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一些村鎮銀行儲戶的防疫健康碼由綠變紅事件,連日來引發輿論海嘯。公眾追責呼聲高企下,當局懲處了多名官員。但疑團未解,有抗議者說,當局懲處官員但卻迴避了一個重要問題:是誰洩露了儲戶數據?

周三(6月22日)晚間,鄭州紀委監委發出通告,對該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處分,他的副手張琳琳被黨內嚴重警告、政務降級處分。另有三名官員被處以「記大過」處分或「記過」處分。

通告說,馮獻彬和張琳琳「擅自決定」對部份村鎮銀行儲戶來鄭州賦紅碼,並安排下屬操作,需要對此事負責。

鄭州市紀委監委表示,有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其中446人是在進入鄭州時掃瞄了「場所碼」而被賦紅碼,871人沒有在鄭州但通過掃他人發送的鄭州「場所碼」被賦紅碼。

當局處置未解決紅碼事件疑團

自4月18日以來,河南4家村鎮銀行的存款被凍結,無法提供取款服務。一些儲戶非常焦慮,便希望前往省會鄭州維權。

5月下旬以來,有數百人走上街頭,要求當局確保歸還他們在河南多家村鎮銀行被凍結的存款。

6月13日,數百名銀行儲戶原本計劃參加在鄭州的抗議活動,但卻發現他們的健康碼由綠碼被變成紅碼,從而無法參加抗議。很多儲戶說,他們的核酸檢測為陰性,健康碼卻突然被賦「紅碼」。「紅碼」意味著不能自由出行。

此事立即在互聯網上引爆輿論。憤怒的民眾質疑當局把疫情防控用的健康碼用於鎮壓抗議活動。

國內媒體「財新」當時報道說,這些儲戶被賦紅碼的原因,與疫情本無關聯,僅僅因為他們是河南村鎮銀行取款難的受害人,部份儲戶到河南的原因,是想在6月13日到監管機關、辦案機關、相關村鎮銀行了解最新進展,從而觸及了當地的維穩行動,有警察告訴儲戶應「合法維權、不要聚集」。

鄭州紀委監委發布通告,問責幾名官員的舉動並未解決紅碼事件的疑團。《華爾街日報》報道,銀行抗議者之一徐志豪(Xu Zhihao,音譯)在健康碼變紅後被逐出鄭州,他說,當局對官員的懲罰避免了更重要的問題。

「誰洩露了儲戶的數據?」他問道。

有網民也提出了類似的疑問,「政法委的人從哪裏來的銀行儲戶信息?民眾的私隱洩露到甚麼程度了?光這一點就不該繼續給個交代嗎?」

「所以儲戶的存款問題怎麼解決?」另有網民問道。

當局問責後 民眾不服

民眾對當局的處置並不買帳,認為懲罰太輕。有網民說:「違法犯罪不需要判刑嗎?普通人偽造個綠碼都要判刑。官民不同罪?」「違法責任怎麼處理?」「普通人這麼做要被抓進公安局審問的,鄭州公安有抓這些負責人審問嗎?」「一般來說有必要移送檢察機關的,通報都會附上這句話吧。不過看後續輿論的力量咯,這通報真的難以服眾啊。」「那平民p個圖都直接抓走,檢察院怎麼不來定罪?」「要明白,當官的才是人民,我們都是韭菜罷了。」

《南華早報》報道,一位要求匿名的律師表示,如果當地政府確實使用健康碼來控制抗議者的行動,那將構成多項違法行為。

「收集個人資料的目的應該是為了防控疫情。」律師說。

他補充說,通過給河南村鎮銀行的儲戶分配紅色健康碼,可見當局肯定獲得了他們的個人資料。「這種數據收集過程是非法的……毫無疑問,這是一種濫用權力的行為。」#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