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自由的土地上,仰望天空中盤旋翺翔的雄鷹,令人心生嚮往。尤其對於一個曾經長期失去自由,歷盡煎熬才擺脫鎖鏈的逃生者,更是心潮澎湃,百感交集。

黃奎是一位居住在費城的華裔工程師。費城是《美國獨立宣言》與美國《憲法》的誕生地,也是象徵著自由和友愛的世界名城,費城(Philadelphia)的希臘文原意就是「友愛之城」。在黃奎來到美國之前曾因堅持信仰和傳播真相在中國大陸的監獄裡被囚禁了五年,不僅失去了自由,還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在一個出產「鐵鏈女」的國度,黃奎也經歷了和鐵鏈女同樣的悲慘遭遇,只不過囚禁鐵鏈女的是社會底層的農民,而囚禁黃奎的卻是自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共政府。徐州鐵鏈女是一個兒時遭拐賣的弱勢女子,黃奎則是來自中國名牌學府清華大學,被譽為「天之驕子」的科技精英。

「這個世界不要俺了。」是鐵鏈女發出的絕望的悲鳴。黃奎則在囚禁中親身見證了中共本質上的邪惡,中共治下的整個中國,就像一個布滿層層鎖鏈的大囚籠。他要曝光邪惡,他要解開套在中國人脖子上的層層枷鎖,讓更多人有機會覺醒,擁抱自由。

幸運之神眷顧,黃奎沒有被五年無辜的牢獄之災擊垮,磨難反而讓他變得更加清醒和堅韌,信仰給了他衝破鎖鏈的堅強翅膀。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共極力掩蓋的迫害真相越傳越廣,黃奎當年參與創辦的大紀元媒體也已成長為蜚聲國際的主流媒體。

「從土窩窩裡飛出的金鳳凰」

黃奎出生於一個非常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都沒什麼文化。上個世紀1960年左右,在中共歷史上的「大躍進」期間,餓死至少100多萬人的駭人聽聞的「信陽事件」就發生在黃奎的老家河南省信陽地區。黃奎的父母都親身經歷了這場人間浩劫。他爸爸回憶說,晚上走路曾被餓死在路上的人絆倒。

黃奎小時候家裡生活十分貧困,住的是土坯茅草屋,床也是土坯壘起來的。他那時不知電為何物,晚上要點煤油燈,牆上都被燻得黑黑的。他記得冬天用水,要很早去池塘用鋤頭鑿冰取水,回家後缸中的水還要用明礬把雜質沉澱後才能飲用。艱苦的環境也讓黃奎從小就養成了節儉的品格,他從不亂花錢。

後來黃奎全家搬到了河北省。雖然家境不是很好,但黃奎卻從小就表現出了在學習方面的優異天賦,總是考全校第一,高中時他獲得了河北省高中數學競賽一等獎。1994年,他從河北一所普通的縣城中學考上了名牌學府北京清華大學。他在大學裡的成績依舊是名列前茅,並被推選擔任班長和精密儀器系科協副主席。他還被授予清華大學的優秀畢業生獎(150人中只有3人獲獎),是免試保送直接讀博的清華大學博士生。按照中國的俗話講,他就是「從土窩窩裡飛出的一隻金鳳凰」。

黃奎的求知欲很強,酷愛探求宇宙萬物的真諦,從小學、初中就開始對飛碟、外星人等世界上的未解之謎感興趣,他相信氣功、人體特異功能等的真實存在。上初中時,黃奎很喜歡看課外書。有一本關於愛因斯坦的書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愛因斯坦認為,生活方式只有兩種:一種是相信凡事沒有奇蹟,另一種則是把所有事都當作奇蹟。大科學家愛因斯坦相信宇宙中存在著一個終極真理。黃奎對此也深信不疑。

1997年下半年開始,黃奎在學習之餘,總是沉浸於對人生與歷史問題的思考。他感嘆先古時期人們高尚的道德修為。他也反復地思考秦朝以後的歷史,歷朝歷代為何如此更迭不斷?人類將如何發展?中國將如何發展?人生的意義到底何在?這些都無疑觸及了一個真正學子求知求學的原始動力,一種深重的歷史感讓黃奎產生了對終極真理的渴望。

有一天,黃奎在清華校園裡遇到法輪功的煉功點,一位同學給了黃奎一本法輪功學員修煉體會的彙編。黃奎讀後很震動,他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一個修煉群體。煉功點上學員們的和善友愛也深深觸動了他。當他讀到《轉法輪(卷二)》中的八個字「悠悠萬世,幾人不迷」,黃奎覺得自己被一下子點醒了。黃奎自此也加入了修煉的行列。

黃奎忘不了1999年7月之前那段最美好的修煉時光。那時,清華總共有十來個煉功點。黃奎每天都到清華第十食堂邊上的小樹林參加集體晨煉,那個煉功點人多時有上百人同時煉功。大家還定期一起集體學法和交流心得體會。每到週末,數百人到數千人的集體煉功場面非常壯觀。那時每天清晨,只要在北京的街頭上走,到處都可聽到悠揚的法輪功煉功音樂,到處都可見到「法輪大法義務教功」的橫幅。

為說真話 從星空落入煉獄

跨過一道道陰冷的鐵門,蹲伏的兩條凶神惡煞的大狼狗虎視眈眈,渾身上下包括皮帶、皮鞋和眼鏡所有的東西都被一搜而光,和二十多個犯人擠在只有側身睡覺空間的通鋪上,這彷彿是恐怖電影中的一幕突然就降臨到了黃奎身上。

2000年12月16日,在清華大學第一任校長唐國安的故鄉珠海,黃奎因參與創辦大紀元網站被抓捕,從清華學子一下子變成了珠海市梅溪第二看守所裡的囚徒。

隔日早上5點50分,他被「倉」頭敲擊床板的「彭彭」聲震醒。他一睜眼看到的是一排排的鐵柵欄,身上蓋的是漏著大窟窿的被子,身下是冰冷的硬木板,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已身陷囹圄。置身於骯髒齷齪的監室,光腳踏在陰冷潮濕的水泥地上,恍若從星空落入煉獄,黃奎心裡泛起無名的悲涼……

這一切只是因他想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1999年7月20日,恐怖從天而降,中共突然變臉開始鎮壓迫害法輪功。北京地面溫度驟然升至高達50多攝氏度,北京城瞬間宛如煉獄。在中共一言堂的媒體鼓譟下,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衊充斥了中國社會的角角落落。實在無法想像一個大國的政府竟這樣無恥地造謠、誣陷。黃奎和一些清華同學義無反顧地開始上訪。

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單純的黃奎在第二天一早就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但他看到的只是中共警察暴力抓捕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黃奎也在一次上訪中被軍警打傷。進京的火車和汽車都在嚴查截堵全國各地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的信訪系統已經撕下了偽裝的臉面,甚至有國家信訪辦的官員直接威嚇黃奎說:「進去(信訪辦)就是勞教三年,不進去就沒事兒。」

1999年10月25日,北京氣溫驟降,寒風凜冽,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公然向法國《費加羅報》誣衊法輪功為「X教」,把對法輪功群體的誹謗迫害延伸到國外。為了向不明就裡的西方社會澄清法輪功真相,黃奎在北京的西方記者公寓接受採訪。可剛走出記者公寓的院子就被跟蹤監控的北京國安人員暴力綁架。「敢跟政府作對!」他們把黃奎拖進車裡就是一頓暴打。

攔截上訪,也不允許開記者會,被逼無奈,黃奎就和很多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到天安門廣場上打橫幅伸張正義,隨即遭到暴力鎮壓。黃奎因上訪和堅持煉功被清華校方及公安局、國安局多次談話,還被迫兩次休學。2000年6月份黃奎被迫離校時,宿舍的東西還都留在那裡。同學們把黃奎的東西用床單包住放在一個儲藏室裡,直到黃奎從監獄出來後才取走。

中共政府怎麼也想像不到,正是在它這種暗無天日的威逼迫害之下,催生了一個後來名震海內外的國際媒體——大紀元。黃奎是在中國大陸第一批參與創辦大紀元的成員之一。《大紀元時報》與「大紀元新聞網」於2000年8月在美國正式面世。從大紀元創辦的那一天開始,就為所有弱勢的中國大陸民眾發聲,包括那些被強拆的拆遷戶和投訴無門的上訪戶,在世界上幾乎所有媒體都沉默時,大紀元為正在遭受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發聲。

1999年鎮壓之初,外界對法輪功事件都知之甚少,看到海外媒體轉載中共的造謠誣衊讓黃奎很著急。早在2000年7月初,黃奎就聽中國科學院的學員提及大紀元網站的事。「謊言說一千遍就成真理」,除了軍警特務的暴力之外,中共和希特勒的納粹德國、斯大林獨裁的蘇聯都是一樣擅長文宣造假洗腦。辦一個不受中共控制,不用「新華社通稿」,敢講真話公正報導世間大事的媒體已迫在眉睫。在一段時間內,黃奎等六名清華大學的法輪功學員,另外還有中國科學院、北京大學和北京林業大學等被強行休學、退學的學員,先後加入了這個項目。大紀元新聞網站給了這些青年學子一塊講真話的用武之地。

2000年10月下旬,黃奎平生第一次坐飛機去珠海參加大紀元網站的媒體工作,當飛機一飛離「沙塵暴」肆虐的北京就像鑽出了一個黑罩子。

當時1,500多人民幣的飛機票,對於沒有工資收入的休學學生黃奎來講是一筆昂貴的開支。大紀元創建之初的艱難,更是無法想像的。有創意的學員不懂網站程式的設計技術,新聞專業的學員也難找,他們還大都被跟蹤和電話監聽,中國大陸的互聯網存在「敏感詞」過濾,大紀元知名度低,資金也嚴重匱乏等等。

黃奎是大紀元的第一批義工。初到珠海時,黃奎住在與澳門隔「河」相望的「灣仔」。黃奎很吃驚,很多澳門人和珠海人都把1999年12月澳門的所謂「回歸」叫「淪陷」。

黃奎還清晰地記得在珠海的那段時間,大紀元報導過這樣幾件大事:2000年10月21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自中共鎮壓以來首次公開與學員見面並演講。大紀元還報導了李洪志先生首次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這在廣大華人讀者群中引起強烈反響。

2000年底,旅居法國的「異議」作家高行健獲當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大陸官方媒體在宣傳中極力壓制報導,但大紀元網站給予高行健先生應有的評價與讚譽。

2000年10月27日,香港《蘋果日報》女記者在中南海追問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是否欽點了董建華連任香港特首,江用蹩腳的英文大罵香港記者「圖樣圖森破」(「too young, too simple」)。大紀元向大陸人民真實地展現了江澤民發飆的場景。

2000年10月,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大紀元將這些真實的新聞及時準確地傳達給全世界的讀者,讓人了解中共鐵幕背後泯滅人性的黑暗。

黃奎從後台管理程式中看到了他們付出的回報:大紀元網站的點擊率越來越高。

2000年12月,江澤民去澳門參加接管澳門一周年的慶典要取道珠海。珠海地方官員因江的到來如臨大敵,升級了監控。對「政治」不感興趣的黃奎並沒有意識到危險的逼近。12月16日下午,一起做大紀元新聞的同事打電話來說自己被跟蹤,黃奎剛放下電話,警察就敲門出現了。黃奎隨後五年的命運也隨之而改變。

黃奎他們的案子被定為「1216專案」,所有的審訊結果直接上報中央。歷時半年多,他們每個人都創紀錄地經歷了不下數百次的提審,基本上每天都要被審訊幾次,足見中共當局對大紀元的懼怕。審訊有時持續到後半夜2點多鐘,再由大狼狗「護送」帶回監倉。

2001年10月16日黃奎他們的案子被非法開庭,心虛理虧的中共為了掩人耳目,把在珠海非法抓捕的10人分成3個案子處理。一直拖到2002年9月14日,黃奎被非法判刑五年,大紀元網站的第一任主編張玉輝則被非法判刑十年。

1999年中共全面鎮壓法輪功那年正好是兔年。漢字的「冤」字是一個寶蓋頭壓在一個「兔」字上,當時的黃奎滿腦都是一個「冤」字。

折不斷的翅膀

「五年何懼顏,彈指一揮間;自有凌雲志,何懼鬼門關。」

這是黃奎在從珠海看守所被轉到廣東四會監獄的囚車中,心頭湧出的一首小詩。

此前黃奎在珠海的梅溪看守所裡被強迫做了兩年的奴工。主要的奴工產品是做各種各樣的裝飾用塑膠花,還有節日用的彩燈串、珍珠飾物、檯燈、玩具,甚至加工「開心果」。

因為看守警察的獎金和奴工產品的效益直接掛鉤,警察們用盡各種手段壓榨犯人幹活,輕則打罵,皮鞋踢,重則上幾十斤重的腳鐐,甚至動用「飛機」酷刑。完不成任務的夜裡不睡覺加班也得幹完,甚至連上廁所都沒時間,黃奎因經常不能及時大便而導致便祕。2002年9月,由於長期的勞累,他的右眼下眼皮處生出膿瘡,做花時眼裡的膿水就往花裡滴。

犯人們對這種毫無人性的奴役無處發洩,就把詛咒和仇恨都壓進了奴工產品中,把膠花稱為「死人花」,把「開心果」說成是「苦心果」。「開心果」本來是食品,有的犯人為了洩憤,就用尿液把開心果泡軟了再剪開殼。

看守所裡的生活本是艱苦而單調的,但黃奎從接觸到的普通犯人身上見識到了書本上沒有的東西,加深了對中國社會的了解,以及對中共本質的認識。黃奎也學會了與那些關押人員交流,傾聽他們的故事。

看守所裡有個人講他開髮廊的故事,當地的公安局長總是去他開的一個髮廊去免費找小姐。有一天,監倉裡幾個有閒的人又在談論中共官員的醜聞。他們談到珠海市某公安局長光著膀子,戴著項鏈,當街強搶民女,無人敢管。一到星期六傍晚,珠海好多官員都開車去大專院校接女學生,第二天早上再送回來……突然,黃奎感到一股悲憤之情油然而生。為什麼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會被關在這麼污濁不堪、骯髒下流的地方?

修煉法輪功有什麼錯啊?腐敗透頂、無惡不做的那些中共貪官污吏有什麼資格抓捕、關押、「轉化」處處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

面對中共的殘暴、無恥與荒淫,黃奎絕食抗議、拒當奴工,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2001年5月13日,第二個「世界法輪大法日」,黃奎在監倉裡宣布絕食一天以示紀念。第二天黃奎開始吃飯時,一個涉嫌貪污的「處長」特意將一個高價購得的油炸荷包蛋送到黃奎碗裡,以示敬意。

隨後在四會監獄的幾年關押中,黃奎還經歷了近一個月不讓合眼睡覺和高壓電棍電擊等酷刑的折磨。但是黃奎渴望自由的翅膀並沒有因此而折斷。

黃奎最為寶貴的五年青春年華白白浪費於監獄中,無辜地承受著非人的磨難。整整1,826個日日夜夜恰如時時被毒蛇纏繞。回想起自非法抓捕以來自己遭受的委屈,打罵、侮辱、奴工、審訊、飢寒、不能自由上廁所、每天早上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冰冷的硬木板大通鋪,還有無邊的寂寞……黃奎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感情,淚水橫流。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這是曾蒙冤下獄的南宋愛國名將岳飛寫在《滿江紅》裡的一句話。悲壯之辭也激起了黃奎的共鳴。那年黃奎年近30歲,從北京到珠海也差不多8,000里路。歷經磨礪,黃奎鯤鵬展翅的志向反而更加堅定。

飛向自由

走出監獄的黃奎依然看不到自由的天空,回到清華大學他感覺恍若隔世。昔日的小樹林煉功點已面目皆非,旁邊樹立起一個人蛇纏繞的怪異雕塑。一位受牽連親戚被清華「610」找來當面責罵他,後來這位親戚還在憤然之下一拳打碎了窗戶的玻璃。這一拳也讓他看清了中國的現實。他漸漸萌發了出國的念頭。

2008年3月,黃奎登上了飛向大洋彼岸的飛機。出國前他回了一趟家,那是他最後一次與父母見面。被迫遠離東方故土,他忍不住流下了兩行清淚……

黃奎終於來到自由世界的美國。他又可以在陽光下自由公開地煉功了。只不過,當黃奎看到美國商店裡出售的中國製造的塑膠花、彩燈和開心果時,黃奎卻感到苦澀悽愴。這些裝飾人們繽紛生活的商品可能就來自中共的監獄奴工之手。至今仍有成千上萬的人無法擺脫中共暴政的枷鎖,還有無數的法輪功學員繼續遭受迫害,還有更多的人渴望自由……

《時事人物》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