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正處於嚴重且長期的螺旋式下滑中。

對中共來說,還有甚麼時機比現在更好以回歸其毛澤東主義的根柢呢?

畢竟,在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領導下,中國是經濟增長、技術創新和穩定的「典範」,不是嗎?

中共的「新」經濟和政治政策正在將這個國家的經濟,從國家和私人資本主義的混合模式,轉向過去黑暗的毛澤東主義模式。

更令人震驚的是,中共是故意這樣做,中共領導層正在將重大的政策變化制度化,這將進一步損害中國已在衰退的經濟。

復活毛時代的政策

據說,恢復毛時代的政策是為了讓中國自力更生,中共希望在經濟上與西方脫鉤,以最大限度地減少對西方夥伴關係的依賴,使中國未來免受美國的制裁。

這個想法很吸引人,但在實踐中行不通。自力更生的必要因素——如有效的市場、透明的法庭——必須有資訊自由、私有財產、技術創新、強勁的消費者需求和對未來的信心。這些在中國都不夠。

另一方面,在中共建立的現行體制下,經濟正在崩潰。那麼,確實,為甚麼不回歸毛主義呢?

事實上,搶佔儘可能多的經濟控制權,可能是中共在即將到來的經濟困境中,生存下來的唯一途徑。

一些事態發展清楚地表明,中共是如何使中國全面衰落的。

製造業內爆持續

首先,中共所「報告」的增長率正在被現實打臉。中國對2022年經濟增長的預期是5.5%,中共對今年第一季度的官方增長評估略低,為4.8%。一些非官方的經濟學家表示,中國2022年的經濟增速將在2%或3%左右。

如果這些較低的預估是準確的,這將代表,自1989年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大規模屠殺學生以來,中國經濟增長的最大跌幅。

根據衡量製造業活動的財新指數,中國目前為48,而4月份為46,該指數低於50意味著製造業活動出現負增長或收縮。作為世界製造業和出口業的領頭羊,負增長對中國經濟來說意味著更多的困難。

房地產行業崩潰

中國房地產行業還有更多的壞消息。佔國內生產總值(GDP)29%的房地產業正在持續崩潰。由於買家減少,商家開始大幅打折。今年4月,中國最大的70個城市中,三分之二的城市房價下跌。

債務驅動的房地產行業的崩潰,導致即使是最大的房地產公司和銀行也無力償債。事實上,數萬億的壞帳充斥在私營和公共經濟部門。

2016年11月29日,一名男子在上海一棟住宅大樓的施工現場工作。分析師表示,隨著房地產價格飆升,中國家庭債務以「驚人」的速度增長,這加大了房地產衰退可能對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造成衝擊的風險。(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2016年11月29日,一名男子在上海一棟住宅大樓的施工現場工作。分析師表示,隨著房地產價格飆升,中國家庭債務以「驚人」的速度增長,這加大了房地產衰退可能對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造成衝擊的風險。(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通過貪污、腐敗和循環貸款,在房地產領域造成了扭曲,認為中共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的想法是荒謬的。

再次,從黨的角度來看,這無關經濟效率,而是為保持政治控制。

打擊科技巨頭

當然,中共試圖控制私營部門,也是其對阿里巴巴、騰訊等強大的科技巨頭施壓的背後原因。中共指責科技企業過度濫用壟斷權力,但真正的問題是權力本身。

和在許多其它國家一樣,科技巨頭在中國擁有巨大的金融和社會影響力。是它們的技術,包括社交媒體,推動了文化,而不是黨。這些巨大的社會影響力不僅與中共競爭,而且對中共的合法性構成威脅。

自然,中共對威脅的反應就是摧毀它們,這就是中共對科技巨頭採取行動背後的真正原因,中共接管後出現大規模裁員。

公私合營的經濟模式

中共向毛主義轉變的一個重要部份——毫無疑問與接管科技公司有關——是將私營企業與國有企業廣泛融合的計劃,這是經濟衰退的另一個原因。公私合營在毛時代沒成功,現在也不會成功。

民營企業的營運效率通常比國有企業高很多,因為它們通常必須盈利才能生存。另一方面,國企是由政府任命的官員而不是商人經營的,在大多數情況下,國企都是中共接管成功的私營企業,為了黨員的個人利益,黨員然後將這些企業的財富榨乾,並通過中央銀行——中國人民銀行(PBOC)的貸款為其再融資。

兩者的「合營」,可以說,只是黨接管更多私營企業的委婉說法。

中國人民對未來的恐慌

毫不奇怪,悲觀主義最能定義人們對2022年未來前景的展望。中共的「COVID清零」政策在任何施行的地方都扼殺經濟活動。整個城市似乎永無休止地封城,導致了產出、消費者收入和支出的急劇下降,以及消費者儲蓄率的大幅上升,當然,失業率也在上升。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數據,今年1月到5月,私人儲蓄增加了7.86萬億元(1.7萬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了50%以上。與此同時,家庭消費下降,這意味著人們在2022年的購買量甚至比2020年嚴格封城期間還少。

 一名農民工從中國人民銀行門前經過。人民銀行於2022年4月6日發布《金融穩定法(徵求意見稿)》,指出化解金融風險是「不變的主題」。(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一名農民工從中國人民銀行門前經過。人民銀行於2022年4月6日發布《金融穩定法(徵求意見稿)》,指出化解金融風險是「不變的主題」。(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這是第一季度新增的未用於經濟活動的1.7萬億美元,GDP約為14.7萬億美元或更少。此外,在2020年,儲蓄被投資於股市或房地產。然而,在2022年,消費者在償還債務、提前償還按揭,心懷戒備。

最後,中國各地的長時間封城,導致製造業和其它主要行業的訂單減少,導致大規模裁員。

中共把自身生存置於經濟活力之上

在中共尋求「穩就業」「穩經濟」之際,從北京傳出的論調明顯帶有絕望的意味。值得注意的是,在經濟和社會動盪中,毛尋求並找到了穩定,並一直執政到最後。

毛主義的復活,只不過是在國家陷入經濟和社會不穩定時,採用的經過驗證的擴大權力控制國家的方法。

作者簡介:

占士‧R‧格利(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Wiley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作者,他在網誌The Banana Republican.com上發表文章,常駐南加州。

原文:China's Return to Maois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