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前常委范徐麗泰26日回顧中共接收香港25年時稱,指這25年是「非常好的教訓」,「教訓我們所有香港市民不要再講很多民主,重視人權的東西」。學者紛紛反駁,指「不講民主人權,難道講獨裁專制嗎?」,當年趙紫陽亦曾經講過民主治港理所當然。

范徐麗泰在商業電台的節目聲稱,香港市民的基本權利,就是做多少工作,希望可以得到相應報酬,令生活平穩甚至有一點增長,「若果做不到的話,甚麼民主都沒有用」。

在「50年不變」過去一半講以上的說話,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回顧民主發展是香港人幾十年來的訴求,70年代已經有大量壓力團體爭取開放政治,80年代講主權回歸,一個結論就是要民主回歸。「北京也沒有反對,(時任中共總理)趙紫陽曾經親自寫信給兩(大學)學生會表示支持」,認為范徐麗泰只是扭曲現實,遷就現時政治環境。

查1984年5月,趙紫陽曾回覆港大學生會的信函,表示「將來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即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

范徐麗泰:人心回歸才落實「雙普選」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指,親北京人士的言論當中有歪理、假訊息,不能用正常邏輯去理解。他認為講求民主人權,是正常的政府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不是乞回來的」,「不講民主人權,難道講獨裁專制嗎?」認為25年來香港最大的問題,是公共政策傾斜資本家與親政府人士,市民無可能有安穩富足的生活,同大陸一樣,權力只集中在一群人手上,他們只會顧及自己的利益。

針對政制,范徐麗泰揚言「雙普選」待人心回歸時才會落實,即是當大部分香港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不做不利國家同香港發展的事時。黃偉國反駁,《基本法》已經定名行政長官與立法會最終會達至普選,提名、參選、投票不應有政治上的審查,現范徐麗泰將普選拉上國家發展,只不過令人覺得以此作為破壞承諾的藉口。

范徐麗泰又指責民主派,當年在中共全國人大「831決定」後,沒有聽意見,「高估自己、低估對手」,又忽視中共國力和人民智慧,令香港民主後退7、8年。她聲稱,「831決定」有很多地方可以逐漸民主化。

其實,范徐麗泰不是第一次批評民主派不接受「831決定」。2017年,范徐麗泰指「831決定」能擴大特首選舉的選民基礎,民主派不接受又望中央撤回,是政治上「唔夠班」(不夠級數),又揚言「831決定」後社會有「港獨」、「排外」聲音,認為如果無改變,中央不會修改「831決定」。

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大會常委會又通過「831決議」,決定不實行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又規定提名委員會的人數和構成、特首參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還限定候選人數目為2至3人。「831決定」的「落閘」直接成為「雨傘運動」、「佔領中環」的導火線。

2014年9月26日至其後的79日中,中學及大學學生組織以及香港市民,發起一系列爭取真普選的公民抗命運動。抗爭者自發佔據多個主要幹道進行靜坐及遊行,其主要訴求為撤回「831決定」,爭取行政長官選舉的公民提名權,以及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

指責民主派高估自己令民主倒退 批評民主黨對中國的感情越來越薄

另外,范徐麗泰又指,民主黨元老司徒華離世後,對中國的感情越來越薄。她聲稱戴耀廷令年輕人變得激進,民主黨在2014年更跟風支持佔中,是為選票及政治利益,是香港「所謂民主力量」的失敗。

鍾劍華反問:「如果戴耀廷一個人如此能幹,他們是否應該檢討自己那邊這麼多人,這麼多資源,這麼多錢,這麼多官員,為何連戴耀廷做到的事她都做不到?」他又指傳統民主派很多是「大中華膠」,司徒華與其他很多民主派有強烈的中華情懷,從他們處理六四事件的態度可見一斑,「北京應該檢討一下為何會令到他們越行越遠?」

黃偉國提到,「司徒華在八九年之後都不會愛中國共產黨,若不然為何要說建設民主中國?」認為范徐麗泰情感或道理上,都沒有可以說服他人的理由,而不斷訴諸「愛國」與否。論到「對中國感情」,黃偉國認為是「幾低招」,亦荒謬可笑,指出特首林鄭月娥的兩個兒子亦在外國,前特首梁振英的女兒持有英國護照,「如果對中國這樣有感情,為何會有英國護照?」

他認為有人利用「感情」作為將歪理合理化的手段,但「任何感情都是相對的」,正如結婚後遭到伴侶毆打、虐待,「不給我飽飯吃,搶我的錢」,這樣的感情不要得,並應該要被批評,而不是以這種感情作勒索的理由。

楊穎宇:毛澤東亦推崇過美國民主

范徐麗泰又針對教育及年輕人,認為國民教育不足,令年輕人被誤導,包括他們參與2019年反送中運動和「六四」集會,是基於「反共、反中團體」的計劃,該等團體透過美國國會轄下機構取得資金。她又指,不少年輕教師受外國勢力影響,認為「我們是要民主」,共產黨一黨專政是專制,令年輕人未有機會了解國家,造成25年來學生只有越來越羨慕和認同西方那套,不知道中國值得欣賞、學習的地方。

曾任考評局評核發展部經理、中學教師的楊穎宇反駁,中國教育除了傳統的科舉外,進入20世紀的教育制度和教育思想基本上都是外國的。「除非范氏希望香港恢復科舉,否則指控香港教育和教師遭『外國勢力』感染完全沒有意思。」

楊認為,香港教育必須中西並蓄,一直以來香港教育對中國的了解亦沒有偏見,質疑范徐麗泰和建制派想要廢除沒有偏見的教育、硬塞官方版本的國情教育,「若『外國勢力」』成為代罪羔羊,繼而削減教育中的外國元素,香港學生便不能成為廿一世紀的世界公民。」

「共產黨『一黨專政』,『一黨專政』造成腐敗甚至六四屠城,這些都是史實」。他認為民主制度有利於消弭社會矛盾,「沒有民主,共產黨所宣傳的『為人民服務』只是騙人的口號。共產黨在建國前也是用『民主』來吸引知識份子的,范氏是在影射毛澤東等人用民主欺騙中國人嗎?」

至於「羨慕認同西方」,楊指出這個概念其實十分模糊,「國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以西方民主為藍本,中共馬列也是西方的,毛澤東二次大戰前亦推崇過美國民主。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建設也是以西方為藍本,不少大城市已確立了小汽車中產生活」。他認為范徐麗泰口中,中國值得欣賞、學習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學習西方的成果,「前幾年中國官媒的『新四大發明』,被人發現其實全都是抄自外國的。」查「中國新四大發明」,為高鐵、支付寶、共享單車、網購。

楊穎宇講述,即使在殖民地時代的教育制度中,英國已做了不少工作保留中國元素,包括中小學一直必修中文,亦設中史科,1912年香港大學成立時已設有中文系,1927年成立中文學院;1926年港府開辦官立漢文中學(現金文泰中學),香港校際朗誦節至今已舉辦73屆,「以全球殖民地歷史來說,英國在香港殖民地教育制度中保留中國元素算是做了不少工作。」香港教育一向中西並蓄,尤其是中文中學成為主流後,更加沒有借口再攻擊香港是「殖民地教育」。@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