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明飛行物(UFO)目擊事件的主要報道都出現在美國,但它實際上是一種全球現象。有史以來最好的UFO照片不是來自美國,而是來自哥斯達黎加,這張照片拍攝於 1971 年,美國調查記者萊斯利基恩 (Leslie Kean) 評價說,這張照片「可能是政府官員發布的最特別的一張照片」。

1971 年,航空攝影師塞爾吉奧洛艾札 (Sergio Loaiza) 帶著一台地圖製作相機在大約 10,000 英尺的高度飛越哥斯大黎加,當然,這次飛行的目的不是關於不明飛行物,而是對該地區的水電專案進行航空勘測。這次飛行中拍攝的其中一幀膠片,顯示了一個 100到 200英尺寬的金屬圓盤正在攝影師的飛機下方飛行,這張照片的底片在50年後被重新找到。

著名的商業巨頭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對陽光下的一切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他問道:「如果這個不明飛行物只是光線模糊導致的怎麼辦?」暗示一些不明飛行物圖片品質低下,可能是不真實的。發布這張照片的不明飛行物研究組織「哥斯達黎加 UAP」於2021年4月2日在推特上發帖稱,「我想知道埃隆馬斯克有沒有看到這張科特湖上空的不明飛行物照片?」這是哥斯大黎加地理部門的官方照片,原底片保存在國家檔案館。檢查過這張照片的專家們得出結論說,照片不是假的。換句話說,不明飛行物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是一種全球現象。

於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出現了:為甚麼在俄羅斯和中國等國家,有關不明飛行物的報道非常少?儘管我們無法確定金屬盤是否真的是「外星技術」的產物,但是有幾個重要的戰略問題首先需要政治家們來解決:

1)全系列照片中只有一幀出現了這個圓盤,而飛行員和攝影師當時都沒有看到這個物體。這意味著該UFO所掌握的技術遠遠超過公眾所知道的 1970年代乃至當前十年的任何飛行器。

2)假設這項技術被用於對付地球上的任何國家,會產生甚麼樣的後果?

3)如果這個金屬盤確實是外星技術,那麼任何能夠與外星力量建立聯繫的政府都可能擁有更大的軍事優勢。

總之,任何能夠掌握這種外星技術的政府,都可以控制這個世界。懷疑論者會爭辯說,這只是科幻小說的情節,不過,美國退役陸軍上校菲力浦科索的著作《羅斯威爾之後的一天》給我們提供了另一個佐證,在這本回憶錄中,科索聲稱,從羅斯威爾墜毀的太空船中回收的材料被提供給美國公司進行逆向工程。

據稱,光纖、積體電路和超彈性材料等現代技術,正是利用從這個墜毀飛行器中獲取的資訊而開發的。如果我們審視在二戰後美國的技術進步,美國確實在這些領域出現了「科技大躍進」現象,而不是科學史上常見的那種知識的逐漸積累,這似乎證實了科索的說法。

當然,我們不能假定外星人對美國有偏好。任何國家都應有權接觸外星人,但願它們是為了人類文明的進步。也有人可能會爭辯說,外星人與美國的接觸是由核武器的發展而引發的。儘管美國最先掌握了原子彈,但許多國家也紛紛效仿,俄羅斯和中國是這個「核武俱樂部」的成員。

確實,俄羅斯和中國報道的不明飛行物目擊事件的數量少於美國,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們的重要性較低。菲力浦-曼特爾(Philip Mantle)和保羅-斯通希爾(Paul Stonehill)合著的《俄羅斯的羅斯威爾事件:前蘇聯的其它驚人不明飛行物案例》等書籍提供了確鑿的證據,表明俄羅斯科學家有興趣研究其軍隊在空中、海底乃至在太空中遇到奇怪的物體。

不幸的是,中國在不明飛行物研究領域的透明度甚至不如俄羅斯,有關 UFO 現象的官方資訊很難收集,非政府組織的研究也不被鼓勵,所以,我們只能依靠報紙的報道。2010年7月7日中國發生了為數不多的UFO目擊事件之一,當時20多個航班在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國際機場被推遲,準備下降的機組人員在晚上8時40分左右首先發現了「「不明飛行物」」,並通知空中交通管制中心,當地航空管理部門在幾分鐘內作出反應,停飛出境航班,並將入境航班轉移到寧波和無錫的機場。

同一天,杭州市民看到一個漂浮的不明物體籠罩在一片金色光芒之中,尾巴像彗星一樣,並拍下了一些照片,他們還目睹了一個飛行物體發出紅色和白色的光芒。這是外國派來的偵察機試探中國空軍的反應速度?還是中共空軍試圖攔截這些飛行物?中國官方從來沒有給出答案。

期待中國不明飛行物現象的真相很快就會被揭開,那也未免太天真了。中國目前的政治意識形態還沒有準備好應對外星文明的存在。但是,如果我們研究古代道教聖賢的事蹟,我們就會發現類似UFO目擊事件的案例。

以軒轅黃帝為例:據史書《史記》記載,黃帝在壽山的礦山採銅,在景山腳下鑄鼎。在大鼎鑄好後,從雲中有龍下來,垂下長鬚迎接黃帝,黃帝騎在龍背上,群臣以及後宮的妃嬪等七十餘人,也跟著黃帝上了龍背,龍騰空而起。其他的一些低級官員不能跟隨黃帝升天,但是他們都抓著龍鬚不鬆手,最後龍鬚被扯斷,掉在了地上。

《史記》在這裏記載的「龍」難道是一艘外星飛船嗎?「龍鬚」會不會是一條向下延伸的舷梯?且不管這些猜測有多少可能性,但是有一點是比較清楚的,那就是在古代文獻中比在現代中國政府文件中更容易找到一些事件的真相。(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