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籃球迷,一生人,看過的籃球賽事,寥寥可數。唯一追看過的,只有Michael Jordan帶領芝加哥公牛稱霸NBA的幾年。像跟風。兩年前,有闗公牛王朝的紀錄片《The Last Dance》,當然看過。不過,近來,竟然迷上洛杉磯湖人。不是Kobe Bryant那一隊,不是LeBorn James那一隊,更加不是金州勇士。

是Magic Johnson。看了幾套紀錄片,再加上有Adam McKay加持的電視劇《勝利時刻:湖人王朝的崛起》(Winning Time: The Rise of the Lakers Dynasty),不得不承認,八十年代的湖人王朝,比起九十年代的公牛王朝,更富娛樂性。花花公子大花筒型老闆冒住破產風險收購球會,擲毫勝出選秀權爭到心頭好Magic Johnson,原有教練臨開季前突然辭職,新教練教到半路炒單車受重傷,由教開莎士比亞的文學教師頂上,咁都贏到總冠軍。就算沒有湖人女郎載歌載舞,也夠睇頭。

Magic Johnson的一生,當然是戲劇性之中的戲劇性,不說處於黃金歲月時,被驗出帶有HIV病毒,也不說他的風流帳,單單一段跟Larry Bird的亦敵亦友關係,已經精彩。洛杉磯湖人對波士頓塞爾特人,黑人對白人,上流社會對草根階層,完全是天造地設的對決。再加上Larry Bird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對比Magic Johnson天生樂觀像個親善大使;如果要說Michael Jordan有甚麼及不上Magic Johnson或者勝過Magic Johnson,或者正是缺乏一個像Larry Bird般的宿敵。

看《勝利時刻:湖人王朝的崛起》,我卻更加留意Magic Johnson的另一對手,或隊友:Kareem Abudl-Jabbar,即天勾渣巴。話說,Magic Johnson加盟球隊時,渣巴是隊長,是被公認為全NBA最強的中鋒,看著無時無刻不面帶笑容的新仔,逐漸取代自己成為大眾焦點,看不順眼是正常。有一場戲,特別精彩:渣巴到訪Magic Johnson的老家,Magic Johnson跟經理人大談天價代言合約,渣巴忍不住問Magic Johnson老竇:「你個仔天生就咁鍾意笑?黑人畀白人欺凌,佢真係無感覺?我頂唔順,枉我日日夜夜也為自己沒有幫到手而慚愧內疚。」「我好明白你的感受。我都唔明個仔點解可以咁無愁無慮。我親眼見過黑人兄弟在美國的慘況,他沒有。這可能是他的福氣。」

將情況搬入今日的香港,世界可能正在等待及需要一個Magic Johnson的出現。不過,一定要白紙一張地出現。上一代的,像渣巴重視社會責任的話,很難再若無其事真誠歡笑。黃子華不說政治,你收貨不收貨?一說,已經是無人笑得出口的悲劇。跟渣巴完全相反的,例如王祖藍類型?你連看也不想看聽也不想聽呀!今時今日,全香港最紅,是MIRROR。MIRROR出道於2018年、2019年,成員中,最具知名度的,是姜濤,當時,他大概十九歲、二十歲,跟林志穎在香港捲起小旋風的年紀相若。林志穎出名陽光燦爛,姜濤多愁善感。我敢說,如果姜濤的個性似林志穎,喜歡賽車最關心有沒有新款電子產品,遇到甚麼情況也似Magic Johnson,用笑容冧盡蒼生,他不會似今日受歡迎,相反,會被嫌棄,被認定是虛偽麻木無人性。市場渴求不渴求Magic Johnson?肯定渴求,人性從來追求快樂。不過,不是這幾年。大概,要等到Magic Johnson老竇目擊黑人屍體被吊起的畫面不再出現,被淡忘,甚至未親身接觸過的小朋友也長大成人過後吧。現今時刻,做Larry Bird應該比起做Magic Johnson更加多人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