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上海當局宣布逐步「解封」,但該市大部份餐飲堂食服務業仍未恢復。而失去堂食或堂食限流的高端餐飲業,目前正在艱難自救,部份餐廳加入了外賣平台。多位餐飲業從業者透露,停止堂食期間,每月的損失都在百萬元(人民幣,下同)以上。

上海「打贏了」 餐飲業賠慘了

6月25日,上海市舉行代表大會,市委書記李強在報告中稱,2022年3月以來,上海堅決貫徹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指示,實現了社會面動態清零,打贏了大上海保衛戰。

目前,除上海市的金山、奉賢和崇明三個區部份餐飲企業間開展恢復堂食試點外,其餘區域的餐飲堂食服務業暫未恢復。

據「21世紀網」周六(6月25日)報道,受疫情影響,不少餐廳停擺了1至3個月。多家高端餐廳也「落入凡塵」,開始提供外送以及團購服務。

在米芝蓮指南的外賣清單中,上海全城47家米芝蓮星級餐廳有20家推出了疫情外賣套餐,還有部份餐廳仍「端著」不願加入外賣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部份高端餐飲店的外賣價格設定相較於日常到店消費的價格也有所降低,甚至降至平時的50%。即使如此,消費者的消費熱情也有限。

多位餐飲從業者透露,停止堂食期間,每月的損失都在百萬以上,儘管外賣收入杯水車薪,但這也幾乎是為彌補損失所能採取的唯一策略。

上海部份大牌餐廳試圖出售股份

4月初,擁有2,500萬人口的上海市進入全面封城狀態。封城後,上海當局執行中共嚴厲的疫情「清零」政策,引發嚴重的次生災難。

二星餐廳L'Atelier de Joel Robuchon(簡稱「JR」)的外灘門店曾在2020年初因疫情關了一個多月。據《第一財經》此前報道,JR一個月的累計損失在650萬元左右,而外賣的收入杯水車薪,一天只有8,000到10,000元。

據美食博主「韋嗯」了解到,從4月開始,一些在上海的大牌餐廳試圖出售股份,有米芝蓮餐廳也開始尋求銀行貸款,「開在外灘一個月的營運成本可能要400萬至500萬,如果不能營業的話,等於流水直接斷了」。

上海「解封」後的「堂食」怪象

經歷了近三個月的封城,上海於6月1日部份解封,當局聲稱該市「復工復產」,但在上海管控區的企業仍不能復工。

6月24日,上海廣播電視台報道,目前,上海市區暫不開放堂食,為了做出生意來,定西路餐飲一條街上的餐廳努力想出各種經營辦法。目前,定西路恢復營業的餐廳在三成左右。鴻姐老火鍋長寧店店長小宇坦言,如今只做外賣,營業額只有往日的十分之一。

擁有上百萬粉絲的網絡作家「雷斯林Raist」6月22日發表題為「上海堂食,只能偷著樂」的文章,文章透露了上海最近「堂食」中的種種怪象。

文章說,某些餐廳從外面看就像廢棄了一樣,一點光亮都沒有,窗戶上都貼上了牆紙。當熟悉了種種套路後才發現,原來門口蕭條是偽裝,為營造出「沒有營業」的假象。

如何知道可以進去堂食呢?文章提到,以前看諜戰片,地下工作者需要接頭暗號。現在你想在上海吃堂食,同樣也能體會到類似感覺。首先得和店主成為「熟人」,走後門。

有網民發帖說,「飯吃到一半,老闆娘衝上來把燈全關了,讓我們別出聲,防疫辦的人在下面」,並嘲諷道:我就是吃個飯啊,又不是吸毒。上海真的太魔幻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