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被稱為史上第一位愛國詩人,他對真理、清白的追求,流傳千古,後人評價他的志節「可與日月爭光」。數千年後,熊輝豐出生在屈原的故鄉湖北秭歸,他不寫離騷,不在朝為官,而是一位科學家。但是他與屈原同樣的堅毅不屈、剛直不阿。

方正的面孔,堅毅的眼神,濃眉厚唇,照片上的熊輝豐,相較於笑容靦腆的妻子,看起來就像個不苟言笑、舉止端方的讀書人。熊輝豐和他的妻子劉元傑都是高級知識份子。熊輝豐出生於1938年,是家中幼子,上頭還有六個哥哥姐姐。雖然年紀最小,熊輝豐卻一點也不嬌生慣養,反而從小讀書就刻苦認真。考大學時,他不僅考上了北京理工大學,還是以當年湖北省高考狀元的身份考上的。

熊輝豐的妻子劉元傑更是個了不起的神童,高中時連跳兩級,直接被學校保送到北京理工大學讀書,兩人於是成了學姐學弟。1960年代,熊輝豐和劉元傑大學畢業,那時剛好是中國航太事業發展的初期,所以兩名高材生雙雙被分配到了航太部8358研究所工作。

熊輝豐的專業是雷射雷達,他進了研究所後謹守本分、兢兢業業,可說是將全身心都投入到了研究之中。

然而,他才進研究所沒幾年,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

在紅衛兵「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口號下,承傳千百年的文物古蹟被大肆摧毀,師長、父母遭到學生和子女的殘忍的批鬥,傳統社會的倫理道德蕩然無存。熊輝豐的父親是中共的老幹部了,他曾經擔任過縣長,最終卻被造反派給活生生地打死,熊輝豐的母親也因此得了瘋病。熊輝豐艱難地熬過了這場十年浩劫。

1980到1990年代,熊輝豐作為交流學者,被外派到瑞士和美國等地,旅居國外工作近十年。依照當時瑞士移民局的規定,以熊輝豐的身份,是完全可以申請永久居留的;因為專業質素過硬,他的瑞士同行也積極勸說他,想讓他留下來。然而,熊輝豐拒絕了瑞士提供的優越工作和生活待遇。身在海外,他心中仍然記掛著祖國航太事業的建設,最終沒有答應。

在他和海外專家的合照中,粗眉大眼的外國專家們笑容燦爛,熊輝豐則穿著一件靛藍色的襯衫,領子平整,扣子一絲不苟地扣到了最上層。正當盛年的他,瞳孔黑白分明,嘴角噙著一點含蓄的微笑,臉上沒有意氣風發,只有滿身正氣。儘管經歷了文革的苦難,熊輝豐活得仍像個彬彬君子。與他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不僅讚歎他的才華之外,更敬服於他的人品,都評價他善良、樸實、剛直不阿。

1985年,熊輝豐獲得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1993年,他獲得了「光華科技基金獎」。從這些高水平的獎項,可以看出熊輝豐的專業以及他對社會所作出的貢獻。

熊輝豐聲名顯赫,他的妻子劉元傑也同樣出色。劉元傑在飛航導彈領域大放光彩,多次獲得了航太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榮,在航太部及研究所享有很高的聲譽。

而在這些榮耀和聲譽,是熊輝豐夫婦廢寢忘食工作的結果。他們也因此逐漸的失去了健康,一些慢性病找上了門。

1995年底,熊輝豐出差,到了外地,他偶然得到了一本書《轉法輪》。那時正是法輪大法在中國各地弘傳的年代,公園裏、廣場上,處處可以見到煉功的人群。作為一名嚴謹的科技工作者,熊輝豐以理性分析的態度,不斷研究驗證,不斷尋求進步和真理,這樣的態度貫穿在他的生活之中。而當他讀完《轉法輪》後,他深深地被書的內涵所震撼、折服,他感歎道:「這才是真正的科學。」

他興奮地告訴全家:「我要修煉法輪功了。」

受到丈夫的影響,劉元傑也開始閱讀法輪功書籍。同樣的,這位尖端的導彈專家也被書中呈現的高深法理給打動了,她和丈夫一起開始了他們的佛法修煉之路。

當時夫妻倆因為長年累月的科研工作,都患有各種不同的慢性病。劉元傑更是有嚴重的心臟病,身邊總是備著「速效救心丸」。因為心臟病,她常常全身有氣無力,不能承擔任何體力勞動,甚至周遭嘈雜的噪音都會讓她心率加快。家裏洗衣做飯的家務活都得丈夫和孩子們做。劉元傑因此常常唉聲歎氣,覺得自己是家人的累贅。

可是就在她修煉法輪功後不久,她的心臟病就不知不覺得全好了。她不需要服用任何藥物了。劉元傑於是主動承接下了全部的家務活。病好後,她還可以徒步行走十公里去一個大型的公園,從她那矯健的步伐,完全看不出她之前是一位嚴重的心臟病患者。同一時間,熊輝豐也發現自己的慢性病不藥而癒了。

夫妻倆驚歎於自己修煉後身心的變化,開始積極參與煉功、洪法活動。熊輝豐一次就拿出來一萬元錢購買法輪功書籍,免費贈送給有緣人,休息日也參加法輪功的洪法活動。那時,在8358研究所有八百人左右的員工,這群高知識份子裏,像熊輝豐夫妻倆一樣公開修煉法輪功的有差不多八十人,近十分之一。

然而,1999年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熊輝豐和劉元傑那時已經六十多歲了,兩人大半輩子都奉獻給了國家項目,在專業領域裏受人尊敬。熊輝豐或許沒有預料到,夫妻二人會像自己的父親一樣,最後卻被卸磨殺驢,晚景淒涼。

2000年,熊輝豐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勞教的期間,派出所的警察不斷地騷擾熊輝豐全家,甚至直接將劉元傑和他們的兒子綁到了所謂的「洗腦班」,逼迫二人放棄信仰,放棄修煉。從未遭遇過這種橫蠻與殘暴的場面,受到過度驚嚇的劉元傑好了多年的心臟病突然復發,被綁架到洗腦班的劉元傑整個人倒在地上,警察這才不得不把她送回家,但她的兒子則被關進洗腦班,強迫洗腦迫害一個月後才被釋放。

在熊輝豐被非法勞教後的某一天,家人在整理他的書櫃時意外的發現了二十五封感謝信,寄信人來自河南省和湖北省,這些人都是受到熊輝豐資助的貧困兒童。除此之外,還有二十多份《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頒發的捐贈卡。家人這才知道,從1995年起,熊輝豐就開始捐款,幫助貧困地區的孩子們完成小學學業,至少有二十二個孩子受到過熊老的資助。

熊輝豐的家人們感到很驚訝,因為熊輝豐從沒有和別人提過這件事。他們一封信一封信慢慢地讀著,有孩子說:「我馬上就要上六年級了。要不是您的資助,我現在不知流浪在哪兒,將來是一個文盲,是社會的一個包袱,現在是您給了我新的人生。」也有孩子說:「當老師把您寄過來的錢交到我手裏,說是熊叔叔資助我上學的學費,我激動地哭了。」許多孩子都稱呼熊輝豐「恩人」,他們最樸實真摯的感謝流露在文字間,就像其中一名學生寫的:「熊叔叔我也不會說甚麼話,我只能在心底裏默默地說一聲『熊叔叔您真是個好人!願好人一生平安!』」

然而,孩子們並不知道,他們心中的大好人熊叔叔,此刻正在勞教所內,因不放棄修煉,而遭受用竹籤深深紮入手指的酷刑。

在勞教所被關押迫害了三年後,回到家的熊輝豐仍持續受到打壓。從他被勞教開始,研究所只發給少量的生活費,政府特殊津貼從此停發,正常的按級別漲工資也被取消,以至於熊輝豐的退休金比同等級別人員少了一千元左右。

熊輝豐曾經擔任航太部8358研究所的副所長,也是中國宇航學會的理事,為航太事業兢兢業業奉獻了四十年,可以說是德高望重。他的同事們聽到了這些消息後,非常氣憤。他們親眼見證了熊輝豐的貢獻,以及他對祖國的拳拳赤子之心,對於政府如此打壓、迫害功臣,他們感到忿忿不平。

2014年8月26日上午,熊老先生聽見有人在叫門,似乎是熟人的口吻。沒想到,一打開門,一群便衣警察就一擁而入,他們沒有搜捕令,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把這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綁到了看守所。

人綁走後,剩下的警察還在翻箱倒櫃。他們搶走了手提電腦、印表機、法輪功相關書籍、還有現金等大量私人物品。隔了幾天,警察才送來物品清單讓家屬簽字,然後又把清單拿走了。警察究竟抄走了多少私人物品,熊輝豐的家人根本無法確認。

聽到綁人抄家的動靜的鄰居們悄悄探出頭,他們議論著警察們的行徑:「這幫人就像土匪一樣,放著貪官污吏流氓惡棍不管,這麼好的人卻沒完沒了的跟人家過不去。」「不就是煉了法輪功嗎?」「唉,這都第三次了,……這幫人真缺德。」街坊鄰里都為熊輝豐家的遭遇抱不平。

兩個月後,南開檢察院向南開法院提起公訴。等待審判的期間,已經76歲的熊輝豐老先生就被關在監獄裏。

老伴無緣無故再次被關押的事實擊潰了劉元傑的身心。她的身體日漸消瘦,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差。夜晚,劉元傑無法入睡。她時常驚恐萬狀地對兒女說:「外面警察又來了,他們又要把你爸爸帶走了。」

每天深夜,劉元傑的兒子都要等母親熟睡了,自己才能去休息。而劉元傑的女兒則為了照顧母親的飲食起居,辭職在家,已經很久不能出去工作了。同時,他們發現研究所突然停發了熊老的全部退休金。中共試圖截斷他們的家庭經濟,來讓他們屈服。

熊輝豐被關押後,人們常常看見居民樓裏,劉元傑駐立在窗前,衰老瘦弱的身影。她望著遠方,目光呆滯,彷彿在等待著家人的歸來。那時路過的陌生人大概無法想像,這名瘦弱的老人曾經是一個意氣風發的才女。而熟悉的人看見劉元傑的樣子,也只能唉聲歎氣。熊輝豐的鄰居們心中憤慨,善良的他們默默幫助劉元傑一家人渡過難關。

劉元傑最終沒能等到丈夫熊輝豐回家的那一天,2015年新年剛過,她就在3月3日那一天含冤離世。

劉元傑去世的隔天,她的兒女在看守所、派出所、法院之間跑了整整一天,希望能讓爸爸回家見媽媽最後一面。然而,在各個單位互相推諉之下,熊輝豐最終也沒能回家見老伴最後一面。

相伴數十年的夫妻倆,從此天人永隔。

在熊輝豐既未被判刑卻被非法關押一年後,2015年8月14日,南開法院才終於要進行庭審了。法庭上,77歲的熊輝豐精神矍鑠,講究事實的他義正詞嚴地說:「沒有任何一個法律規定法輪功是邪教。」他堅持人民擁有信仰自由的權利,所以,他依照自己的信仰修煉法輪功在法律上一直都是無罪的。

當時熊輝豐的眼睛,和年輕時一樣黑白分明,炯炯有神,他無畏地望向法庭上審判他的人員,堅定地為自己、為法輪功辯護。

熊輝豐和律師鏗鏘有力的辯護,公訴人和法官無言以對。如同一場鬧劇,這次非法庭審最後不了了之。

第二次庭審是在2015年11月25日進行。但是,法院在開庭前一天才通知律師,這導致律師聯繫不到家屬,開庭時熊輝豐的家人都沒有到場。更荒唐的是,這次的庭審十幾分鐘就匆匆收場了。兩周後,熊輝豐收到了送交他本人的判決書,他被冤判了七年半的重刑。熊輝豐當即提交了上訴書。

熊輝豐的家人為他聘請了北京的律師做二審辯護。這位律師和熊輝豐交談後,不禁感歎道:「與這樣德高望重的老人交流真是一種享受。」

二審辯護過程中,這名律師條理分明、有根有據,他先是點出現有法律遭到濫用和錯用的問題,已經違背了憲法對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保障,更提出執法人員在偵查和取證的過程中違法,事實不清。

他說:「熊輝豐與人為善,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他不但沒有危害社會、破壞法律實施的主觀意圖,更沒有實施過危害社會、破壞法律的行為。」

最後,律師更點明道:「熊輝豐現已七十八歲,可能是中國大陸境內最大年齡的法輪功在押被告人,重判七年半,不知經辦此案的檢察官和法官會不會因此而『青史留名。』」

然而,2016年3月9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在沒有開庭審理、沒有通知律師和家屬的情況下,直接下達了刑事裁定書。他們駁回了熊輝豐的上訴,維持七年半的判決。判決二十天後,熊輝豐的家人才收到二審裁定書,知道判決結果,而那時,熊輝豐早已被送到了監獄。

2018年春,從濱海監獄傳出消息,熊老先生在南開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牙齒全部壞掉,早已無法正常飲食,每天只能吃泡水的餅乾,身體非常消瘦,很難起床活動,過大年之前還有過「感冒發燒」情況發生。

屈原在《楚辭·漁父》中曾經這麼說道:「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而在獄中的熊輝豐則說道:「我身上是清白的,乾淨的,透明的,任何污水都沾不上。」已是耄耋之年的熊輝豐,即使遭受誣陷,身臥牢籠,依然信念篤定。他不接受對他的非法冤判,他以堅持申訴的行動向世界發出清白的聲明。2016年,在獄中,他仍然向天津高等法院遞交申訴信,表明自己將繼續上訴。

聽眾朋友,即使不受當時人們的理解,歷史早已還給屈原清白的名聲,而在航太領域為國家為社會做出傑出貢獻的熊輝豐,相信他的冤屈也自有被洗刷的一日,他與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終會大白於天下。#

(文章轉載自明慧廣播)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