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被曝再現身歐洲,超級遊艇相伴。近日當局繼續加強平台經濟監管,而阿里巴巴和螞蟻傳出逐步脫鉤,各謀生路。有分析指,馬雲能自由出境,是因為向當局徹底低頭。

馬雲8個月內二度現身歐洲

馬略卡島(Mallorca)是西班牙著名的度假勝地,《馬略卡島日報》6月22日報道指,馬雲現身當地高爾夫球場。照片中,馬雲身著白色緊身上衣,手持高爾夫球桿。21日,當地民眾在卡爾維亞海岸附近看到了他的那艘代號為「禪」的超級遊艇。

大陸「搜狐科技」24日引述西班牙媒體報道了此事。報道稱,2021年10月,馬雲豪擲2億美金添置超級豪華遊艇,代號為「禪」(Zen),該遊艇歷時4年打造完成,長88.38米,可以接待16位遊客,有25位船員服務。

自2020年10月的外灘金融峰會惹來嚴監管麻煩後,馬雲公開露面次數屈指可數。不過去年10月他也曾連續在香港、西班牙和荷蘭露面,旗下媒體《南華早報)並公開他考察歐洲農業的行程。

英文版的路透社報道說,10月20日,馬雲的私人豪華遊艇「禪」(Zen)停泊在馬略卡島的聖蓬薩(Santa Ponsa)附近。

報道引用西班牙當地媒體的消息說,馬雲16日抵達西班牙巴利阿里群島(Balearic Islands),身邊一直有商界人士陪同和保鏢貼身保護。

旅澳法學家袁紅冰2021年10月28日向《大紀元》表示,「馬雲是被習近平作為要摧毀曾慶紅經濟基礎的一個重要人物,所以不可能給他自由,現在只是在嚴密的監控下到海外去處理一下自己的業務而已。」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則認為,前段時間馬雲肯定是被限制出境。但是現在他可以出境,有個重要的因素,就是馬雲徹底服了,他已經失去價值。

「馬雲已經將螞蟻集團的金融交易數據,交給了中國人民銀行。這個交易數據在網絡時代是非常重要的信息財富。」

自從被監管部門約談之後,螞蟻已經悄然進行了一系列業務調整,包括手上最能賺錢的花唄、借唄從原有主體轉移到新的消金公司。「花唄」所產生的信用數據全面納入中共央行的徵信系統。螞蟻壓降餘額寶規模,不再跟傳統金融機構搶飯吃。去年螞蟻賣出了財新傳媒的全部股份。

傳阿里巴巴和螞蟻各謀生路

北京當局為了穩經濟和穩就業,早前釋放出鬆綁平台經濟監管的信號,螞蟻金服傳出可望重啟IPO,但遭官方與螞蟻方面否認。

路透社6月22日報道,中共官方不願看到權力集中在特定私營企業集團的手中。母公司阿里巴巴和螞蟻正逐步脫鉤,各自獨立尋求新業務。螞蟻金服與阿里巴巴還成為競爭對手。

大陸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6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螞蟻和阿里巴巴現在想做大可能比較難了。現在沒有確定下來怎麼樣往前走。「現在國有資本已經控股了,所有的動作由國有資本在操縱或者運行,這件事是他們(政府)決定。」

習近平6月22日主持召開深改委會議,審議通過了旨在強化大型支付平台企業監管的方案。會議強調推動大型支付和金融科技平台企業回歸本源,要求強化金融控股公司監管和平台企業參控股金融機構監管。

自媒體人唐靖遠6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這仍是針對阿里系這樣的多元化大型壟斷企業進行監管和削弱,也就是「金融削藩」。從目前公開的信息看,當局仍然傾向於進行強制業務拆分,禁止跨領域多元化經營,拆分為多個獨立分散的企業,彼此之間切斷合作甚至是歸屬關係,鼓勵建立競爭關係。

螞蟻集團被指政治影響力「歸零」

2020年10月馬雲在上海外灘演講,批評當局金融監管之後,2020年底,馬雲被四大金融監管部門約談;螞蟻集團的上市計劃被緊急叫停;阿里巴巴被以違反《反壟斷法》為名罰款182億人民幣。

《華爾街日報》等媒體曾報道指,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以迂迴方式,透過私募基金「北京京管」持有螞蟻股權;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也通過北京昭德投資持有螞蟻股份。北京當局調查發現,透過持有螞蟻集團股權形成的人脈廣泛的中共權貴小圈子,其中一些人將對習近平構成「潛在挑戰」。

中國經濟學者李稻葵今年6月3日在一個投資論壇透露,螞蟻集團曾因擁有的複雜而廣泛的人脈與政治影響力,嚇到了「最高層」領導。但現在網際網絡公司的政治影響力已經「歸零」。

鞏勝利6月5日曾對《大紀元》表示,李稻葵敢這樣說,是因為中共這幾年到現在,基本上完成了對民營企業的參股控制。#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