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多地又被封 航華一村衝卡引來更強封控

上海6月1日「解封」,但回歸正常生活仍遙遙無期。近日上海又有多地被封。其中航華一村居民一度成功衝破封鎖,但隨即引來大批公安維穩。

6月21日,網上傳出影片顯示,上海閔行區航華一村大批居民衝開社區門口的鐵馬,湧到大街上。起初穿藍色和白色防護服的防疫人員還試圖強行攔阻,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衝出,防疫人員退到一旁,社區大門敞開,居民自由進出。

不過,後續影片顯示,社區門口聚集大批公安,大門又被封閉。當晚,身穿白色防護服的公安又列隊進入社區,逼迫居民返回家中。

網傳消息顯示,6月20日和21日,上海又有多個社區或商場被再次封閉。

21日傳出影片顯示,萬源新城社區被封,所有社區人員被要求足不出戶,包括病患、警察、醫生和護士,就連需要血液透析的病患也不允許出門。

20日,網傳影片指,上海淞南社區再次被封,大批居民聚集抗議。6月1日,這個社區曾組織居民「慶祝解封」。

另外,20日當天,上海七浦路服裝城再次被封。服裝城解封後,13日曾爆發商戶退租大遊行,但遭遇公安鎮壓。

李克強河北考察發多項預警 專家:經濟陷流動性陷阱

中共總理李克強6月21日考察河北省時,接連發布多項預警。他要求抓好夏收夏種和能源保供,「堅決防止拉閘限電」,為穩物價保民生、穩定經濟大盤提供支撐。

中共官媒報道,李克強在河北省高碑店、涿州等地視察時表示,糧食供應充裕對穩物價至關重要,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兩個重要指標是穩就業、穩物價,糧食和能源是穩物價的基本支撐。

李克強特別提到,要「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實施好穩經濟各項政策」,做好夏收夏種工作。

李克強此番講話似乎是警告當地「動態清零」的極端防疫做法。今年5月初,河北一位老農在疫情防控期間下地幹活,被巡察人員批評後,老農被迫用大喇叭沿街向全村檢討道歉、自我「遊街」。

李克強在視察河北省一家火力發電公司時,又發出了另一項警告。他說,現在正是夏季用電高峰關鍵時期,堅決防止拉閘限電,保障經濟運行和基本民生。

在此之前,李克強多次喊話要穩經濟,並且推出一連串穩經濟措施,但是目前來看未見明顯成效。

「香港01」報道,瑞信亞太區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兼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近日表示,中國經濟陷入流動性陷阱,持續擴張信用卻無法刺激銀行貸款及企業投資。他認為,當前要穩定經濟局面,關鍵是恢復市場信心。

但是他說,企業需求仍然低迷,這個局面是很多年來不曾見過的,可見過去政府的鼓勵貸款工具置於當前經濟環境,效率似乎不高。

多地教師大幅減薪 傳深圳暴降三成

中國經濟衰退的影響正向中產階層進一步擴大。曾繼公務員之後,中國多地教師也傳出大幅降薪的消息。此前,煙台教師降薪三成之後,近日,傳深圳教師也被大幅度降薪三成。

日前,陸媒財新網報道了多地教師減薪的消息。報道稱,深圳龍華區教育局2019年招聘教師,曾給出大學學歷年薪26萬元人民幣以上、研究所學歷28萬元以上的待遇。但近來多名教師反映先後被取消了計劃生育獎、養老臨時補貼,收入估算減少約10%至15%。

一些教育類自傳媒報道,深圳教師以前年薪可達30萬元以上,但今年集體降薪後,收入減少了10萬元,在深圳這樣的城市只夠維持生活。

山東省煙台經濟開發區此前,也通過高薪招聘高學歷教師,藉此吸引人才。但今年這些教師也面臨降薪,還被要求退還2021年1月起發放的部分獎金、津貼、補貼。多名教師估算,按此標準,未來收入約下降30%至40%。

為此,煙台開發區教師曾集體罷課,抗議,但遭警方暴力鎮壓。

中國教師薪資由基本薪資、津貼補貼、績效獎金這三部分組成。教師的「高薪」主要是來自各類補貼和績效。公務員的基本薪資與教師持平,但其它福利待遇比教師更高。

自2021年起,中共當局「規範」公務員、教師各項「隱形福利」的力度顯著加大,公務員和教師的降薪潮開始席捲多個省份,有人還被逼,退還此前「違規發放」的獎金。

日前多家自傳媒報道,今年多地公務員又開始新一波降薪。傳江浙滬成立了「降薪辦」。上海處級公務員年薪35萬被減去15萬降至20萬,主任科級公務員年薪已由24萬減至15萬元。

還有消息稱,北京和天津的公務員系統也已經完成降薪或確定了降薪計劃。

中國多地銀行排長龍也取不出錢 專家:肯定出大問題了

中國經濟遭到重創,其影響在金融系統可謂最為明顯。河南村鎮銀行4月下旬爆發無預警凍結儲戶存款,40多萬存戶、約400億人民幣的存款無法提領。此外,在上海、深圳、遼寧丹東等地,包括四大商業銀行在內,每天發號,限制取款人數;近日,在江西省九江的農業銀行窗口取錢,盡然被限制每天取款不能超過一千元。對於金融系統出現的詭異現象,有專人指出,中國金融系統肯定出了「大問題」。

上海市民:排長龍號也不發的,說一天就做30個號,30個號之後就沒有了。人數也不點,(工作人員)就站出來說:「沒號碼了,沒號碼了。」
上海市民:就這樣服務老百姓的,看一看

上海市民:銀行外排長龍的人比作核算排長龍的人都多。    

上海從解封以後,多家銀行門前等著取錢的儲戶就排起長龍。銀行「取號不易」一度登上熱搜,引起多方關注。

上海市民黃女士:「有的銀行反正過了好幾天才開門的。一般年紀輕的在手機上面轉帳,年紀大的不會用智能手機,就只能到銀行排長龍。我前兩天見一個80幾歲一個孤單老人,早上四五點就去排長龍了,排到107號,還要排好幾個小時,很可憐的。」

據了解,這些老人有的是想在解封後趕快取出養老金,有的是想辦理存款,還有一部分只是想繳水電燃氣費。但由於銀行號碼很快就發完,老人們不得不來回折騰好多天,叫苦不迭。

銀行方面回應稱,是因為最近上海網點重新開放,辦理業務需求加大。才出現老人一大早就來排長龍的現象。

然而,前兩個月並沒有封城的深圳,卻在最近出現了和上海相同的現象。

儲戶:「大家來看一下,(深圳)石岩中國銀行。早上六點鐘、七點鐘就來排長龍,大家早飯都沒吃就跑過來。現在就十點鐘我們都在排長龍。在這裏說沒有號了,不給我們辦理業務了。」

深圳市民陳先生透露,深圳的農業銀行也一樣。

深圳市民陳先生:「我在那農業銀行開有一個戶,我從那裏經過,這兩天,天天都看見有很多人在那裏排長龍。反正這個銀行在這裏開了好幾年了,都沒有看見過排長龍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後來聽說就是給人家凍結了。」

陳先生還透露,銀行卡一旦被凍結,儲戶需要提交深圳居住證等個人資料,才能解鎖。

還有民眾爆料,遼寧丹東銀行也發生擠兌,民眾好幾天爭相排長龍取錢。

市民:「丹東銀行,多少天就這樣式的,天天如此,昨天有的都沒排著,今天來得早,都沒排完。你看多少人呢,連續排了一個禮拜,有的排到下午,還沒有錢了。」

而丹東市取不出錢的銀行也不止一家。

市民:「去了農商銀行,農商沒有錢。去了丹東銀行,人山人海,不知道最後他們都能不能取到錢。」

中國歷史學者章立凡20日在Twitter上發布一個短片,內容顯示,1名在深圳打工的男子在老家江西省九江市的農業銀行提款,結果窗口行員告知他:1天只能限額提領1000元人民幣。當儲戶追問法律依據時,窗口行員不作任何回應,起身離開。

男子:你哪條法律規定,我1天只能領一千塊錢?一千塊錢幹甚麼用啊?
農行職員:不是我規定,是系統自動設置。
男子:系統為甚麼這麼設置?那條法律規定你可以這麼設置,一天限額一千?

男子:為甚麼限制我1天只能領一千塊錢?一千塊能錢幹甚麼用啊?
農行職員:我剛才解釋過了。
男子:那條法律規定你,可以限額我?那條法律規定你,可以限額我1天只能領一千?

中共當局在今年初,似乎預感到風暴降臨,就把金融風險當作重中之重來預防,不過,最近多個城市從銀行取錢難已成普遍現象。

對於農業銀行限制提款不能超過一千元的行為,資深財經人士王劍表示,從銀行的櫃枱窗口取錢不同於從ATM提款機取錢,是不能受限制的。九江農業的行為違法了《商業銀行法》,而《商業銀行法》是上位法,任何與商業銀行有關的法律都必須遵從它。

王劍:《商業銀行法》第二十九條規定,商業銀行辦理個人儲蓄存款業務,應當遵遵從:存款自願;取款自由;存款有息;為存款人保密的原則。這四個原則。

王劍:中國農業銀行限制儲戶每天只能取一千塊錢,這個肯定是違法行為。

王劍表示,類似的事情在2007年,針對深圳的銀行進行過一次嚴厲的提款限額的事。當時的情況是出現大量人民幣通過深圳外流到香港的現象,人民銀行為了阻止這種「反洗錢」造成的資金外流,限制深圳各大銀行每天總現金的流出金額,還嚴禁ATM機跨行取錢等。是不得已而為,其結果是「殺敵一千自損一萬」,對經濟損害極大。現在再次限制提款金額,而且發生在全國多個地區,顯然「出了大問題」。

王劍:當前的這種限制措施顯然比當初深圳幹的事情還要超出當時的情況。說明人民銀行肯定有超過當初「反洗錢」更重要的理由。否則你為甚麼要採取這麼大的措施?

王劍:這件事情影響非常大,為甚麼?第一,農業銀行再不出來給個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農業銀行的信譽會受到打擊;第二,農業銀行代表國有大中型企業,是六大國有銀行,如果農業銀行有這樣的問題,其他銀行會不會也是這樣?我看也會是這樣。

近日,全國各地的情況顯示,地方政府對商業銀行進行業務限制已經涉及各大銀行,不再是偶發現象,似乎預示中國的金融風暴來臨的不祥之兆。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有民眾反應北京的銀行普遍實行「每天5000元人民幣」的轉賬額度。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有幾家村鎮銀行已經是取不出錢了。今年很多銀行出台了個政策,4月份就開始了。就是你在網上銀行支付,大額,他有個限額處理,很多銀行都規定在一萬塊錢一次。所以這些事情就顯示出目前的金融機構普遍的已經出現了一些問題的跡象了。這個事情詭異在哪裏呢?如果按照正常的一個銀行對自己商譽的管理,或者說穩定民心,它應該很快去解決措施,但是它現在這個事情拖下來,不解決。」

王赫分析,當局拖到現在不解決,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他認為就這點事,老百姓鬧不起來。二是可能金融真的出現大問題,當局根本解決不了。

今年4月,河南多家村鎮銀行出現提款難現象,涉及幾十萬儲戶近400億存款。但是地方當局不僅打壓儲戶維權,還把維權的儲戶健康碼變成紅碼,限制他們的活動,這已經引起社會極大不滿,這是否是中共不得已在社會風險和金融風險之間做選擇呢,有待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