見狀,即扶着病軀,拼了命上前掌摑警察,之後不用說了,當然是父女被拘捕,再控以「襲警」罪。(注3)

還有我寫過兩次的「唐山女子遭虐打案」,截至目前一刻,受害的四名女子依然音訊杳然,生死未卜,官方全無跟進報告。不講人權而又能「生活平穩」,就像不講道德而具有「高尚情操」,是完全自相矛盾的事。范徐麗泰這樣說,我真的很難不懷疑她在嘲諷中共。

何況她還親口說:「為何我們要這麼討厭中央政府?」就算以李家超的中文水平,也明白「我們」必包含「我」。范徐麗泰為什麼討厭中央政府,最好由她本人回答。我只知道,鍾士元在回憶錄寫過,1983年12月16日,當尤德爵士首次向立法局議員宣布,英國決定放棄爭取1997年後繼續管治香港時,范徐麗泰即低頭灑淚。

鑒古知今,范太不喜歡中央政府的原因,其實不難理解。


1、https://bit.ly/3A6W09E
2、https://bit.ly/3NkSony
3、https://bbc.in/3yleIJf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