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星鏈計劃 變身突圍的衝天利器

馬斯克「星鏈」計劃,似乎很長時間都被人們當作一個夢想和傳說。沒料到,一場俄烏戰爭瞬間就把這個傳說拉進了現實生活中,「星鏈」再次帶火了馬斯克,也讓馬斯克的劍客形象更加彰顯。

年初的俄烏開戰以來,俄國軍隊不斷的試圖癱瘓烏克蘭的網絡基礎設施,切斷烏克蘭和外界的聯繫,但是馬斯克卻免費為烏克蘭提供「星鏈衛星」服務,這不僅使烏克蘭人可以突破圍困繼續的上網,還保障了烏克蘭軍隊的無人機不斷線,更精準、有效地對抗俄國軍隊。

SpaceX的行政總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表示,希望每年建造100艘星際飛船,在2050年將100萬人送上火星。(Chandan Khanna/AFP via Getty Images)
SpaceX的行政總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表示,希望每年建造100艘星際飛船,在2050年將100萬人送上火星。(Chandan Khanna/AFP via Getty Images)

馬斯克在2015年1月提出的「星鏈」計劃,打算在2019年和2024年之間發射12,000顆衛星到近地球的軌道上,最終將所有的衛星聯合成一個巨大「星座」,提供覆蓋整個地球極(包括南北)的全天候、高速率和低成本的衛星互聯網服務。

此外,「星鏈」計劃在戰場上還可以精確的引導導彈完成發射,目前美國軍方是星鏈的頭號用戶。到目前為止,SpaceX已經發射出1700多顆衛星入軌。

掌握 撼動牆國的殺手鐧

2018年,馬斯克成為第一個在中國上海開設電動汽車廠的美國商人。圖為上海的Tesla工廠。(HECTOR RETAMAL/AFP)
2018年,馬斯克成為第一個在中國上海開設電動汽車廠的美國商人。圖為上海的Tesla工廠。(HECTOR RETAMAL/AFP)

無疑的,這個「星鏈」計劃也對中共構成巨大的威脅。中共因為長期使用防火牆,封鎖國內網民自由接觸海外的訊息,而被稱為「牆國」。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所主持的「金盾工程」,俗稱「國家防火牆」,以及後來由金盾工程升級為更大型的所謂「平安城市」綜合維穩監控系統,十幾年來將中國網民封鎖在牆內,遭受監控和封殺。

目前的走虛擬私人網絡翻牆,相當於在中共防火牆上打了一個洞,而「星鏈」計劃的實施,則通過衛星直接上網,避開了地面設施的防火牆,用起來更加簡單和安全,被圍困在牆內的中國人如果想翻牆上網,只需要一個可以放在室內,像薄餅盒子大小的接收器就可以實現了。

所以,從技術上來講,「星鏈」可以稱得上是中共防火牆的剋星。由此看來,如果那一天,馬斯克宣布「星鏈」將向被封鎖的中國人民開放,那對中共的「牆國」將是最致命的一擊。只是,馬斯克會不會這麼做呢?

中共駐美大使秦剛,在馬斯克成功幫助烏克蘭突破俄國的網絡封鎖後沒幾天,造訪Tesla工廠,並與馬斯克「暢談」宇宙、汽車,似乎是在提醒馬斯克:不能在對抗中(共)體制的同時,還在中國賺錢。

Tesla 是勝負之劍

馬斯克在推特上擁有8,300萬的粉絲,他多次批評推特,並認為推特應該成為一個真正的言論自由的平台。圖為手機上顯示的推特APP標識。(DENIS CHARLET/AFP via Getty Images)
馬斯克在推特上擁有8,300萬的粉絲,他多次批評推特,並認為推特應該成為一個真正的言論自由的平台。圖為手機上顯示的推特APP標識。(DENIS CHARLET/AFP via Getty Images)

如果說經營Paypal是馬斯克初出茅廬的首次亮劍,那麼經營Tesla則是馬斯克奠定自己在企業界江湖地位的勝負之舉。2018年,Tesla汽車已經成為世界最暢銷的充電式汽車公司;更是在2021年10月,成為第六家市值破1兆美元的巨頭企業。馬斯克也隨著Tesla的成長,在2021年擠下亞馬遜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而成為世界首富。

2018年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開始收緊對中共國的技術出口,很多外資企業紛紛撤離中國。當時,中國政府高層為了吸引Tesla在上海建廠,特意改寫遊戲規則,允許外國公司在中國單獨擁有汽車企業,馬斯克就此成為第一個在中國上海開設電動汽車廠的美國商人。

北京政府為馬斯克提供廉價的土地、低利息貸款和稅收優惠。從一開始,北京官員就明確表示,他們希望通過向Tesla開放市場,來獲得一些回報。當時財務狀況糟糕的馬斯克,到底沒能抵抗住中國市場的巨大誘惑。

只是,好景不長,在Tesla帶動中國國產電動車產業發展後,中國政府開始有計劃地打壓Tesla,不僅限制Tesla汽車在軍事基地和其它敏感政府場所的使用,更是製造輿論引發公眾對Tesla的反感。中共政府還推出《個人資訊保護法》,限制電動汽車製造商可以收集的資料種類。

進入黑幕重重的中國市場,對於馬斯克來說可謂前途迷茫,由於馬斯克在公開場合恭維過中共政府,因而落下了為中共站台的話柄。馬斯克的Tesla在中共上海的工廠,前景對世人都是一個未知數。

自由之爭 快劍鎮服推特

左派對馬斯克不滿,馬斯克已沒有回頭之路,他將和極左勢力、覺醒主義展開決戰。圖為2022年5月2日,馬斯克跟他的母親梅耶(Maye Musk)出席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Met Gala)。(Jamie McCarthy/Getty Images)
左派對馬斯克不滿,馬斯克已沒有回頭之路,他將和極左勢力、覺醒主義展開決戰。圖為2022年5月2日,馬斯克跟他的母親梅耶(Maye Musk)出席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Met Gala)。(Jamie McCarthy/Getty Images)

推特在永久終止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帳戶之後,一直深陷在輿論的漩渦中。馬斯克是推特上活躍了近十年的資深用戶,在推特上擁有8,300萬的粉絲。他曾多次批評推特,並認為推特應該成為一個真正的言論自由的平台。

在經過一番戲劇性的較量之後,馬斯克將支付總價值約440億美元收購推特,並在宣布收購推特的聲明中表示,交易完成後,推特將成為一家私營公司。

同時,馬斯克還說過,「我還想通過用新功能加強產品力,使開源算法增加其可信度,打擊垃圾訊息機械人,並對所有人類進行認證,從而使推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好。」這對於善於利用訊息機械人搞大外宣的中共來說,簡直就是一份宣戰書。

雖然推特的營收和用戶量只是Facebook等社交媒體的零頭,但是Facebook、YouTube的用戶多是以分享日常生活的普通百姓為主,而推特吸引的是新聞讀者。有人曾經說,如果你能抓到這個社會5%的領袖人物,你就能改變這個世界。而領袖人物們幾乎都在推特上有一腳。推特上的消息,轉推的速度是人們難以想像的快速。

23%美國成年人使用推特,所以,推特雖小卻對美國有著巨大的影響力。有評論指出,馬斯克如若真的收購下推特,那麼可能未來幾年,對數十億人使用社交媒體的方式,將產生全球性影響。

準備迎戰 極左勢力和覺醒主義

馬斯克對推特的收購,讓長期遭受左派媒體言論審查和打壓的保守派人士拍手稱快,但也招惹了美國幾大左派主流媒體的責難。亞馬遜老闆貝佐斯名下的《華盛頓郵報》說,不能夠讓有錢人控制媒體,可貝佐斯就是有錢人。CNN則說「民主是需要審查的」,不能讓你想說甚麼就說甚麼,這聽起來更像是中共的說辭。

NBC更是指責Tesla「僱用的黑人太少了」,說馬斯克是一個「種族主義者」。MSNBC美國有線電視新聞頻道節目主持人米卡則認為,馬斯克的收購是在打擊媒體的公信力和散布謠言,因為一旦馬斯克能控制推特就可以控制人們想甚麼了。米卡還說,「控制人想甚麼,這是我們的工作」。言外之意,這是他們這些主流媒體的工作。

2018年6月,馬斯克在推特上說自己其實是個社會主義者。只不過,不是那種把資源從最有效率的地方轉移到最無效率的地方,假裝做好事,實際上卻造成了危害的社會主義者。

馬斯克還表示,他要收購推特的原因之一,是為了減少審查制度對民主和自由構成「對文明的威脅」,並消除推特對言論自由的限制。但馬斯克在某些場合,公開讚揚打壓人權和言論自由的中共政府,也引發不少爭議。

比如,2021年,馬斯克在中共國家電視台露面時,稱讚中共的氣候計劃,雖然中共並沒有真正執行。在如何與中共政府打交道的問題上,著實檢驗著馬斯克一貫的劍客品格和智慧。

最近關於馬斯克和推特之間的拉鋸戰,讓我們看到左派對馬斯克的不滿,那些媒體試圖用性醜聞來抹黑馬斯克,而白宮和馬斯克直接公開較量。這一系列事件顯示,馬斯克已沒有回頭之路,他將和極左勢力、覺醒主義展開決戰。◇(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