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登頂珠峰的攀山父子兵曾志成(John)與曾朗傑(Bob)繼續挑戰自己,今年6月來到北美洲阿拉斯加,攀爬北美最高峰6,190米迪納利峰(Mount Denali),於6月12日成功登頂。因天氣不穩定,其他登山隊伍都不敢輕舉妄動,父子二人是當天唯一登頂的登山隊員。

曾朗傑(左)和父親曾志成(右)登上北美最高峰。(受訪者提供)
曾朗傑(左)和父親曾志成(右)登上北美最高峰。(受訪者提供)

今年18歲的Bob打破了最年輕港人登頂珠峰的紀錄,迄今為止,Bob已登上七大洲的六座最高峰。他講述,攀爬北美最高峰是另一種體驗:「相對其它的高峰,迪納利峰是最精彩也最艱苦的,對我來說是最難忘的,要全程自我補給,11日的行程拖著110磅的行李,日夜溫差有攝氏80度,在體能上的要求太高了!」

日夜溫差攝氏80度 全程自我補給登山難度倍增

四度攀上珠峰、足跡遍布地球七大洲最高峰的資深攀山專家John,今次是第四次攀登迪納利峰。他提到,這座山雖然沒有珠峰那麼高,但是從攀登條件和氣候環境而言,這座山的難度比攀爬珠峰更難。

今次攀爬迪納利峰天氣較為惡劣,天氣陰沈且大風,風速達平均每小時30到40公里。(受訪者提供)
今次攀爬迪納利峰天氣較為惡劣,天氣陰沈且大風,風速達平均每小時30到40公里。(受訪者提供)

香港攀山隊攀爬迪納利峰途中。(受訪者提供)
香港攀山隊攀爬迪納利峰途中。(受訪者提供)

John介紹,很多攀山者以迪納利峰作為爬珠峰前的「練兵場」,這裏的各類條件比攀爬珠峰更加惡劣,低溫環境是最大的考驗,在冬季這裏的溫度可達攝氏零下80到100度,夏季最低溫平均零下40度。位於北極圈內,夏季幾乎是24小時白晝,但晝夜溫差極大,跨度達80度,對人體的適應考驗很大。很多攀山者在此受傷,多數是凍傷,如凍傷手指、腳趾、鼻子等等。攀山過程中若眼睛保護不當,容易造成「雪盲症」。此外,雪山上空的臭氧空洞令紫外線強度高,攀山者也需要留意保護自己。種種條件加起來,攀爬迪峰的難度甚至比珠峰還高。

攀爬迪納利峰,紮營是頗耗時的工作。(受訪者提供)
攀爬迪納利峰,紮營是頗耗時的工作。(受訪者提供)

John補充,美國的攀山文化和其它地區不同,所有的裝備都要自己負擔,不像爬珠峰那樣有雪巴人代勞。他們在阿拉斯加搭乘渦輪螺旋槳飛機到達營地,行李和裝備需要控制在125磅以內,11日的攀山行程中,隊員要獨力拉雪兜,中途沒有補給站。全程需要自己紮營,自備食物和睡袋。另一方面,這裏更加注重環保,排泄物有指定地點處理,若錯過了棄置排泄物的地點,就要自己背負,到下山再處理。攀山途中製造的垃圾,也都需要自己攜帶下山。

11日的攀山行程中,隊員要獨力拉雪兜,中途沒有補給站。(Lo Chak Sum提供)
11日的攀山行程中,隊員要獨力拉雪兜,中途沒有補給站。(Lo Chak Sum提供)

攀山隊員在阿拉斯加搭乘渦輪螺旋槳飛機到達營地。(受訪者提供)
攀山隊員在阿拉斯加搭乘渦輪螺旋槳飛機到達營地。(受訪者提供)

迪納利峰一景。(受訪者提供)
迪納利峰一景。(受訪者提供)

談起攀爬迪納利峰的經驗,Bob認為「快」和「熟練」是非常重要的,攀山、攀繩和紮營等技能並不難,但要在極端天氣下熟練地運用,就有一定的難度,如果行動緩慢,耽誤太多時間,就會增加整個旅程的危險度。他分享:「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滿滿的,比爬珠峰忙碌很多,我們每次都要花3至4小時在紮營上,最不適應的是氣溫,這裏晝夜溫差極大,白天可以高達攝氏40度,夜晚降到零下40度,所以我們盡量都要在白天行動。」

晝夜溫差極大的迪納利峰。(受訪者提供)
晝夜溫差極大的迪納利峰。(受訪者提供)

天氣不穩增加登頂難度 父子兵成當日唯一登頂攀山者

John回憶過去攀爬迪納利峰的經歷:「記得2003年第一次爬的時候,我參加的是美國的攀山隊,那時候只是參加者,雖然對第一次挑戰這座山也有壓力,但那時候始終有人指導,只要聽嚮導的,跟著做就可以。第一次爬的時候接近登頂,當時起風了,嚮導不讓我們繼續前行,等了半小時後風靜了一些,我們才登頂。」到了第二、三次攀爬,他認為每一次自己都有進步,無論是體能還是技術,都有了較大的提升,累積的經驗給予他更加敏銳的判斷力。

今次攀爬迪納利峰的香港攀山隊一行五人,John作為領隊,壓力和挑戰比以往更大:「始終這次是我做領隊,我的判斷會影響大家的決定,而且今次攀爬迪納利峰的天氣不理想,我們上午9點半出發,當時風速達平均每小時30到40公里,而且不知道天氣會不會轉壞。到了中途決定,攀山助理帶兩位攀山客人下山,我和兒子決定嘗試登頂,真的是『搏一搏』!」今次攀爬,在天氣不夠理想的情況下嘗試登頂,John認為是因為憑著自己三次攀爬迪納利峰的經驗,熟悉攀山路線,以及上個月爬珠峰的優質裝備,讓他有一定的信心和兒子嘗試挑戰。

香港攀山隊今年6月攀爬Mount Denali途中。(受訪者提供)
香港攀山隊今年6月攀爬Mount Denali途中。(受訪者提供)

6月12日的攀山天氣並不理想,來自世界各地的攀山隊都擔心天氣不穩定,當天沒有其他人登頂。John看來這有另一個好處,因沒有其他登山隊「排隊」登頂,一路暢通無阻,他和兒子以最快的速度上山,在山頂只停留了十來分鐘,夜晚8點半回到營地,歷時11小時。

攀山專家John第四次登上北美最高峰。(受訪者提供)
攀山專家John第四次登上北美最高峰。(受訪者提供)

Bob提到,慶幸的是,一路上的天氣沒有想像中差,風速較為平穩,最辛苦的是在攻頂的途中,需要沿著斜壁和懸崖攀爬,雖然沿途都有繩索輔助,但體力耗費巨大,非常考驗個人的耐力。

*********

Bob和父親John於3月8日離開香港赴尼泊爾,6月22日返回香港,長達97天的行程共登頂五座超過6,000米的高山,包括尼泊爾的梅樂峰(Mera Peak)、島峰(Island Peak)、羅布崎峰(Lobuche Peak)、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Everest)和北美洲的迪納利峰(Denali),圓滿完成了整個攀山之旅。迄今為止,18歲的Bob已經攀爬過世界七大洲的六座最高峰,仍有南極洲的文森山(Vinson Massif)未曾到訪,有了這一系列的攀爬經驗,他更有信心挑戰南極最高峰,唯擔心價格高昂,需要得到贊助商支持,才有攀登的機會。

18歲的曾朗傑至今已登上七大洲的六座最高峰,今年6月12日完成北美最高峰迪納利峰挑戰。(受訪者提供)
18歲的曾朗傑至今已登上七大洲的六座最高峰,今年6月12日完成北美最高峰迪納利峰挑戰。(受訪者提供)

John對兒子今次爬山的表現感到滿意,兒子健壯的身體和在惡劣環境下的堅持精神都讓他感到十分欣慰。若以滿分100分評價這三個月的挑戰,他給兒子評80分,還有20分的差距是「經驗分」,他鼓勵兒子繼續努力,希望他可以帶著耐力和堅強進入人生的新階段。◇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