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移植最短等待時間4小時」「腎臟移植最快一周,最長不超過一個月」「換腎跟買豬腰子一樣容易」……

中共器官移植數量位居世界第二,異常超短的器官等待時間情況在中國持續二十年至今。

中共最早使用死囚器官。但是,死刑犯每年大概只有數千人。在器官捐獻系統較西方發達國家滯後數十年的情況下,中共,如何一躍成為器官移植大國?

「絕無僅有」的國家「法律依據」——中共活摘器官的歷史

「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以及民政部於1984年10月9日聯合頒布有關法律,確立提供臟器是一項政府支持行為。……這可謂世界絕無僅有。」——這是中國醫科大學下屬移植中心網站的聲明,這段聲明點明中國每年巨額數量的移植手術,與中共政權的支持密不可分。

這段話,目前已被刪除。以下是被刪除的網頁截圖:


被刪除的網頁截圖(明慧網)
被刪除的網頁截圖(明慧網)

以下是被刪除的網頁存檔超連結:
http://web.archive.org/web/20050213101222/www.zoukiishoku.com/cn/CHINA/index.htm

1984年10月9日,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民政部聯合頒布實施《關於利用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

該規定明確,「為了支持醫學事業的發展,有利於移風易俗」,無人收殮或家屬拒絕收殮的、死刑罪犯自願將屍體交醫療衛生單位利用的、經家屬同意利用的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可供利用。

這一規定成為中國使用死囚器官的法律依據。

新疆維吾爾族醫生安華托蒂曾在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任外科醫生,他是中共早年活摘器官的親歷者。

1995年6月的一個早晨,在烏魯木齊西面的西山刑場,一批死刑犯被執行死刑。槍聲響過後,聽從主任安排、正在附近等候的安華托蒂和兩名助手趕到行刑現場。警察把托蒂帶到一具屍體面前。

他依照命令,參與摘取了一名死囚的器官。「手術刀割破他的皮膚後,我看到血,這意味著他的心臟還在泵血、跳動。他還活著。」

「整個手術持續大約30分鐘~40分鐘。」

「(手術結束後)主刀醫生告訴我:記住這個地方今天甚麼都沒發生。」安華托蒂醫生說。

出於良心上的不安,安華托蒂曾在美國、歐洲等多個聽證會上作證,講述自己的這段經歷。

然而,中共曾幾度否認使用死刑犯器官。

使用死刑犯器官?中共頻頻改口

2001年,中國醫生王國齊向美國國會證實「中國正利用死刑犯器官」,當時中共政府完全否認。

2001年6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章啟月說,「中國嚴格禁止買賣器官,中國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來源是人們自願捐獻的。」

2006年3月,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說:「有關中國存在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情況,完全是謊言……蓄意捏造,欺騙輿論。」

2006年4月10日,當時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更稱:「大陸器官主要來源於公民在去世時候的自願捐贈。」

2006年4月11日,毛群安仍堅稱:「境外媒體蓄意編造中國從執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隨意取出器官進行移植,這是惡意詆毀中國的司法制度,欺騙海內外的輿論。」

2006年10月1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響應BBC記者傅東飛的報道(報道中提及探訪的醫院醫生說「器官來自於死刑犯」)時再次聲稱,「境外一些媒體報道中國的器官移植時編造『假新聞』,攻擊中國的司法制度。」

2009年8月底,中共通過英文版《中國日報》向全世界用英文發布消息說,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承認摘取死刑犯器官,並承認中國大陸所有的器官移植中,超過65%的器官來自死刑犯。

2012年3月,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國際醫學雜誌《刺針》上發表文章,《在摸索中前行的中國器官捐贈》(A pilot program of organ donation after cardiac death in China)。文章中提到:「中國是唯一一個系統性地在移植手術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國家。」

中共為何先否認使用死刑犯器官,後又高調承認?背後有何「玄機」?中共在掩蓋甚麼?

死刑犯遮不住中國器官移植的蘑菇雲

今年6月9日,美國神經科醫生Alejandro Centurion在「醫生反對活摘器官」(DAFOH)組織舉行的名為「活摘人體器官——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在線圓桌會議上表示,「中國在1984年通過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的法律後的15年間,我們沒有看到器官移植數量出現快速增長。」

「直到2000年初,(中國)器官移植才出現爆炸性增長。」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何曉順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採訪時表示,「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

數據顯示,1999年—2004年,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這5年間增加了約300%,全球同期的增加比例僅為10%~15%——這意味這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增長比全球快了20倍。

「這個前所未有的增長,(用)死刑犯是無法解釋的。」森特里昂醫生說。

根據國際特赦的記錄,2000年和2005年之間中國大陸死刑犯的處決數量平均每年1,616人。

而死囚器官還受「組織配型」、「冷缺血時間」、處決時間和地域等的限制,利用率估計不超過30%。

據美國衛生部報告(www.organdonor.gov),由於器官移植要求時間短、匹配難度高,在美國等待腎平均需要1,121天、肝796天、心臟230天、肺1,068天、胰腺501天。

相較之下,中國的器官等待時間短得驚人。

中國肝移植註冊中心(CLTR)數據顯示在2005—2006年間,26.6%以上病例是急診肝移植,患者在幾天甚至幾小時之內即獲得匹配器官。

根據中國器官採割研究中心的研究,中國醫院在廣告中自稱是「供體找受體的醫院」,承諾「若不成功,做到成功為止」。為同一病人提供多個供體匹配器官的實例很多,有患者竟用了八個供體的腎臟才配型移植成功。有相當比例的患者接受過二次、三次甚至四次移植。許多手術團隊一天24小時不間斷施行移植手術,不少醫院一天進行10台、20台甚至更多器官移植,有時多台移植手術同時進行。

那麼,中國暴增的器官移植的器官供體來自哪裏?

中國器官移植業爆炸性增長 與中共迫害法輪功同步

2000年後,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業經歷了爆炸性增長。

器官移植中心(醫院)數量從2000年前的150家,增至2007年的1,000多家。

從肝移植案例的數量上來看,根據中共官方報道,1999之前,二十多年累積下來的肝移植數量只有135例,1991年到1998年,肝移植共有78例,1999年到2006年大約相同的8年間,肝移植的案例共計14,085例,增長為180倍。

這恰與1999年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發動的「從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法輪功的政治運動相同步。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修煉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祛病健身效果顯著。江澤民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中共黨員,及其意識形態與中共不同,而下令血腥迫害。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投入監獄、勞教所、拘留所,遭受酷刑,甚至迫害致死。與此同時,大量法輪功學員在關押期間神秘失蹤。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諾瓦克報告指出,酷刑在中國普遍存在,約有66%的受害者是法輪功學員。

猶他大學和亨斯邁癌症研究所的腫瘤內科醫生Weldon Gilcrease博士在今年6月醫生反對活摘器官組織(DAFOH)的圓桌會議上說,「中共估計7,000萬~1億人修煉法輪功。如果這個群體的1%的人口被關押或者入獄,那麼,在任何時間,被拘禁的人數在幾十萬~一百萬人之間。」

他表示,中共為了迫害和消滅法輪功,對法輪功施加「非人化」、「妖魔化」的惡意誹謗;法輪功學員這個巨大的群體最終成為中共的「實際器官庫」,被按需供給器官。

調查: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2013年8月27日,大紀元獨家獲取的一份錄音文件顯示,2006年9月13日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隨同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德國漢堡時的一段錄音文件中,親口承認了「江澤民下達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命令」。

錄音文件中,對於使館人員問到「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是你的命令還是江澤民的命令?」薄熙來回答:「江主席!」

2014年9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了對原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就軍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調查報告。在錄音文件中,白書忠供認是江澤民親自批示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應該說,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

與此同時,多個調查指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

報告指證 法庭判決 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

中共活摘人體器官黑幕2006年首度曝光。14年來,國際社會至少發布了八大調查報告,指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的人體器官。美國國務院的年度宗教自由報告,也收錄了部份調查結果。

其中,2020年3月,位於英國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發表書面判決,判決做出以下結論:

「活摘人體器官已在中國各地大規模發生多年,法輪功學員是其中一個——而且可能是主要的——人體器官來源。」

「集中針對維吾爾人口的迫害和醫學檢查是比較近期的情況。」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