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時報》報道,COVID-19疫情持續之際,北京已將原本用於安置冬奧會運動員的奧運村變成了檢疫中心,以隔離潛在的感染者。

當局在2月的奧運會期間使用了封閉「泡泡」,將外國運動員、教練和記者隔離開來,不讓他們與「泡泡」外的人打交道,稱為了防止老外將疫情帶進首都。

現在,人們看到威脅來自內部之際,當局仍執意對考驗其防疫政策的Omicron變體清零。在極端的清零政策指導下,中共不惜對數千萬人一次次實施封鎖。

5月份,首都北京在疫情出現好轉後放鬆了限制措施,但本周疫情再次回頭,周四(6月16日)報告了18個新增病例,均與之前發生在朝陽勁松一家酒吧的群聚感染有關。

而3月份率先實施封城的上海終於在6月1日解封後,上周也由於位於徐匯區中心地帶的一家知名美容院——紅玫瑰爆出群體感染事件,而引發新一輪恐慌和封鎖。

新一輪疫情下,北京關閉了該市娛樂場所,數百萬人每天被迫排隊接受COVID檢測,6,000多人進入隔離狀態。而在政府強迫人們使用智能手機中與當事人位置數據相結合的「健康碼」作為出行通行證後,被隔離人數激增。

人權組織警告過說,中共可能利用其龐大的COVID監控基礎設施來扼殺異議聲音。如果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上沒有綠色健康碼,公民就失去了自由旅行的權利。

6月13日,很多網民在社交平台反饋,多名掃碼進入「取款難」儲戶維權群而欲前往鄭州村鎮銀行溝通取款事宜的儲戶,其健康碼都被賦紅碼。

三個奧運村均成隔離營

上個月,北京市人口最多的朝陽區的隔離中心床位告罄。本周,當地政府用大巴將數百名新冠病毒病例密切接觸者向北送出兩小時後,關進位於張家口崇禮滑雪鎮的奧運村。

二十多歲的北京居民沙恩(Sean)在去過一家便利店後被追蹤系統定位,之後被送往冬奧村。此前,該便利店發現了一名COVID-19確診病例。

他說,他在進入自己(隔離)房間的路上經過了一個奧運吉祥物冰墩墩(Bing Dwen Dwen)雕像。現在,他被禁止離開房間。

「我在家裏檢疫了六天,然後他們把我帶到這裏。」他說,「我想我需要在這裏待七天,但沒有人告訴我具體甚麼情況。」

冬奧村裏一家酒店的接待員說,酒店將在10月份重新對公眾開放。他說:「所有的冬奧會設施都變成了集中檢疫設施。」

一名被隔離到奧運村的女性發布了一張她窗外的跳台滑雪中心照片。

中共官員似乎已經意識到,花費數十億美元建造的北京三個奧運村和「泡泡」基礎設施成為不可多得的隔離設施。2月份冬奧之際,被封閉在泡泡裏的外國運動員及相關人員有嚴格的日常測試要求,他們的交通路線被封鎖,與公眾隔絕。

還有數百名北京居民被隔離在奧運會開幕式所在的鳥巢體育場旁的運動員村。一排排的公寓樓被高高的圍欄圍住,由戴著口罩的大白把門。

「這裏曾是奧運村,現在是隔離區。」一名警衛說。他拒絕透露有多少人被困在裏面。

在北京第三個奧運村和高山滑雪降滑賽項目所在地延慶,牆上畫有奧運五環的酒店安置了更多潛在的COVID病例。一名工作人員證實,該村也被變成了一個隔離營。#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